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导和鼓励对手犯错

  • A+

诱导和鼓励对手犯错


关于平衡的使用还有一个容易让人困惑的地方:我们大多数的对手并没有能力对我们的策略进行调整,而且即使我们在使用平衡的、不可被剥削的策略,对手也不一定是平衡的。因此当我们面对这样的对手时,我们没有必要做出快速的策略调整,很有可能目前的游戏策略或者其他的任意一种游戏策略就是最有利可图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最大化自己EV的方法就是100%的采用这条最有利可图,最能剥削对手漏洞的策略,我们也应该这样做,这在很多无限注德州单挑比赛中是非常常见的情形。当我们与对手都处于一种平衡状态时,我们的平衡策略应该是一种混合的策略,但一旦对手开始偏离自己的平衡时,我们就会有更好的策略选项来最大化自己的EV,这时候我们就应该马上转换成最大化的剥削策略,也就是说平衡策略和剥削策略之间的转换不是渐变的,而是一个快速的转换。

 

我们在前面已经讨论过,面对一个未知的对手时,我们一开始应该选择一个尽可能接近平衡的策略,那么上述的讨论又带来了几个新的问题:一旦我们发现了对手的弱点,我们又应该如何做出调整呢?我们是否应该马上100%的采用最大剥削策略呢?如果这样的话,我们会面临被对手察觉的风险,一旦对手知道了我们在不停了利用他的一个弱点,他就会调整自己的策略来让自己犯更少的错误,玩的越好的对手会越快的发现你在针对他的某个漏洞。同样的,当相同特点的牌局不停的发生时,对手也会越容易的察觉你的调整。举个例子:我们每一手牌都要做翻牌前的决定,如果你是通过翻牌前的调整来剥削对手,对手会很容易的察觉。但如果你是通过河牌的调整来剥削对手,由于打到河牌的情况相对来说少很多,对手就没有那么容易发现。所以,我们要决定是否要现在马上就最大化的剥削对手,还是要间断的调整来剥削对手从而在长期的对抗中获得更大的利润,这是我们每次调整自己的策略时都要考虑的,千万不要在以平衡的名义来采取一些稀奇古怪的策略。

 

此外,你能用多种方法来诱导对手改变策略或者鼓励对手犯错误从而使得自己占得优势。例如:1.你可以尝试让对手上头而做出一些荒谬的举动 2.你通过释放误导的信息来诱导对手来做出错误的决定。在这里,我们不会过多的阐述诱导对手犯错方式有哪些,而会将重点放在如何用恰当的在游戏理论框架(game theoretic framework)下运用它们。下面我们会通过一个例子来讨论:

 

假设我们已经和一个对手游戏过了几千手牌,我们知道他是一个比较扎实(solid)的选手,不太容易会犯很离谱的错误,他在面对我们的3bet的时候特别的紧,这和对手总体的保守倾向一致,看起来对手没有强牌的时候不太愿意游戏一个3bet的底池。对手在自己的button位置会公开加注很多的手牌,但当我们做3bet时他只会游戏自己14%的开牌范围。(这个范围是一个比较成功的现金选手在自己的书中所推荐的。这种抵抗3bet的范围或许对于你们来说并不算非常的紧,但对于我【作者】来说是非常非常的紧)。

 

在面对这种对手时,有很多玩家希望对手能放宽他的抵抗3bet的范围,所以开始不停的用垃圾牌来对对手做3bet并在对手弃牌后亮出自己的垃圾牌。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大概有以下几点:1.自己拿到大牌时无法建立大的底池 2.不想一直游戏小底池 3.他们觉得让对手用更宽的范围进入3bet底池会对自己有利。在我们继续下面的阅读之前,我们先花费1分钟来思考一下,这种策略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好的策略吗?为什么?

 

在评价这种策略之前,我们需要先考虑一下在这种单挑比赛中,我们的盈利来自哪里。通常来说,我们的利润来自于利用对手所犯的错误,基于前面一些章节的讨论,我们下面来更具体的分析一下:


当对手的策略非常接近于平衡的时候,对于我们来说是获利是非常的困难的,因为对手很难被我们剥削。当然我们是无法准确衡量对手距离平衡有多远,但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手越偏离平衡,我们就越能够剥削对手从而获得更多的利润。我们可以通过将对手的频率(frequencies)和GTO策略中最佳策略的频率比较来大致衡量对手距离平衡有多远,这也是为什么理解GTO策略是非常有用的,因为我们可以通过它来发现对手的漏洞从而剥削对手。


那么在GTO策略中,对手面对3bet又应该如何应对呢?这取决于双方的有效筹码以及对手3bet的大小,但大多数情况对手平衡策略中抵抗3bet的频率都会比他现在的14%范围要高。假设我们觉得对手平衡策略中应该抵抗35%的范围(一个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比较合理的值),那么上述所说的引诱对手改变策略是否是一个好的主意呢?如果这个计策成功了的话,对手就会放宽自己抵抗3bet的范围,然后提升到一个接近35%的平衡范围,也就是说,我们“诱导”对手到了更接近平衡策略,我们更加难以剥削对手,因此我们也只会赢更少的钱,所以这个计策是错误的,他导致了我们的利润大大的减少。这还是我们计策成功的情况,那么假如我们的计策失败了呢?特别在短期的博弈中,心理的变化会显著的影响我们的游戏,当我们在亮出垃圾牌之后再次做3bet时,对手是否会觉得我们的牌并没有那么强?我们是否会用垃圾牌3bet诈唬之后马上又再次3bet诈唬?或许在这样思考之后,我们亮出自己的诈唬之后的短期内对手会决定更加收紧自己抵抗3bet的范围或者继续保持自己的保守策略。如果对手是这样想的话,这对于我们来说或许是一个好的结果。如果他想的是相反方向,这或许会导致他严重的偏离自己的原先计划,从而会做出非常差的决定。这是我们的计策为什么不好的第二个理由——至少在没有更多的了解之前,我们并不能知道亮出我们的3bet诈唬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这种不确定性会导致我们无法更有效的剥削对手。



最后还有一点值得考虑,那就是尽管我们的计策会导致对手在翻牌前的策略更加的平衡,但一旦对手偏离了自己的原先计划,他在翻牌后就会犯很多的错误,这或许会弥补一些我们翻牌前损失的利润。或许对手在察觉到我们是在3bet诈唬的时候会倾向于在翻牌前跟注更多,但他们仍然会在翻牌圈以很高的频率放弃,这是很可能的。尽管如此,我们这里讨论的翻牌前的优势(edge)是非常大的,如果我们为了未来的一些不确定的情况而在这里放弃这么大的翻牌前优势,那么我们几乎都是在犯错,我们应该尽可能的利用已经确定的漏洞不停的剥削对手从而获得更多的盈利,并留意对手是否因为我们的不停3bet诈唬而做出了调整。如果对手确实放松了自己跟注3bet的范围,我们就可以利用他们在翻牌圈对持续性下注(continuation bets)弃牌很多的特点。在某种意义上,在双方真正达到相互平衡之前要经过非常多的不停调整,所以我们应该利用每一次调整的优势来尽可能获利。


当我们要引诱对手调整从而利用他们的漏洞时,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1. 明确的决定你到底要影响对手的什么倾向,例如上文所提到的对手抵抗3bet的倾向。

2. 估计对手在这种情况下达到平衡是什么状态,例如上文对手达到平衡时大概会抵抗35%的手牌。

3. 比较对手现在的策略和平衡时的策略

4. 考虑只做让对手玩的更烂的举动(就是说让对手更加的偏离平衡)

5. 确保你的行动会取得预想的效果。这需要一些牌桌上的经验还有心理上的思考。假如你在诈唬对手之后亮出自己的垃圾牌,你却不清楚对手会有什么样的回应,这会导致你对抗对手变难,从而会减少利润。通常来说,如果你不确定对手会做出怎么样的改变时,你就不应该去引诱他改变,否则会适得其反。

6. 不要忘了去考虑你的举动还会影响对手其他的倾向。例如,当你亮出了你的3bet诈唬后,对手通常会认为你有很多的诈唬,这样他不仅会增加自己抵抗3bet的频率,还会令他在其他的方面对你进行更强的反抗。

 

基于上面的讨论,我们现在再来考虑一下应该选择什么样的策略来对抗这个紧手玩家。这里如果我们能引诱对手面对我们的3bet抵抗的更少的话,对手就会被我们剥削的更惨。这是有可能实现的,假如我们在3bet后亮出自己的超强牌,对手就可能会觉得自己弃牌是正确的并暗示自己在后面更加的收紧自己的范围。然而我们这样做可能也会引起反作用,因为对手会想我们为什么要亮出自己的强牌,特别是在我们有如此多的3bet情况下,他们就会认为我们没有亮牌的时候肯定会有很多的诈唬。这样的话他们就会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被这不停的3bet所剥削了,这会导致他们做出适当的调整从而玩的更好。通常来说,面对像上面所说的玩的这么烂的对手时,我们应该尽可能的不引起他的警惕,那样他们就会由于缺乏足够的思考而不停的犯同样的错误。因此,在这个特定的情况下,尽可能的使用最大剥削策略或许并不是最好的。那么这里的最优剥削策略是怎样的呢?


小测验:选择一个合理的筹码量,3bet大小,你的游戏中对手在小盲位置的开牌范围。假设对手仅仅只用自己开牌的14%范围来抵抗我们的3bet,那么当我们在大盲位面对对手的公开加注时,我们弃牌的EV是多少?我们进行3bet的EV又是多少?(假如我们被对手跟注后就立刻放弃底池)


通过上面的这个小测验,你会发现3bet的选择会远远的优于弃牌,即使最差的时候我们在被跟注后就放弃掉底池。然而在现实中,我们并不会在被跟注后就放弃,因为我们也会在翻牌圈击中一手很强的牌。那么,我们面对这个对手时的最优策略是什么呢?那就是我们在翻牌前几乎永远不弃牌,我们会拿很弱的牌去3bet这种对手(这些弱牌面对其他大多数稍微好的对手都会弃牌)。


如果我们不停的做3bet,并且在翻牌前没有位置从来不弃牌,那么即使是最蠢的对手也会发现这一点从而做出调整。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最好的选择就是收敛一点点,不最大化的利用这个最大剥削策略从而保护这个非常有利可图的漏洞不被发现。我们会在继续做很多3bet诈唬的同时弃掉很多的垃圾牌。此外,由于对手面对3bet大多数会选择弃牌,我们应该将我们所有的强牌,超强牌用来跟注,因为这些强牌在翻牌后也会表现的很好。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希望限制一下我们的总体3bet频率来保护一下我们用来3bet的手牌。


然而总体来说,我们知道了最大剥削策略且还需做一些小动作迷惑对手的情况是非常罕见的,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假设这种情况完全不会发生,坚定不移的一直使用最有利可图的策略。当然有时候做一些其他的调整有利于最大化长期的利益,但有的人会以此来为自己的错误打法来做辩解。实际上对大多数对手而言,你不需要认为他们有能力意识到我们的策略并做出相对的有效调整,大多数对手只会在碰到像上面所描述的非常极端的情形时(spots)才会发现并做出正确的调整。在一些发生的更罕见的情形上对手是很难马上察觉的(例如那些发生在后面几条街的情形),所以你应该在任何有可能的机会利用最优的剥削策略来榨取最大的利润。而且你并不知道这个对手到底还会跟你游戏多少手牌,你更应该马上的最大化自己的盈利。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