“因为你Doug Polk是大名人,所以我allin”,这是什么迷惑行为?

  • 113
  • A+


今天我们分析Doug Polk最近在Aria娱乐场5/10美元级别打过的两手牌,其中一手,对手allin了,只是因为Doug是个大名人。



牌局1


9人局,有效筹码量1000美元。Doug在大盲位置发到K♠Q。翻前,CO玩家率先加注到40美元,按钮玩家跟注,Doug也跟注。


用这手牌压榨加注是合理的,但考虑到KQo对抗4bet比较糟糕,跟注应该是更常采用的玩法。


翻牌(125美元):43♠2♣

Doug check,CO玩家check,按钮玩家check。

Doug在不利位置对抗翻前进攻者总是check。


转牌(125美元):J

Doug下注100美元,CO玩家加注到240美元,按钮玩家弃牌,Doug弃牌,CO玩家获胜。


以下是Doug对于转牌圈下注的解释:

在大盲位置,我感觉这是一个用KQ做试探性下注的极好场合。我有两张大于顶对的高牌,因为我绝对可以价值下注。关于这个场合的另一个有趣的事情是,我阻断了KJ和QJ,这些牌是最常在转牌圈拿到顶对的牌。我的排除效应不错,而且我的胜率非常稳定,因此我决定往125美元的底池下注100美元。


我觉得对手的玩法不是很合理。我恐怕得主张CO玩家从不加注,我认为他几乎从不拿到坚果牌。如果他有一张J,那也不是双对,因为他不会在CO位置用J4、J3或J2翻前加注。


还有,如果他有一手顺子这样的牌,他大多在翻牌圈下注。如果他决定在翻牌圈check,为了保护check范围中的较弱牌,他很可能在转牌圈只是跟注,如果我河牌圈check而他下注,那他不是拿着一个顶对——他可能拿到一些更强的牌。


如果你开始在转牌圈用许多牌加注,你被加注是自讨苦吃,因为大盲玩家可能拿到暗三条、65、A5或两对。按钮玩家弃牌,而我决定放弃KQ,但如果我拿着75、76或后门同花听牌,我可能决定在转牌圈对他3bet,并且一直玩下去,因为如果我拿着顺子或暗三条,我将采用那种玩法尝试赢得你的所有筹码。


牌局2


9人桌,有效筹码量3230美元。


Doug在枪口位置straddle,他的底牌是5♠4


Doug straddle到20美元,UTG+1玩家加注到60美元,大盲玩家跟注,Doug跟注。


翻前的决定很接近,但Doug决定跟注:

加注是straddle额的3倍,而54接近我跟注的非同花牌的底端,但无论如何是否跟注的决定比较接近。 

翻牌(185美元):93♠2♣

大盲玩家check,Doug check,UTG+1玩家下注80美元,大盲玩家跟注,Doug加注到320美元,UTG+1玩家加注到880美元,大盲玩家弃牌,Doug全押3140美元,UTG+1玩家跟注。


翻牌圈的行动有点疯狂!我们来听Doug解释他为何在这个翻牌面选择用顺子听牌诈唬全押:

翻牌给了我一个坚果两端顺子听牌,而且这里不存在同花听牌,这也使得我的顺子听牌稍微强了一点。在这种场合拿着54我考虑混合跟注和加注——它们都是好选择。


这是你在翻牌圈可能拿到的最好加注牌之一。我可能拿到99,33和22。我也可能拿到93s,92s和32s。我可能拿到所有这些牌,因此我有许多价值下注牌。


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不得不混入一些诈唬牌,比如带后门同花听牌的54和64,也许还有一些像A4这样带后门同花听牌的牌。两头顺听牌是我们诈唬范围的核心部分。


我加注到320美元,翻前加注者反击并再加注到880美元,大盲玩家弃牌。如果他再加注到一个较小的尺度,我不介意用我的整个范围跟注,因为我可能有一些想要跟注的其他牌。如果我拿着A4s这样带后门坚果同花听牌的牌,我应该跟注。带后门同花听牌的64s可能也应该跟注。


当他加注到880美元时,他是在说自己要么是诈唬,要么拿着一手希望打光筹码的牌。我们在大盲位置的对策是用暗三条、一些两对(价值牌)和一些诈唬牌打光筹码。


那么最好的诈唬牌是什么?带有后门同花听牌的54是一手最好的诈唬牌,但紧接着就是无后门同花听牌的54。


如果我们计算我们可能拿到的真正强牌的组合数,我们有3种99组合,3种33组合,2种22组合,然后我们有所有的两对组合。为了有足够多的诈唬全押牌,我们将不得不混入一些两头顺听牌到全押范围中。


我决定不去跟注,要么全押要么弃牌。用我的两头顺听牌和两对及更好牌打光筹码。我决定全押剩余3000美元。


第一次发牌:

转牌:K♠

河牌:2


第二次发牌:

转牌:5♣

河牌:T♣


UTG+1玩家两次发牌都获胜,用J♠J赢得了一个6525美元的底池。


虽然对手这次赢了,但Doug并不欣赏对手这手牌的玩法:

在我看来,我认为他有点过度游戏,因为如果你用JJ全押而遇到两对或暗三条,你的形势会很糟糕。而当你遇到54时,我对抗你仍然有大量胜率,因此这其实并非一个很好的全押场合。我问他为什么在这里用JJ全押,他回答说“你是个大名人。”

这手牌说明了在牌桌上作为一个知名牌手可能会怎样。对手往往倾向于对你采用许多与标准打法完全不同的玩法(通常更糟糕),这几乎肯定是Phil Hellmuth这样的大名人在现场锦标赛中取得优异成绩的一个原因。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