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MTT玩家反省自己的line奇怪,高手连自嘲都贼有道理(德州扑克牌谱解读)

  • A+

这是2018年的一滴水 $1,000,000 MTT!Nick Petrangelo这条line好不好?为什么?

这手牌再一次强调了“应该游戏整个范围,而不是具体一手牌”。只盯着具体两张牌不可能有任何长进。


6人桌,80k/160k BB ante 160k

Nick Petrangelo的底牌是Q♠Q,在 HJ open raise,Dan Smith 在 CO call

Flop:Q♥️4♦️6♠️
这牌面,HJ 的策略应该是怎样的?为什么?
HJ c-bet 30% pot,CO call

Turn:6♦️
此时,HJ 的策略应该是怎样的?为什么?
CO value/bluff 分别是什么?
HJ check,CO bet 30% pot,HJ call

River:9♥️
CO value/bluff 分别是什么?HJ raise for value/bluff 分别又是什么?
HJ check,CO bet 1/2 pot,HJ raise all in…… CO???





Nick本人复盘/反思:


(Nick Petrangelo都是讲的最关键点,一些其他的因素, 诸如preflop对手平跟范围等等基础问题,相信不用他赘述咱都懂。)


“这手牌最终CO fold。他(Dan Smith)的底牌是K♠Q♣。


Preflop


有很多种不同方法来划分对手范围,主要就是像他这手KQo他也可能3bet。他还会用强如AQs的牌时而3bet时而call。AJs和ATs也可能call很多。他还有些同花连牌可能call也可能3bet,同色AX也一样。


他的整个范围大概就是8%-10%的牌。


我们可以相信Dan Smith拥有非常平衡、构建很优秀的范围,他的范围会很好的覆盖各种牌面,对阵我28%的牌也会表现出色。


Flop:


当你思考一下他的范围在这个牌面的击中情况, 就会发现对于我做c-bet,此时是很糟的时刻。preflop范围我可比他宽多了。他那8%-10%的牌里有很多好牌,而我28%的范围里有很多后门听牌。


如果我c-bet,他的范围几乎总会call。他的bd nut fd call,他的bd fd像是87s/97s call,KTs/KJs call,而且这种牌有很多还能raise。他的6x如果带有bd fd还可以保护性raise。


如果我拿着类似JTs这种牌想要c-bet,这就会毁了我的计划。此时构建c-bet策略真的不太好。我应该check。显然当时我误读了局面。


我们没法冲着一个几乎不会fold的范围做太多c-bet。所以我们构建这种范围:用真正强牌和很强的bd draw (比如KJs,一些ATs,A5s,还有K5s这种block KQ且有bd sd+fd的牌也是好备选) check-raise。


Turn:


Dan Smith有很多牌错失了,像是flop他可以float的JT ,此时他就无能为力。


当时我在想,因为他有太多牌错失了,他可以利用turn这张6给我的checking range施压。我在flop用6x做保护性bet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如果我是这么干了,那turn 我也不太可能check。


不过,事实情况是如果Dan Smith的确有太多牌错失了,那意味着我的范围应该做很多bet,所以我也该用这手牌bet。


我觉得当我们认为他的betting range包含所有保护性bet,那我们可以为了bluff和value做一些check-raise。这会给他小尺度bet的非常线性的范围施加很大压力,他这尺度明显意味着线性范围,为了价值和保护。


就是手握3张Q,使得他不太可能拿着顶对,我们也不能让他做这么小bet到达摊牌。


River:


在pot 2.8m

CO bet 1.3m,pot 4.1m

HJ???


此时的决策主要是小尺度check-raise,还是all in。

(实际就是hero value/bluff 比例问题;对手equity/MDF问题)


此时raise all in可能很常规,所以基于前面几条街我的行动,我认为理论上来说我的范围应该shove。我的bluff可以是一些A4s和45s。问题在于在现实世界中,而不是solver世界中,这种局面人们会fold你所瞄准的那些抓bluff的牌。


人们本应该会bet这个尺度然后用KQ,AQ call,有时甚至用QT,但我不觉得他们会call, 我认为人们也不会找到我用A4s或45s bluff (意味着人们认为hero value heavy),所以river其实局面很奇怪。


这是对阵现实世界中的人们来讨论均衡问题。我直接raise all in,因为我不会用类似AA这种牌做个小尺度check raise,当然也不会如此做bluff。如果我有类似K6s这种牌,我要这么打的话我就会为了价值shove。


反思这手牌的收获在于,我选了一条奇怪的、不太对的line,导致我在对阵真正优秀的玩家时,找不到好方法能获取足够多利润。对手两条街的尺度都很优秀,这让他可以fold顶端的抓bluff 牌之一。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