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注翻牌圈check-raise后,面对一个转牌圈下注

  • A+

在翻牌圈check-raise后,我们的对手通常转牌圈会在44BB底池下注约25BB。他需要在36.2%的时候成功才能获得直接收益。因此,在转牌圈我们需要用我们范围中至少63.8%的牌来防守,以阻止他能够用任意两张牌下注获利。但是,跟注和加注哪种是最好的玩法取决于给我们对手的bet-fold范围一张额外牌的风险有多大。

 

因为赢得69BB的代价是在转牌圈跟注25BB,我们的对手必须在河牌圈以很高的频率下注,才能让我们的抓诈牌对跟注不偏不倚。这使得用我们的强牌跟注很有诱惑性,因为他的范围应该非常两极化,他很可能在河牌圈用所有强牌和一些诈唬牌来下注。

 

然而,我们的对手在转牌圈下注之后,因为筹码深度相对底池大小比较浅,全压也是一种合理的选择。即使他的范围应该是两极化的,而我们又有位置优势,这样玩也是正确的。当我们全压,我们将保证实现我们的底牌的胜率,而且全压阻止了对手看到河牌和实现他的诈唬牌的胜率。因为技艺精湛的牌手会在翻牌圈用诸如内听顺子、后门同花、后门顺子这样的牌(它们能够很好的维持胜率)去check-raise,因而懂得用全压去对抗这样的牌尤其重要。许多这样的诈唬牌会有一些补牌在河牌圈拿到坚果。因此在转牌圈全压通常让对手放弃了他的弱听牌,只让他用更强的听牌跟注稍稍获利。

 

如之前所示,无论何时我们的全压被跟注,我们预计平均能从我们底牌的每1%胜率得到2BB。这与我们之前在讨论翻前5bet诈唬和转牌圈在3bet底池全压时讲述的概念相同,它使得我们的诈唬长期而言更加便宜。

 

例如,假设我们范围中最弱的诈唬牌在特定公共牌面对抗对手的跟注范围有20%的胜率。在转牌圈,在差不多是同花听牌和两端顺子听牌对抗大多数跟注范围的胜率。因此,如果我们做79BB的全压,当我们被跟注,我们平均只损失了38.7BB。

 

-38.7 = 0.2 x 201.5 - 79

这里201.5是底池大小,70是转牌圈的加注尺度。

 

因为我们被跟注时平均只损失38.7BB,这是我们转牌圈全压所冒的风险。冒38.7BB的风险去赢得69BB需要我们的对手在64.1%的时候跟注,才能让我们对全压和弃牌的选择不偏不倚。

 

69(1 - X) - 38.7X = 0 ==> X = 0.641

这里:69是底池大小,38.7是我们诈唬的有效价格,X是对手的跟注频率。

 

因此,如果我们的对手希望让我们的转牌圈同花听牌和顺子听牌对全压不偏不倚,他需要用他转牌圈范围中约64.1%的牌跟注。只要他情愿用某些听牌去跟注(假设这些听牌有时未改进也能取胜的话),这通常不是个问题,因为他的转牌圈下注范围中64.1%的牌不全是价值下注。此外,在某些场合我们在两端顺子听牌和同花听牌在转牌圈全压可能是盈利的,因为我们的对手不能做到在64.1%的时候防守。但是,这些牌不是抓诈牌,我们在承担风险之后能够做一个略微盈利的诈唬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对手犯了一个错误或是被榨取。

 

在很难说在转牌圈全压或跟注哪种玩法更好。这是因为,他的转牌圈下注范围不是完美两极化的,因为他可能在河牌圈拿到一手边缘强度的牌,我们往往无法精确判断他应该多频繁地在河牌圈下注。此外,我们的诈唬牌在转牌圈的胜率越高,我们的对手就需要用更高的频率跟注我们的转牌圈全压。也就是说,高胜率诈唬牌盈利不需要很高的成功率。因此,如果我们的诈唬有很高的胜率,我们的对手就必须频繁的跟注,以保持我们对全压或弃牌的选择不偏不倚。

 

但对于判断在转牌圈是全压还是用强牌跟注最重要的因素可能是“是否全压让我们的对手放弃许多高胜率牌”。例如,在前例中我们假设对手在64.1%的时候跟注,在 35.9%的时候弃牌。如果我们拿着一手容易被对手下注范围中底端35.9%的牌翻盘的强牌,那么全压几乎肯定好过跟注。尽管全压阻止了我们河牌圈在有利位置游戏,但这样做是正确的。

 

这里有个例子。假设我们在Q♠ 10♠ 4♣ 翻牌面用三条10下注,并跟注对手的check-raise。如果转牌是7♣,面对一个下注时我们很可能想去全压,因为对手bet-fold范围中很多牌可以在河牌圈拿到顺子或同花。因此,最好是需要他要么弃牌,要么用他的听牌投入全部筹码。通过加注现在我们也确保了从对手的更小暗三条或两对那儿得到价值。

 

最后,需要注意的是,当只剩很少的下注圈可行动且筹码又不深时,握着一个上限已封顶的范围并不要紧。在上面的例子中,当我们仅仅跟注转牌圈跟注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上限封顶的范围通常是有问题的,因为我们的对手知道他的价值下注牌永远不失利时可以做超池下注。但是,如果我们跟注他的翻牌圈check-raise和转牌圈下注,因为河牌圈的筹码深度那么浅,这并不是个问题。事实上,因为他只能做一个大小适中的下注,如果他知道自己从来不会输,能够用某些牌做价值下注,这也是可接受的。https://www.moshike.com/ 

 

举例说明,我们继续之前的例子,公共牌是Q♠ 10♠ 4♣ 7♣,我们用我们所有的暗三条和两对(当然,还有某些诈唬牌)在转牌圈全压。如果河牌是2,我们在转牌圈仅是跟注,虽然我们的范围封顶在高对,但对手也只能做0.57个底池大小的全压。因为他不能在河牌圈做超池下注,在转牌圈用一手强牌跟注很可能比加注盈利少一些。这往往使得我们河牌圈范围中最好的牌成了一手抓诈牌,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应该跟注足够多,以保证对手对诈唬不偏不倚(即使我们跟注的期望值是零)。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