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的下注

  • A+

德州扑克的下注


常言道:“活到老,学到老”,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放下学习之心!特别是德扑属于一门智力竞技游戏,比拼的是选手间的脑力智慧,那么,学习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为了更加系统的学习,今天给大家带来的书籍是《简单游戏(一)》,这是一本介绍扑克理论的书籍,讨论的概念包括:下注理由、理解胜率、隔离理论、3bet底池介绍等等。


本书用于开拓思维,极少用到数学,大多数都是理论分析,分析通俗易懂,适合已经有点经验的朋友。胖哥咨询了很多德扑业内人士,他们无一例外都对《简单游戏》系列书籍推崇备至,视为学习提高必备书籍!


理解本书,你要认识一些扑克的专用术语。在详述重要概念之前,我们可以先了解一些简单的术语。


Cbetting(Cbet)指的是持续下注(Continuation betting),或是说翻前的进攻方( 最后一个raise 的人)在翻后紧接着做一个下注。


NL指的是无限( No-Limit)


3-betting(3bet)指的是做第三次加注/下注( 在翻牌前,投盲注视作第一次下注;第二次下注被叫做加注(raise),而第三次下注就被叫做3bet。按次逻辑,4bet、5bet 类推)


OOP是指“Out of Position (处于不利位置)”,


IP是指“in position( 在有利位置)”


CEF是指check-fold,看牌然后对对手的下注弃牌


C/R是指check-raise,看牌然后对对手的下注进行加注


C/C是指check-call,看牌然后准备对对手的下注跟住


flat (平跟)是指跟注一个下注或加注


wetboard湿润的公共牌,-般指搭配性相当好的公共牌结构,它有许多高牌或者有许多同花或顺子听牌的可能。


dryboard干燥的公共牌,是指一种缺乏搭配性的公共牌结构,它缺少形成同花或者顺子听牌的能力。


Implied Odds(潜在底池赔率)是指如果我们击中了好牌,我们所具有的赢钱能力(例如,如果你和对手都有200BB的筹码,22 具有相当好的潜在底池赔率,因为如果它在翻牌圈集中了三条2,可以赢-大笔钱)。


Reverse Implied odds (反向潜在底池赔率)是指虽然我们击中了一手好牌,但它却使我们有输钱的可能(例如,当双方有效筹码达到200BB时,如果KQ在翻牌圈集中了一个对子,它有很高的反向潜在底池赔率( 你可能被AK,AQ赢走所有钱);但是如果你只有30BB,KQ 在翻牌圈.集中一对的反向潜在底池赔率很低)



第一章:下注的理由

只要是玩德州,那么我们一定会遇到“下注”这种情况。这是德州的几大常见操作之一!那么,大家有没有思考过,我们下注的理由是什么呢?我们为什么要下注呢?


本书指出下注的理由只有三种:价值、诈唬和死钱!


1、价值

它被定义为下注去从一手更差的牌中获得跟注(或加注)。仅是因为你可能拿着最好的牌去做下注,这种下注不足以被视为价值下注!


2、诈唬

它被定义为下注去让一手更好的牌放弃。仅是因为你不可能用任何其他方式获胜的下注,这种下注不足以被视为诈唬下注。


这两种理由十分简单。它们依赖于我们对手犯下的错误-他们要么跟注太多,要么弃牌太多。跟注太多是人类的天性。我们是好奇的生物,我们想看看:其他人拿什么牌,转牌会是什么,是否我们能在河牌击中同花。与弃牌太多的错误相比,玩家们更易犯跟注太多的错误!


因此,下注理由1会主导我们的下注。价值下注无论过去、现在、将来永远都是赚钱的最好方法。在低注额游戏中,几乎游戏桌上的每一个玩家都会经常性的做愚蠢的跟注,这样,下注理由2变得或多或少的失去了价值。


在高注额游戏中,几乎游戏的每一个人都能足够好的避免为价值下注做太多的支付,这样下注理由1作用减少而下注理由2变得更加重要!不过,一般而言,即使在高注额游戏的标准玩家(regular)也很可能做糟糕的跟注要比做糟糕的弃牌多。


那么用持续下注作为下注的理由怎么样?


假设我说我们在按钮位置用KQo加注,大盲玩家跟注(他是一名松而被动的玩家,他在翻牌圈不会放弃任何对子)。翻牌来的是A75杂花。他看牌,轮到我们行动。这是一种很标准的下注,为什么?


我们不能被任何更差的牌跟注根据胜率,即使是一手像86这样的牌对抗我们也大约有仍硬币的胜率。因此我们不能为价值做下注。


依照我们的假设,他不会放弃任何对子,我们也不能用下注去做诈唬,因为我们有拿着最好的不成对牌的可能性。但是我们仍然下注,为什么? ?


3、死钱的资本

这种下注被定义为不管对手的牌是好是坏,迫使他弃牌,拿走底池的钱!


这明显要比理由1或理由2有更多的微妙性。是什么使得神秘的第三种理由起作用呢?

A:我们使对手放弃了按照他的胜率可占有的底池份额。在我们拿着KQ在A75的翻牌面,如果对手拿着JT,他的6张补牌仍有很高的概率能追到。我们迫使他放弃他的胜率所占有的底池份额是正确的(假如对手喜欢玩诈唬,而且我们的牌力足够去抓潜在的诈唬,这是

一种可以不去做下注的例外。


在这个A75的公共牌面,如果我们在翻牌圈随后看牌,对手很可能用他所有的空气牌看牌,用他所有的对子或更强的牌作下注。这样,对手不太可能去诈唬,而我们的牌也没有强到可以让我们去做抓诈唬者,因此我们不能随后看牌。


B:死钱的利润要多余我们跟注并输钱的时候的损失额。我在一张高注额游戏桌与一个非常著名的、极端松凶的叫做X的玩家一起游戏。他在CO位置是深筹码,他被按钮玩家反击。X加注,按钮玩家3bet,他4 bet,按钮玩家5bet,他全压。按钮玩家弃牌,X玩家亮出了T9o。X玩家很明显不是为了价值加注到全压(他很难会被9大底牌跟注)。


他也不能确信让任何比他好的牌放弃,因为X玩家是有名的松凶风格-没有人会让任何好牌对X玩家弃牌。但他仍然加注,为什么?


在按钮玩家5bet之后,底池己有大量的死钱。X玩家 只需要按钮玩家有一个相对较小的弃牌率就可以让全压是正确的玩法。随着游戏更加具有攻击性,更多的玩家会去玩诈唬,用软弱的牌往底池投入资金。那等同于底池有更多的死钱存在。


在小额注游戏中,持续下注可能是下注理由3的延伸(像KQ在一个A75的公共牌面)。这是因为人们很少会脱离正常玩法去游戏一 手没什么牌力的牌!


在高注额游戏中有更多激进的游戏桌,如果你想盈利,你需要利用死钱!


此外,理由3极少( 可能用永远不)是下注的主要原因。经常它是作为下注理由1和2的附带理由。例如,假设说在一个10♠8♠4♣K♣的公共牌面,我们有坚果同花听牌,我们决定转牌圈下注。


我们因为理由2而下注,希望对手放弃一手像JT或A8的底牌。他可能有比我们差的牌,例如一手更差的同花听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想让他总是弃牌。但是,事实上底池有死钱,我们可能让他放弃一手像JT这样的牌意味着对手放弃一手更差的牌对我们而言并

不坏。


另一个例子可能是我们拿着KT,公共牌是10♠6♠5♣J♣的情况。下注可能也有点下小注的味道,不过,迫使他放弃顺子听牌,同花听牌和随机float跟注对我们来说很好,特别是如果我们认为自己要是看牌,对手通常会拿到一张免费牌的情况。通常,死钱补偿了理由1或2的软弱!


例如,当底池是50BB,做一个诈唬可能太弱(例如,对手跟注我们太频繁)。但是,如果底池是100BB,做一个诈唬有更多的价值,因为你可以赚更多的死钱。


类似的,在一个小底池做一个小价值下注可能太弱,但是在大底池,死钱会弥补我们的损失。在这种意义上,我们总是因为理由1和2去下注,但理由3也总是会卷入。即使是我们在翻前加注,我们要么加注作为一种诈唬,要么加注为了价值,但我们的加注有死钱的回报——这里的死钱就是“盲注”!


那么保护怎么样?它不是下注的理由吗?


回答是不--保护是“下注的结果”!


假设说我们的底牌是红色QQ (红桃Q和方块Q),公共牌是Q♠10♠9♣,我们为了价值做下注--有很多比我们差的牌会跟注或是加注我们。事实上,我们在向听牌收费,“保护”的作用也很好,但“保护”很少是我们下注的原始出发点。


现在,假设说公共牌是Q93♣我们拿着66。我们可以在这里下注赢得死钱,但我们很少是在做“保护”。大多数的听牌要么对抗我们是五五开的胜率,要么有明显的优势(你可以设想AJ)。


这个例子的含义是:当我们拿着3条Q,我们的牌需要保护,但它首先需要的是价值。当我们拿着一对6,因为它不是很强,所以我们的牌真的不需要保护。我们所拿到的仅是一对6而已! 


但AJ明显弱于我们时,保护我们的牌不受AJ的伤害看起来很傻。相反,我们可能在Q93♣的公共牌面用66下注作为一种弱诈唬(对抗像77或88这样的牌)或是为了弱价值(对抗一手像A4这样的牌),但主要是为了对抗像A♣T♣这样在翻牌时有6张补牌的底牌,赢走死钱。


把信息作为下注的理由怎么样?

假设说在QT5杂花公共牌,我们拿着QJ对抗- -名非常松而被动的玩家。我们为了价值做下注。如果他跟注,我们的牌很可能是最好的,我们可以继续为了价值做下注。如果他加注,我们获得了信息:我们的牌落后于他的范围,我们应该弃牌。


但是,即使那种情况发生,下注仍然是正确的。因为它是为了价值。为了信息做下注真正会产生问题的情况是:当我们拿着一手像KK的牌在A22的公共牌”下注。嗯,每次我们在落后时都被跟注,这样,我们输走了一些钱,每次他弃牌,我们领先,他玩得相当完美。假如他不犯任何错误,我们赚不到任何钱!


如果我们不是为了3种下注理由之一去下注,而是为了信息去下注,我们通常会拿着好牌孤立自己,而向对手的差牌放弃。简而言之,我们在犯错误而对手不会,这很糟糕!


但是,让我们再次考虑A22公共牌拿着KK的例子。让我们用两种假定做为起始条件:


1、如果我们下注,对手永远不会用比我们差的跟注。2、如果我们看牌,对手永远不会诈唬。


在这个例子中,下注试图赢走死钱可能仍是正确的玩法。假设说对手拿着一手像44的牌。如果当我们看牌,他永远不诈唬。我们给他无限的机会去击中他的4。因此,我们下注让44弃牌是一种好办法,因为我们使得他放弃了他的胜率能占优的底池份额(这个底池他只有做加注时才会投入资金)。


但是,很明显,这两个假定永远不会那么真实---有时我们可以用KK在一个A22的公共牌面作为价值下注对抗小对子,有时如果我们看牌,对手会像疯子一样去诈唬。但是,我们需要保持赢走死钱的意识,因为它适用于这些情况。


那么,现在我们有三个下注的理由。任何时候你打算下注,问问自己“为什么我要下注?”一旦你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有三种答案,扑克会变得很好理解。https://www.moshike.com/ 


本章小结

这一章我们认识到下注的理由为三个,分别是:价值、诈唬和死钱!每一次下注的背后应该有着这三个理由做理论支持,如果找不到理由,那么选择下注无疑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