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ck-call or check-raise

  • A+

check-call or check-raise


如果我们决定在不利位置不用我们的超强牌下注,通常是因为我们的check范围太弱,我们的对手将频繁地在翻牌圈下注,我们必须确定check-call和check-raise哪一种才是更好的玩法。

 

在我们的对手不太可能只作一条街的价值下注且他的诈唬不太可能在转牌圈得到改进并击败我们的公共牌结构,应该着重去check-call。这种玩法使得对手可以继续用他的弱牌去诈唬。然后,我们通常可以在转牌圈check-raise,这样他就不能便宜地在河牌圈逆转我们。

 

这里有个例子。我们在中间位置率先加注,只有按钮玩家跟注,翻牌是K♣ 7 2。虽然我们的对手在翻牌圈可能会用一些打算谋求一条街价值的牌下注,但大多数他做价值下注的牌很可能会在多条街下注。这是因为,顶对和中等对子这样的牌不易被我们check-fold范围中的牌逆转。换句话说,既然我们会在翻牌圈对下注弃牌的牌不太可能逆转对手的中等强度的牌,那么他没有什么理由在翻牌圈下注。

 

然而,因为我们的对手在翻牌圈不太可能用他的中等强度牌只做一次下注,我们可以自信地用我们的坚果牌check-call,期待得到在后面的下注圈check-raise的机会。谨记,他的范围中的一些牌,比如9 8 可以在河牌圈通过完成后门同花或后门顺子逆转我们的暗三条,如果我们的对手在转牌圈得到了一个听牌,他几乎总是会下注,然后我们可以去check-raise。这是因为,同花听牌和顺子听牌在转牌圈能做出完美的诈唬,因为它们只有很少的摊牌价值,但对抗我们的check-call范围能保持胜率。因此,在河牌圈能够逆转我们暗三条的牌几乎总是他会在转牌圈下注的转牌,这使得带有在转牌圈check-raise目的的牌在翻牌圈check-call风险很小。

 

check-raise通常在“我们的对手很可能为了价值下注一条街的公共牌面”和“他的翻牌圈下注范围中的许多诈唬牌能够在转牌圈改进成最好牌的公共牌面”是最好的玩法。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公共牌牌面点数较小且相互协调的时候,它通常有利于处于有利位置的牌手。因此,在翻牌圈check-raise使得我们现在可以从对手的强牌那么获得价值,同时也阻止了他便宜地在转牌圈或河牌圈逆转我们。

 

这里有个例子。我们在CO位置率先加注,对手在按钮位置跟注,翻牌是T♠ 6♠ 5。我们对手的大多数牌很可能在这种翻牌面下注,比如对7和对8,它们几乎不能在任何转牌面再次下注。另外,即使是对手价值下注范围中的强牌,比如AT,也不能在许多转牌面(比如K♠)继续做价值下注。因此,在这种翻牌面用暗三条check-raise确保了我们在对手在转牌圈或河牌圈拿到惊悚牌之牌之前从对手的强牌那儿得到价值。另外,如我们在“第五节:在有利位置是下注还是check”所见,我们的对手可能甚至不得不用某些诈唬牌飘浮跟注来对抗我们的翻牌圈check-raise。

 

然而,在非常湿润的公共牌面用强牌check-call的最大风险可能是——我们经常在转牌圈被翻盘;或者,即使我们在转牌圈仍有最好的牌,我们也不能去check-raise。例如,如果我们在T♠ 6♠ 5翻牌面用暗三条check-call,如果转牌发出第三张黑桃,我们的牌通常不足以强到再次check-raise。所以,这迫使我们再次check-call,而我们的对手得到了用他的半诈唬牌在河牌圈逆转我们的机会(很可能是通过完成后门听花听牌),这些理由通常使得用我们的强牌在翻牌圈check-raise优于check-call,特别是在对手不能够在转牌做超池下注的时候。

 

这里有一份不同翻牌结构以及我喜欢用多高的频率用它们去check-raise的快捷列表。谨记,我给出这个列表只是打算给你们一个哪些公共牌结构应该激进的check-raise而不是check-call的总体思路。精确的频率是不能解出的,它取决于每名牌手的范围。

 

我们应该极少去check-raise的公共牌面:A♣ 4♠ 4、K K♠ 4、Q♣ 3♠ 2、A♠ K5。注意,所有这些公共牌面都有至少一张高牌。这使得我们可以用我们的弱顶对牌和中等对子舒服地check-call。另外,因为通常转牌圈对手的范围中很少有什么牌能改进成顺子或同花,任何我们在翻牌圈跟注的强牌很可能也能在这里check-call(如果他在转牌圈再次下注的话)。因此,我们在这类翻牌面的策略应该是用我们的几乎整个范围来跟注防守对手的下注。

 

我们应该偶尔去check-raise的公共牌面:7♣ 4 2♠、9♣ 9♠ 7、Q T 5♣、K♠ 6♠5。这类翻牌面要么比前面的公共牌面更协调,要么不止一张高牌。这使得用中等强度的牌check-call更困难,因为我们的对手更可能改进他的诈唬牌。此外,当公共牌面有顺子或同花听牌可能时,如果我们用一手强牌check-call,那么当转牌完成听牌时,我们可能不得不check-call而不是check-raise。

 

既然在这类公共牌面check-call和check-raise我们的强牌都是合理的,我们往往应该将这两种玩法混杂在一起。此外,当我们做价值check-raise时应该特别注意排除效应。

 

更具体地说,我们通常不应该用排除了对手翻牌圈下注范围中的价值牌的超强牌去check-raise。这里有个例子。我们在K♠ 6♠ 5 翻牌面用三条K check,对手下注。注意,这里他不太可能一个顶对,因为只剩下一张可能的K。这使得check-raise很少能奏效,因为他不太可能有一个能够跟注我们的check-raise和随后下注的顶对。但用其他暗三条,比如三条6和三条5,去check-raise将会更加奏效,因为我们的对手很可能在这种翻牌面用一对K做价值下注。

 

我们应该经常去check-raise的公共牌面:7♠ 4♠ 2♣、8 7 6♣、7 3 3♣、9 8 6。在以上翻牌面check-call往往是错误的。这是因为,我们check-call范围中的任何牌经常会被对手的诈唬牌在转牌圈翻盘。此外,当我们有最好牌的时候,他往往不会在转牌圈下注,即使他真的下注,如果他范围中的很多牌在转牌圈改进成了顺子或同花的话,我们也不能够经常去check-raise。

 

这些翻牌面是最难在不利位置去对抗强手的翻牌面,但通过在翻牌圈激进的check-raise,我们使得他难以便宜的实现他的弱牌的胜率。谨记,在这类翻牌面用边缘牌去check-call较困难,因为我们往往经常被翻盘,而且拿着边缘牌的我们的对手也不喜欢让我们看免费牌。也就是说,他经常会用中等强度的牌和许多听牌下注,通过check-raise,我们最大化了在这类牌实现胜率之前使之弃牌的机会。https://www.moshike.com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