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out河牌逆袭葫芦,世界扑克系列赛经典惨案

  • A+

1个out河牌逆袭葫芦,世界扑克系列赛经典惨案


1

人物介绍

Jennifer Harman:生于1964年,美国著名德州扑克职业牌手,锦标赛收入超过$270w,拥有两条WSOP金手链,杰出的女性职业牌手。唯一一位参与高额现金游戏的女玩家。


Cory Zeidman:1961年生,美国职业扑克选手,在2012年夺得一条WSOP金手链,锦标赛收入$625,783.


2

牌局介绍


此手牌出自WSOP(世界扑克系列赛)2005主赛事第一天的比赛,当前为10人桌,对阵双方是Jennifer Harman和Cory Zeidman,当前盲注级别是100/200,暂时没有ante。


双方筹码深度:Zeidman:7900,Harman:cover Zeidman


翻牌前(preflop):Harman raise,Zeidman call,Davis call


翻牌(flop):QJT,Davis check,Harman bet,Zeidman raise,Davis fold,Harman call


转牌(turn):T,Harman check,Zeidman bet,Harman raise,Zeidman call


河牌(river):7,Harman bet(all in),Zeidman call


| 时长:03分57秒 |

     


3

牌局分析


翻牌前(preflop)


Harman在UTG位置(under the gun,枪口位,大盲位左边的位置)拿到了QQ,这在德州起手牌中排在第三的位置,仅仅是比AA,KK要差,选择最小加注200也算是标准的(当前为第二盲注级别,桌上的筹码深度也都在至少30BB以上)。


Zeidman在HJ位置(Hi-jack,劫持位,庄家右边的第二个位置)手持98call,他在这之前参与了大量的底池,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的筹码量已经只有8000左右了(起始30000),对上UTG的raise,尤其还是一个顶级职业牌手,98s(s代表suited,指同一花色)虽然看起来很不错,理智的情况下这里fold要比call好不少,不过对于一直拿到烂牌的选手来说,98s足够好了,我想这应该是他call的最大理由了,另外他在flop以后也有位置优势。




BB位置(Bmall blind,大盲注)的Davis的手牌是A6o(o代表off suit,指不同花色),这种弱A(A带弱kicker)实际上反向赔率很高,中了A要么踢脚不够好,要么对手是KKQQ不会给你支付,中了6通常也不会是最好的牌,在保卫盲注的情况下或许还可以call或者3bet一下进行反偷,正常情况下尤其对上UTG的raise应该以fold为上。不过在很好的底池赔率面前,Davis还是忍不住call了,希望能发出对自己有利的翻牌。pot(底池)650。


翻牌(flop):QJT


Davis只有一个卡顺听牌,他选择check。


Harman作为preflop raiser,这里击中了顶set,虽然牌面是彩虹,不过却是三连张的局面,再来一张8/9/K/A都将形成四张成顺的牌面,这对于她的set是极其不利的,对手很可能因此成为顺子(即使对手没成,也可能会因为如此危险的牌面而选择放弃,这样Harman就有可能会错失价值),所以她没有选择慢打,Cbet 500(这个额度相对于正常的Cbet来说是略大的,在比赛中正常额度一般来说在300左右,不过我估计这里剩余两位对手和糟糕的牌面是她加大额度的最大考量)。




Zeidman的98这里成了顺子,是第三坚果,仅仅是输AK和K9,由于Harman是在UTG raise的,所以基本上K9是不会在她range里,而AK则是很有可能的,另外Harman能在这个牌面Cbet,range里有不少set(TTJJQQ),overpair(AA/KK),或者是少量的顶对带听顺(AQ/KQ),对上所有的range,98s还是领先不少,另外Davis也可能是两对(QJ/QT/JT)或者带K或者A的听牌,这些牌也是有机会超越98的,所以Zeidman选择直接raise到2000,保护一下自己的手牌,同时看看他的对手会有什么样的应对。


Davis在这样的局面下,除了fold(弃牌)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Harman现在感到形势不妙,自己的Cbet遭遇了强力raise,很显然Zeidman有着一手不错的牌,两对是最起码的了,也可能是set或者天顺(AK/K9/89),不太可能是有K或者9作一个semi-bluff(半诈唬),对上顺子的话,自己还有发成full-house的可能,对上两对和set的话,自己遥遥领先,综合考虑下来,这里她选择call是比较标准的,pot 4650。


转牌(turn):T


Harman击中了自己想要的outs,此时成了full-house,也是第二坚果(仅仅输TT一手牌),不过由于flop的Cbet被Zeidman raise了,这里过牌给他也是常规的。




Zeidman flop的raise没有遭遇Harman的抵抗,Harman是不太可能持有AK的,不过现在turn的Td对他来说非常糟糕,既然Harman不太会有AK,那么她call下来的牌要么是set,要么是overpair了(AA/KK),对上set,自己几乎是听死了(只有Qd和7d能让他反超),而如果是AA/KK,则略微有点value顺便冻结一下river对方的动作,方便river比牌,他bet 1000,希望Harman仅仅是跟注,这样的话他大概率还是领先的。


Harman当然不会选择跟注,她等到了check raise的机会,raise到3000,准备接Zeidman的all in。


Zeidman此时非常的痛苦,他明白自己已经落后了,自己剩余也只有4700的筹码了,对手Harman raise的这个额度就是要准备call all in的,他的第一感觉是要fold,不过考虑之下还是选择了call(他此时希望Harman是AK了,这样他自己不至于听死,river的方片还能让他反超(Harman还不能是AdKd),实际上Harman如果是AK的话,几乎不太可能采用这条线路的,虽然flop有可能只是call,但没有任何道理在牌面起对以后采用check raise,这线路几乎只有疯狂的选手才会这么处理,Harman作为知名谨慎选手,这是不太可能的)。不管自己剩余筹码不多和有可能面对几乎听死的可能,Zeidman还是“勇敢”的跟注了,pot 10650.


河牌(river):7


Harman按照turn的计划,这里她bet 3000打到Zeidman alin。Zeidman看到7的时候,下意识的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手牌,确认自己是绝对的坚果,幸福来得有点突然,脑子有点懵,想了一会才喊“allin”同时翻出自己手牌“straight flush(同花顺)”,Harman也翻出了自己的QQ,真是太冤家了,Harman不得不站起来平息一下自己的情绪。在输掉这个大底池后,Harman很快就出局了,而Zeidman也没有将好运延续,同样没有进入本赛事的钱圈。


4

作者语


这手牌在WSOP历史上非常有名,不仅仅是因为对阵选手有名人(Harman),牌的冤家程度(top full-house vs straight flush),另外Zeidman在river的slow roll故意延缓亮出自己的获胜底牌也是臭名昭著。


不过在事后的采访中Harman也是原谅了Zeidman的行为,而Zeidman也为自己的行为作了辩解,他在river以为Harman只是bet了2000(Harman只是丢出了筹码并没有说话,在这之前,Harman肯定是观察到了Zeidman的剩余筹码的,所以她bet 3000相当于要Zeidman all in了),而自己剩余筹码2700,又是绝对坚果,当然不会只是call,他故作痛苦了一会才喊了all in(如果他发觉Harman的bet已经让他all in了的话,他是没必要自己喊all in只是需要喊call就行了)。从视频的呈现来看,我觉得Zeidman的解释是说的通的,至于读者怎么看,则是见仁见智了。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