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利用阻断牌正确读牌

  • A+

如何利用阻断牌正确读牌


扑克是一种信息不完整的游戏。这种游戏的一种解决方式是,利用你已知的东西(你能够看到的牌)去推导你不知道的东西(对手的底牌)。


当你使用自己的底牌去帮助你判断对手可能拿到什么牌时,你手中的牌可以被称作“阻断牌”(blocker),因为你拿到它们阻断了对手拿到它们的可能性。你能在手中看到的牌和你能在公共牌面看到的牌可以帮助你缩减对手的范围,使你更容易弄清楚对手可能拿到什么。


当我试图缩减对手可能拿到的牌的范围时,我往往会考虑到阻断牌。以下是我如何利用阻断牌去帮助我读牌的五个例子。

20200809213220

1


顶大暗三条阻断了顶对

假设公共牌是A-x-x,而我拿着AA。这是一个如果翻牌面干燥我会慢玩的场合。这是因为我手中的A阻断牌再加上公共牌面的A使得对手也拿到一张A的可能性非常小,从此他不太可能支付我的价值下注


但如果翻牌面湿润,我会考虑为了从他的听牌那儿得到价值而下注。在这种场合拿着AK而不是AA也有类似的效应,但没有那么显著。


2


大牌阻断了大对子

假设我用AK加注而对手对我3bet。我更可能用AK而不是QQ做4bet。我手中的A阻断牌和K阻断牌降低了对手拿到AA或KK的可能性。AA和KK总共有12种组合,AK阻断了其中一半的组合,而QQ没阻断任何AA和KK。


当我拿着AK时,对手不太可能拿到能够击溃我的仅有的两种牌。因为这个原因,我可以舒服地在这种场合迅猛地游戏AK。


3


两对阻断了暗三条

如果我在K-T-5彩虹面拿着顶大两对(KT),我会非常强势地游戏我的牌,因为我阻断了一部分暗三条(唯一让我遇到麻烦的牌)。这种翻牌面存在9种可能的暗三条组合,我阻断了其中4种。


我在这种场合的打法类似于我游戏顶大暗三条的打法。如果翻牌面干燥,我可能会慢玩,因为顶大两对阻断了最可能为我支付的顶对。但在湿润翻牌面,我会为了得到听牌的价值而下注。


4


口袋对子阻断了顺子

假设我在9-8-2-7-3公共牌面拿着TT。如果对手表示了拿到坚果顺子的样子,我会感到怀疑,因为他需要一张10去完成顺子,而我拿到两张10。这使得TT在这种场合是比A9更好的抓诈牌,如果对手是那种用两极化范围下注的类型,我可能会跟注。


如果公共牌是9-8-Q-7-A,我可能利用我的阻断牌去诈唬。口袋对10在这个公共牌面没有多少摊牌价值,但它仍然有两张坚果牌的阻断牌。我知道对手不太可能拿到JT,但他没有和我同样的阅读,因此我可以更好地用诈唬牌假装坚果牌。


5


大同花牌阻断了同花

最后,假设我在K♠ J♠ 2翻牌面拿着A♠ X。如果转牌圈发出小黑桃而对手在代表一副同花,我会知道他其实不太可能拿到同花。首先,他无法拿到坚果同花,因为我拿着A♠阻断牌。另外,鉴于他的大多数大同花(即K♠ 和J♠)被公共牌面阻断,他不太可能拿到其他同花组合。大多数牌手不会游戏Q♠ 2♠或10♠ 2♠这样间距太大的同花底牌。即使他会游戏6♠ 5♠这样的小同花连子,因为害怕更大的同花,他往往不会玩得太激进。


在这个公共牌面,我预计对手会用Q♠ 10♠、Q♠ 9♠和10♠ 9♠这样的同花组合激进地游戏。这些牌只占他翻前范围的一小部分,因此,当我可以看到作为阻断牌的A ♠、K♠ 和J♠时,对手很难在这个公共牌面拿到一副他引以为荣的同花。这种观点的反面是,如果转牌是一张空白牌,而对手决定在河牌圈下注时,他不太可能拿着破灭的同花听牌,从而使得抓诈唬牌不怎么有利可图。在这种情况下,我更可能相信他拿到一手真正的好牌,并且弃牌。


总结

像我这样的小注额牌手有时看到Daniel Negreanu这样的职业牌手能够看穿我们的灵魂,读懂我们拿着什么牌会感到很惊讶。像Negreanu这样的聪明牌手能够利用阻断牌和桌上的行动拼合出全貌,缩减我们的范围。


如果你想要改进自己的读牌能力,下次试图推测对手的范围时务必考虑阻断牌效应。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