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MTT大神SB位用A5s连诈两条街结果...

  • 235
  • A+


 COVID-19在全球范围内的流行导致许多线下赛事的取消或延期,因此在过去两个月内,线上扑克平台的流量冲到了五年内的一个峰值,3月下旬举办的周日百万赛,参赛人数更是破了纪录,共计60898人报名了那场14周年纪念赛,重报名数量高达32,188次,累积奖池达到18,603,200美元,超出保底48.8%。


专家指出,全球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依旧未出现拐点,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从这次大流行中解脱出来仍旧是未知数,基于这个原因,许多线下赛事都改成了线上举办,很多玩家也为了能从高额的奖池中分得一杯羹而纷纷涌入各大平台的线上锦标赛中。


 

为应此情此景,我们今天给大家奉上曾占据线上MTT大神盈利榜榜主之位多年的Chris Moorman打过的一手牌,而这局牌Moorman会站在自己的角度对过程进行分析,希望大家看完后能得到一些启发。


♠♠过程♠♠



买入530刀的线上赛事,盲注160-320,前注40,8人桌,Moorman在SB位拿到A♠5♠,翻前HJ位开局到700,Moorman反加到2100,BB位弃牌,HJ位跟注。


翻牌底池4840,发出2 ♥ 8 ♠ 10 ♣,Moorman下注1694,HJ位跟注。


底池8228,转牌K♦,Moorman开第二枪,火力2879,HJ位跟注。


底池13,986,河牌A♣,Moorman过牌,HJ位全下35,249,Moorman用手里剩下的7289跟注。



以下内容将以第一人称进行叙述.....


===翻前分析===


这局牌里的对手是个很难搞的pro,我经常跟他交手,他在我这台电脑的数据库里有2000手牌的样本数,但我们两交手的牌局总数应该超过10k,他打得很凶,RFI(开局率)很高,有26%,而他在HJ位的开局率更高,接近35%。


我在SB位,筹码量<44bb,面对这位玩家在HJ位的开局,我觉得最好就是3-bet。考虑到对手在翻前的开局范围很宽,我的3-bet能打出一个很不错的弃牌率,如果对手跟注,那翻牌后单挑的话,我应该也是领先的,在翻牌后的操作也不难。倘若我只是跟注,也就给了BB位一个很好的赔率(5:1),那他就会考虑用一个很宽的范围入局。可若是BB位跟注,那翻牌后我就是一直处在不利位置去打一个三人底池,赢底池的过程就要多费点周折。当然,BB位也有可能反加去squeeze,但几率不大,可一旦他真的squeeze,不论是跟注还是全下,对我来说都不是个好选择,因为用A5s跟或全下都很不划算。


于是我决定3-bet,数量是对手加注的3倍,HJ位跟注。因为HJ位只是跟注,所以我把AK、QQ和JJ这些牌排除在了他的范围外,如果是这些牌,他应该会4-bet,然后鉴于我的筹码量,鉴于我打的是对他在HJ位开局的一个3-bet范围,若是我全下,他应该会跟注。当然,HJ位也有可能会用KK或AA慢打,不过我手上有一张A,所以他拿了AA的可能性不大。总的来说,我认为对手跟注我3-bet的范围应该是能够在翻牌有不错表现的同花高牌之类的。


===翻牌圈分析===



翻牌2  -8 ♠ -10 ♣,这个牌面对我的范围比较有利,因为我的范围里包括所有高对,但HJ位的范围里却不太可能有这些牌。


不过这个牌面跟HJ位的范围还是有些关联的,比如跟JTs、ATs、88或是小概率的TT。除了这些牌之外,对手的范围里还可能包含一些顺子听牌,如果他拿的是QJ、J9、97或76s这种牌的话,那他在这个翻牌就中了听牌,而这个范围还有可能包括一些被用来float的高牌或后门花听牌。


底池4840,我手里还剩11,862,这局牌对我这次比赛很关键,翻牌这里,我手拿了高牌+后门顺+同花听牌,没有不继续的理由。于是我选择下1694,约底池的35%,HJ位跟注。现在回过头看自己当时的决定,实属有些鲁莽,毕竟我的SPR(筹码底池比)挺低,而对手会在翻牌弃牌的几率也不高。


===转牌圈分析===


转牌K ♦,对我极有利的一张牌,在我的范围里,我会在翻牌用来下注保护牌力和打价值的AK就变顶对了,而且HJ位看起来极不可能拿有这手牌。底池8226,我开了第二枪,火力2879(约占底池35%),考虑到我们在转牌的筹码量已经比较浅,而Kx在对手范围里占的比例不高,所以我会用AT+这种牌型继续打价值。我不用在转牌这里下很大的注,因为我想留下至少半个底池的筹码用在河牌,而且我也不想挑起对手用听牌全下而不是在转牌跟注的意愿。除非河牌是9或7,不然我都会在河牌全下,开第三枪,因为这两张牌对于HJ位的整个范围来说都是很有利的。


===河牌圈分析===


HJ位在转牌跟注了,河牌A ♣,我中了顶对,牌局打到这里,我成的这手牌应该是最佳牌,再加上有效筹码量只是底池的52%,考虑到这些,全下对我来说也就不是难事,可如果全下,应该会吓跑对手范围里的诈唬牌,而HJ位也应该不会用任何比我差的牌型来一个hero-call。上面说过我猜对手跟进河牌的范围会有不少顺子听牌,所以我想用过牌去引诱HJ位用这些听牌来个诈唬全下。因为这些牌没有摊牌价值,而且面对全下我有可能会弃掉那些弱牌,所以对手应该会考虑全下。不过若是对手拿着QJ、或两对或暗三,那我就输了,当然也就被淘汰了。


虽说对手全下我跟注后输的概率不低,可对手范围里那些夭折的听牌所占的比例,也足以让我的跟注成为一个有利可图的call。其实这局牌打下来,一直打得挺没底,而且我也没法100%确定自己做这个选择到底是对的,还是因为运气,刚好碰到对手拿的是 J ♥ 9 ,他在翻牌中了两头顺听牌,但转牌河牌都没成。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