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德州扑克理论知识也能赢得底池

  • A+
没有德州扑克理论知识也能赢得底池


当我们刚开始学习打牌时,我们最反感的可能是理论和专业术语,范围两极化、筹码底池比、高频率诈唬……完全听不懂。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开始理解这些术语,也稍微知道理论上应该如何打牌。我们可能知道,当我们的范围包括许多坚果牌而对手的范围中无坚果牌时,我们需要做很多大额价值下注和诈唬下注。


我们可能知道我们作为翻前加注者应该在K♦ K♣ 3♠这样的翻牌面频繁下注,但我们应该下小注,因为对手的范围主要由Kx牌和许多空气牌组成。我们对抗这两类牌都不想投入太多资金。


当我们开始懂得如何综合考虑德州扑克的各种因素时,严格遵循理论正确的做法可能是种诱惑,但这本身也是一个陷阱。知道何时忽略博弈论并采用一种对抗高明的对手不正确的玩法是尽快脱离微注额级别的一种最好方式。


在对抗跟注站时忽略理论


盲注1/2美元现场扑克局。我们在前面位置用J♠ 10♠率先加注。一个上头的被动型玩家(讨厌弃牌)在大盲位置跟注。翻牌是A♠ 6♠ 4♦。对手check,我们往23美元的底池持续下注16美元,对手跟注。转牌是7♣。

这是一个理论告诉我们用两极化范围下注的场合,这意味我们的范围由价值牌和一些往往由听牌充当的诈唬牌构成。大多数时候我们的确切底牌是一手诈唬牌,因为它有许多构成超强牌的补牌(out),而且偶尔能够在我们诈唬不成功的时候赢得一个巨大底池。



这是一个忽略理论的极好时机!我们知道该对手极不可能在转牌圈弃牌。如果他有一张A,我们可以忽略我们的弃牌赢率,而如果他有一个小对子,他有一些用顺子听牌(33,55,77,75s等牌)跟注的额外动机。即使该牌手碰巧有一手接近这个范围底端的牌(例如K4s),基于他的倾向和目前的情绪仍然不能保证他会弃牌。


既然我们缺乏弃牌赢率,而且如果我们下注可能被加注,还有,如果我们下注我们的牌对抗对手的继续游戏范围处于下风,我们在转牌圈明显应该随后check。理论上,我们损失了期望值(EV),而实际上,我们赚到了EV。


在对抗ABC玩家时忽略理论


对抗玩得很直接的牌手,我们有许多有效的剥削途径。我们可能在理论上应该跟注的场合决定放弃一手强牌,因为我们的对手无法足够频繁的诈唬。以下是一种可以采取的比偏紧的弃牌更有乐趣的玩法。


我们偏紧的ABC玩法对手喜欢等待大牌游戏大底池。NL50级别六人桌Zoom局。他在按钮位置加注到1.5美元。我们在大盲位置用9♣ 8♣跟注。翻牌是10♠ 4♥ 3♥,两人都check。转牌是2♥。我们在这里的阅读是,对手会在翻牌圈用他的所有强牌下注,而主要用大高张(两张牌面不小于10的牌)和纯空气牌check。


在转牌圈,理论表明如果我们开始用9♣ 8♣这样毫无希望的牌诈唬,我们将诈唬过频。我们的牌无任何强牌补牌,无任何对手同花听牌的阻断牌,而且被跟注的前景非常暗淡。然而,既然我们知道我们的弃牌赢率非常高,我们可以选择忽略理论建议,建立一个在转牌圈和河牌圈都下注的计划。


这里的关键是,对手的转牌圈跟注范围将主要由带同花听牌的大高张构成。因此,当河牌是一张未完成同花的小牌时,我们对抗这些牌可以再次下注,拿走底池。在转牌圈下注比check优越很多。当我们的阅读很准确且对手极不平衡时,理论无关紧要。


在对抗疯狂型牌手时忽略理论


当对手诈唬太频繁时,我们通过用许多博弈论建议我们弃掉的牌跟注将赚到很多钱。


盲注2/5美元的现场局。一个极松的牌手在中间位置率先加注到20美元。我们在按钮位置用7♥ 7♠冷跟注,希望翻牌圈击中难得的暗三条。


翻牌是9♦ 2♠ 2♣。我们check对手往47美元的底池下注30美元。这是一个我们可以轻松跟注的下注。在无限德州扑克中,什么也没击中比击中牌容易很多,因此我们的77在这里很好游戏,特别是对抗一个作为翻前进攻者极少在翻牌圈check的牌手。



转牌是4♥,对手往107美元的底池下注80美元。我们跟注,因为对手的诈唬范围不太可能像理论上那样大幅缩水。


河牌是10♣。对手往267美元的底池下注200美元。理论上应该怎么做?理论肯定不喜欢用这手牌跟注,因为我们的跟注使对手拿到87s这样的诈唬牌更困难。我们也偏爱在阻断了一些暗三条和两对组合的公共牌面用一对经常跟注。理论上,我们应该在这里频繁放弃77,因为此刻它在我们范围的底端。


实际上,我们可以轻松跟注。我们做有利可图的跟注只需要不到33%的胜率,对抗这个对手我们甚至可能在超过一半的时候取胜。对手河牌圈下注范围中超过2/3的牌应该由价值牌组成,但我真心对此表示怀疑。我们再次完全抛弃博弈论。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