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线下与线上的区别

  • A+

德州扑克线下与线上的区别


在现场局打牌打多了,本能的会忽略一些线上扑克的常识,比如UTG/UTG+1 open大多是强牌或小对子而很少有同花连张之类的组合。尤其当你在同一个局打多了以后,如果自认为有edge(优势),往往就会更加偏离原本你已经掌握了的技巧。

1589520226145997

下面我将以个人经历过的两手牌,来从正反两方面谈一下我在线下打牌思路中线上扑克(更标准化游戏)的差别。


例行公事式的先抑后扬,所以我先讲讲我输了的那手牌。


Hand 1


在一个NL1000的局,打到比较晚了,当时桌上还剩7人,人均有300BB左右。


Pre-Flop


UTG fold;UTG+1(regular,偏松)open with 7BB(因为比较后期了,所以尺度都会比较大);MP和HJ fold;


CO是这里的老板,比较新手,她选择平跟后还剩100BB上下;BTN(按钮位)是我的朋友,比较不错的牌手,那天他整体偏TAG(紧凶型),此时做了个3bet到22BB;


SB位是短筹码,不 到60BB,想了下做了一些table talking,大意是准备搏命了,因为他今晚手比较黑,从水上不少打到水下1500(总共2个buy-in),准备翻倍 or nothing了,最后做了一个4bet all-in。他的牌在我看来很明,要么是小口袋对(但不太会是22、33之类的,可能是66-99),要么是同花连张。


我是BB位,拿到的是KK,很happy的局面不是么?现场打多了的人这个时候非常容易被冲昏头脑,尤其加上我今晚的波动。我本来也是水上接近2K,一把 不能算太cooler(是一手失败的牌。失败的原因不是因为错误的打法而是牌的出现方式;一个持有强牌的玩家败于另一个持有更强牌的玩家。通常玩家损失很 多钱但采取正确的打法也无法避免。)的QTJ花面,持QT上下两对遇上翻牌前在盲注位平跟的人持K9天顺,因为面太湿,我flop遇到check raise没有弃牌,turn blank他Cbet,我就必须all-in or fold了,导致我在这一手KK之前,一度输了3000,然后最后一次buy-in2000,打到3400。


回到这手牌,既然SB位的牌力已经暴露,我的目标当然就不是他了,加上我在牌桌上是从不放水的,所以我朋友的3Bet吸引了我的大量注意。我想了半天他可 能做3bet的牌,以及观察他,觉得他的牌应该是比较强的,加上SB位已经ALL-IN 了我超过15%的筹码量,这里如果我要做冷5bet,基本也只能ALL-IN了。我又不希望我这个异常的平跟引起我朋友的注意(我本人整体偏向LAG松凶 型),所以稍微演了一下以后,我选择了ALL-IN。


后面的你们可能已经猜到了,UTG 6bet all-in 500BB以上,CO fold,BTN位我的朋友想了半天,亮出QQ fold了,然后UTG+1是AA。


之所以说这手牌,并不是我有那种翻牌前KK躲掉AA的觉悟或追求,我压根就没太想要追求这个事情,引起我反思的,是我在做这个动作中的思路。因为在 online上,不会有人在这里做5bet bluff(事实上你即使推走了BTN,也不一定稳赢SB位,而且当时他就是TJs,翻牌就中了trips(明三条),所以我因为在线下的思路,会希望我 朋友的拿比我弱的对子(我观察他很确定他没有AA)来抓我偷鸡(比如让他以为我是JJ,这样他QQ就会call)。进而因为陷入了这个思路,就完全没去多 看UTG+1一眼(不分受座位的影响,我到他中间正好被荷官遮挡了一些)。虽然我即使很认真观察他也很难弃掉自己的KK,但更标准一些的打法,我完全应该 cool call 4bet,给自己留出腾挪空间,而不要受KK和水下的影响。


一些怪异的、不成系统的线下扑克经验,有时会更加诱使人tilt,以上这手牌想表达的是这么个意思。


Hand 2


打了大半个下午,成为chip leader,约有4W筹码,其他人人均1W-1W5,有一两个人筹码可能有3-4W。盲注300/600(关于那个俱乐部当时的游戏规则就不多做介绍了),我在BB位置手持A7o。

Pre-Flop UTG的fish limp,然后一共limp(跟进)了6家(很意外的,SB位置的人居然赔率这么合适都没有call,只能说实在牌太烂,而且可能他忌惮我会在这个时候抢 pot)。我在BB位置last action,由于这一桌子人的节奏比较奇怪,时不时也会出现在MP位置limp ATs这种情况,所以我没有冒险在这里去抢底,这倒是个没什么特别需要说明的move。


Flop 5d 5h Qd,两张方片,很遗憾的我一张方片也没有(貌似是Ah7c之类的),但shark之所以成为shark是有原因的,比如这个时候我就有犹豫要不要在这里做一下主动bet。我会这么考虑出于以下几点:


首先,我的下家我之所以说他是fish,倒不是别人真的打牌有多么稀烂、多么不懂技巧,而是他的leak特别的outstanding——比如如果在类似 这样所有人limp的底池,他有强听牌基本100%会选择lead,有5则基本100%会考虑check raise。然后虽然10人桌进来了7个,算是个有很多种可能性的局面,但因为这个board(牌面)有很大的操作空间,因此即使手头有个Q的人,也不一 定能在这个面上接下我的3 streets bluff,而且干燥的牌面上,示强容易抢下死钱,而遇到抵抗之后的选择也比较明朗、因此损失也比较可控——当然这也是关于selective aggressive(激进)的很基础的东西了,就不展开了。


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的下家在UTG limp的牌一般容易是些成长性的牌比如什么78s,再不然就是A8之类的弱A。我想通过这个假动作去观察一下他是否对这个底池有想法,因为在发出翻牌的 时候我碰巧看到了他的tail——就是他的小动作表示出他对这个底池有想法。而一个已经被你抓到leak的整体牌风偏紧的fish如果对底池做 action,其实很大程度上能把很多对你有威胁的对手给清场——比如如果是你主动bet,则后位可能有个口袋对4的人甚至都会跟注一下,而且他的倾向是 一旦转牌你看牌,他很可能会主动下注,这次入局的7个人里就有这样的人,比如在BTN位置的天时。如果中间的这5个人(我跟这个对手挨着,当他 action之后再到我的这中间)有人有类似另一个花的Q8s之类溜进来的,我就更需要借着这个fish的形象去减少竞争对手了。Last but not least,我的这个犹豫是否要下注的动作是有意针对这个fish的,所以如果我犹豫了半天而他还是不介意被我check raise、强行下注的话,那他至少就应该是JQ+甚至是A5o/A5s了。


在我做了一番假动作(约30秒,在live cash里不算短了)之后,这个fish一直注意着我的行动,然后最终check之后,他心情有些矛盾,既意外又觉得似乎自己也料到了。然后他也稍作犹 疑,大约15秒后也选择了看牌——这更加证明了我一开始的read,他确实对这个底池有想法。


Turn上来了一张4d,也就是有成同花的可能。我这次没有多演,快速的选择了check。我的下家在注意到我看牌后,感觉一下子就放松了,于是在4200的底池里,他选择下注2200,然后一个非常好的局面出现了:everybody fold to me。


这一手按线上打牌的常规,毫无疑问是弃牌了事,明显的easy fold嘛!是个人都能100%确定这个fish有成牌了。但当你有了较为丰富的线下经验以后,一些开阔的想象力可以让你完成从regular到shark的蜕变。(嘿嘿~吐舌头,给自己吹个牛)


这手牌的关键就在于对timing的把握。


鉴于此前这个人的牌风,我可以很确定他没有强同花,怎样算强呢?在我个人看来,至少得是Q high flush,J是个分水岭,T往下的都算是under flush,而他如果是flush(同花),90%是T-。另一种可能,则是他确实有诸如A5o/A5s/45s/56s甚至其他间隔同花连牌(如 57s)的非同花3条,这是他暴露给我的牌力。


而一旦一个对手已经把牌力暴露给你了,你这个时候需要思考的就是你此前的table image、此时双方的有效筹码量、对手心态的倾向(pot control、害怕遇到强烈抵抗等),考虑清楚所有因素,得到的结论就是equity(盈率)的大小。很多人轻易不敢对只有fold equity(就是除了成功bluff以外没法赢到的牌)的情况进行猛烈冲击,我个人觉得这不能完全说是牌技高低与否,很多时候也是个牌风和牌手性格的问 题,所以加上我前面做的那些铺垫就是为了能幸运的遇到这样的情况,因此我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操作他的机会。


在稍作假动作之后,我果断而坚决的喊出raise,然后加注6800,约加注他一个底池。我的对手又进入了翻牌圈我选择check时的那种状态——既意外 又觉得似乎自己也料到了。他这个时候说出了一句更加fish的话:“啊?你也中牌了啊!”这句话就等于告诉我他是同花了(当然,如果他弃牌了那就是把5给 弃掉了)。然后在纠结了约1分钟后,还是选择了跟注,这当然也在我意料之中,而且这基本就更能精准定位他的牌了:68s或者78s是最可能的。因为虽然花 小,但有卡同花顺,外加混合了希冀我在river slow down的心态,这个call是完全在情理之中的,但他忽略另一个非常重要的要素——一个桌上除了我,恐怕没有第二个人会注意到的关键点。


在这一手牌之前不久,他前位手持77open raise,中位的3bet,BTN的4bet all-in,他纠结很久以后说“算了,去吃饭了”然后选择跟注,中位的commit call,三家的有效筹码都是1W2左右,BTN略多出1-2K,中位的应该还要再剩出几千。结果中位是QQ,BTN是KK,这两家算是cooler了。 结果最后让他非常幸运的hit到了7,然后一下子收了两家,瞬间就从买入2K或2K5(我记不太清楚了)变成了水上1K多。


这一手牌的意外回水,有两个作用:第一就是他终于找到机会保平争胜了,所以此时只要不是绝对nuts,他都不会想被別人拼得很凶,他希望能主动控制住自己 认为能赢到的价值。第二就是因为他已经运气好了一次,虽然牌技不佳、人也并不傻、但当遇到处理不了的复杂情况是,如果他下意识觉得自己领先且出路多,会选 择一推解千愁。所以如果他是67s的成花捉同花顺,他turn上就不会只是call我。


OK,综上所述,除了6、7(这三张还至少有1张在他手上)、以及较低概率的3和8(即他确实拿着67s在turn上只是跟我)方块以外。河牌所有的 blank,我都拥有极高的弃牌率(我做好准备是下注1个满pot左右)——这里我自己预估应该有70%~75%,甚至更多。而河牌如果有任意公对(4、 5、Q),以及任意3、8、6、7以外的方块,我的下注都有着近乎100%的弃牌率。所以这些思考都确定了以后,我作出了raise而不是老老实实的 fold.经过上述分析,想必大家能明白为什么我会去抢这里死钱的equity了吧。


River如期是张7h的blank,我稍作思考,下注1W5(底池约1W6~1W7),对手非常难受的陷入长考。他足足纠结了接近3分钟,中途还忍不住 的有问我“真的中了啊?”我当然是poker face,完全的没有任何反应。他几次拿起牌准备fold,又收回来,终于到了edge,最后还是弃掉了,于是我多赢了一个2000多的pot。


线下牌局是一定有可以获取比线上更多的信息的,人的性格、倾向,牌桌动态等,这些丰富的信息只要你能够正确的加以利用,是可以打出很多线上几乎打不出来的牌的,由此可以大幅增加你的盈利。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