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坏小子Phil Hellmuth

  • 205
  • A+

Phil Hellmuth是一位大脑如同计算机般计算精确的牌手,在24岁时就梦想成为扑克明星。1989年,他击败了当时的传奇式人物“东方快车”Johnny Chan成为世界冠军,从此改变了扑克的未来。

 

28年后,Hellmuth登上了金手链排行榜的第一位,手握了14条金手链,比并列排名第二的Doyle BrunsonPhil Ivey和Johnny Chan足足多了四条。谈到这30年来他取得的成就,Hellmuth的双眼变得熠熠生辉。

 20200607102237

“我觉得目前自己仍旧是全世界最棒的的德州扑克玩家,”他告诉我们:“我的打法跟大家都不一样,会使用不同的风格,比如做小的诈唬,而不是大诈唬。我会保护自己的筹码。会花10%的筹码冒险跟对手赌一把,但是会保护自己90%的筹码,让自己处于优势地位。”

 

“我一路都很顺,早在1989年就赢了三四个大比赛。1988年赢了Bicycle Club主赛的冠军,之前还得过那个比赛的第二名。我认识那时所有的高手,而且他们也认识我。 T.J. Cloutier, Hans "Tuna" Lund, JackKeller 和Stu Ungar我都认识,不过我觉得自己还是他们中最棒的。”

 

当Johnny Chan离三连冠仅一步之遥,将成为扑克史上第一人的时候,却被Hellmuth挡住了去路。这个来自威斯康辛州麦迪逊的小伙子用实力证明了自己的预言。

 

“我觉得Johnny在用小球打法对付我的时候很受挫。倒数第五把,我用A7加注,对了,记得他就是打A♠7♠出局的。当时我加注到35000,他反加到130000。这个加注太大了,今天看起来这个打法很差,我觉得自己的牌有可能还是领先的,但是我弃牌了。四把牌后,我看了看手上的9♠9,看了看墙上的比分,然后加注到35000,他又加注到130000,我想都没想all-in。”

 

Chan没有马上跟注,这次他没有做1988年夺冠时“望向天空”的招牌动作,因为轮到他行动,Hellmuth已经全押了。

 

Hellmuth说:“我坐在那里,考虑是否要跟Johnny讲话,口头bluff他?越是认为他拿的不是超强牌,我就越不能确定是否想要他跟注。我觉得AT有可能,也有可能是KQ或者KJ,其实我不想他拿这些牌跟注。我想最好还是闭嘴,万一口头把他bluff走,而这把有机会把他淘汰,那我将后悔死。好几次锦标赛我都是多嘴坏事的。所以这次我没说话,带上了耳机,静静的等待。最后Chan用A♠7♠跟注了。”

 

这把牌Hellmuth以67%的赢率领先,但是他很担心。

 

“我觉得他会爆冷,我见过他很多次比赛落后,然后都能把对手call死,总是能够击中踢脚。我对自己说‘惨了,要坏事。’翻牌出来是K-K-T,还不错,转牌是张Q,吓坏我了。对手在转牌的赢率一点也没有降低。我仿佛看到,来了张J,他击中了顺子。这时我开始计算,赢了这把他有多少筹码,准备跟他玩下一手。”

 

这种不详预感和恐惧也许是导致Hellmuth以后在牌桌上那种偏执狂情绪的前兆。他害怕被BB的原因并不是由Chan引起的,而是由扑克大赛所带来的强烈压迫感导致。

 

Hellmuth解释道:“因为是主赛事,而且局面也相当凶险。结果出来了,是一张6,我发现自己的双手举在半空中,老爸也跑了过来。那天Johnny对我说他发挥得不好,但是绝对没有低估我。他说君子杂志已经预言我会夺冠。而且他知道,即使不是今年,我总有一天会夺冠。”

 

 

历史上从没人能够像Johnny Chan这样统治赛场,连续两次夺冠,随着WSOP参赛人数的逐渐增多,相信未来将更没有人能做到。然而,Hellmuth的夺冠以及之后的经历,对扑克运动的发展功不可没。


20200607102317


三十年过后,Phil Hellmuth不再是当年那个扑克新秀,他引领金手链奖牌榜,是众多年轻玩家的拥趸。Hellmuth的大部分乐趣来自在比赛中得到好运,不过今年5万美金买入的扑克手混合赛中他不开心了。

 

“有些年份你状态不错,有些年份你状态糟糕”Hellmuth这样评论:“状态好的年份,如果你运气也不错,那么就发达了。这样的话,赢到金手链,拿一两个冠军都是可能的,比如2012年,我就赢了两条金手链。2016我成绩不太好,我相信2017应该不会太差。之前二月份每天我都花12个小时玩牌和Brandon Cantu, Mike Matusow 以及 'Miami'John Cernuto他们交流技术。Mike Matusow近来的成绩一直不错。我们教他打奥马哈高低游戏,他也教了我们一些东西。”

 

“尽管做了很多努力,扑克手混合比赛还是很令我失望。看到那些玩家都不会玩所有的游戏,但是还坐拥这么多筹码,真让我难堪。其实我也不用郁闷,这不应该困扰我,这就是扑克,波动是正常的。”

 

我们挑起话头,问他是否正在改变“扑克坏小子”的形象,做出这样性格上的改变,会不会让他失去在牌桌上的动力还有优势呢?

 

 

“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但是我在慢慢地调整。我对自己的婚姻有种强烈的不安全感。我和妻子过了27年的幸福生活,并且为了这段感情付出了很多,然而有一天我觉得她没有回复我的短信,然后就和她争吵了起来。而她确实回过短信了。这件事让我意识到自己有一点心理疾病。”

 

“我太太是个非常成功的医生,为了照顾病人,不能随时给我回短信。最终我解决了自己的这种分离恐惧症,信心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一旦你把自身主要的人际关系理顺了,与其他人的关系也会自然而然改善。你将变得更加明智和善解人意。”

 

自我意识的提升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是Hellmuth认为自己会慢慢地有进步。也许总有一天“扑克坏小子”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