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败跟注者的三个简单技巧

  • 1180
  • A+

打败跟注者的三个简单技巧


跟注站”是指不管自己的牌力强度总是跟注的牌手。这些讨厌弃牌的玩家在现场局和低注额网络局最常看到。


跟注站比较容易打败,但如果你一段时间总是发不到好牌,对付他们也很麻烦。在本文中,我们将讨论三个你可以用来击溃跟注站和提升赢率的策略调整。


这些利润丰厚的调整已经被Ryan Fee测试过。Ryan Fee为了测试Upswing Poker最近开发的一个模块,在Americas扑克室打了1万手$0.25/0.5级别的德州扑克。这是他意识到玩家池满是跟注站之前的收益图:

Ryan Fee在$0.25/0.5级别的前1665手牌输了两个买入。


调整后,Ryan Fee在$0.25/0.5级别的前2824手牌中赢了六个买入。


对付跟注站,你可以应用这些调整来提高你的赢率:


1.  显著降低你的诈唬频率

这也许是一个明显要做的调整,但因为它如此重要,不得不特别强调:尽可能少去诈唬跟注站。虽然这种情况可以轻松地避免,但许多牌手吃尽苦头才明白这个道理。


简而言之,如果你注意到一个对手在做宽到离谱的跟注,那么诈唬他们可能是徒劳的。


Ryan Fee在$0.25/0.5级别的一手牌证明了这个观点:


Americas Cardroom, $0.25 / $0.50 6-Handed. $10.87 Effective Stacks.

Hero is dealt K♣ 9 in the big blind
UTG folds. MP raises to $1. CO folds. BTN folds. SB folds. Hero calls.

Flop ($2.25): 8 T♠ 7♠
Hero checks. MP checks.

Turn ($2.25): 5♣
Hero bets $2. MP calls.

River ($6.25): 2
Hero bets $7.87. MP calls and shows K 7


理论上说,这是一个非常适合Ryan Fee做超额下注诈唬的场合。公共牌面对他的范围极有利,他拿着一张阻断坚果顺子(J9)的阻断牌,又没有阻断错过的黑桃同花听牌。


但如果他的对手仍然不愿放弃第三大对子,这些理由基本上是不相干的。所幸的是,他知道了对手是个跟注站,因此他可以把减少诈唬当作一种反制策略。


当然,跟注站有时确实会弃牌,因此在特定场合偶尔混杂一点诈唬是可行的。对有利于维持我们作为潜在诈唬者的形象,使我们做价值下注时更可能得到支付。(如果我们从不诈唬,那么我们就成了容易被压榨的牌手。)


2.  尽可能多地追求极薄价值

对抗跟注站的一个最有效的调整就是在对抗大多数牌手价值未免太薄的场合做价值下注。如果你提起注意,你将注意到薄价值场合频繁发生。所以,你要充分利用!


这里有一个来自Ryan Fee的好例子:


Americas Cardroom $0.25 / $0.50 6-Handed. $22.77 Effective Stacks.

Hero is in the CO with J J♣
UTG folds. Villain (MP) raises to $1. Hero raises to $3. BTN folds. SB folds. BB folds. MP calls.

Flop ($6.75): 2♠ 5 6♣
Villain checks. Hero bets $2.14. Villain calls.

Turn ($11.03): 6
Villain checks. Hero checks.

River ($11.03): 5
Villain bets $3.49. Hero raises to $17.63. Villain calls and mucks A♠ Q


这手牌证明了,在对抗跟注站时,为什么你在做“easy call”或“easy check”之前应该三思而行。


在河牌圈,保守的牌手可能害怕加注只会被更好的牌跟注,因而只是跟注。但是,Ryan Fee认为,鉴于对手的范围,JJ有更多的价值:


● 因为对手翻前跟注3bet,他很少会拿到6x或5x。

● 拿着QQ-AA这样强的牌,对手更可能在翻前或翻牌圈全压。

● 对手的范围主要包括具有一定摊牌价值的牌,比如Ax或77-TT。


综合这些范围考虑因素以及一个特别讨厌弃牌的玩家池,你得出了做极薄的价值下注将经常被差牌跟注的结论。



3.  设置良好的下注尺度

跟注站往往有一个无弹性的跟注范围。这意味着,在很多场合,他们会不管下注多大或多小都跟注。


我们可以通过为价值下注设置较大额度来利用这种倾向。机敏的牌手会随着时间流逝看出这种下注尺度马脚,但弱手很少会在跟注前思考。


最后的牌例证明了在正确的场合追求最大价值的重要性:



Americas Cardroom $0.25 / $0.50 5-Handed. $50 Effective Stacks.

Hero is in the BB with A A♠
MP folds. CO folds. BTN folds. Villain (SB) raises to $1.50. Hero raises to $4.50. Villain calls.

Flop ($9): 8 T♣ J
Villain checks. Hero checks.

Turn ($9): 6♠
Villain checks. Hero bets $7. SB calls.

River ($23): 4♣
Villain checks. Hero bets $38.50. Villain calls and mucks Q T

因为对手在转牌圈第二次check,然后跟注了我们的延迟持续下注,我们可以很大程度上从他的范围中排除两对及更好牌。鉴于公共牌面极好的衔接性,我们估计这些牌应该在转牌圈领先下注或check-raise。


当河牌是一张空白牌时,我们自信自己拿着最好的牌,因此我们利用对手喜欢过度跟注的倾向,设置了一个超额下注。尽管阻断了我们最可能的诈唬牌,对手在河牌圈仍然跟注了一个几乎两倍底池大小的下注,这证明了跟注站就该这样惩罚。


这里必须提到的是,大额下注的两极化性质。当我们使用超额下注时,我们给对手发了一个信号——我们要么是超强牌,要么是纯空气牌。因此,跟注站仍然会用边缘抓诈牌跟注。


因为我们偏重于用价值牌对付跟注站,在两极化场合使用较大的下注尺度将非常高效。


简要回顾

我们用这些调整来击溃跟注站:

● 降低我们的诈唬频率。

● 尽可能多的追求薄价值。

● 为利用对手的过度跟注倾向,给强牌设置较大的下注尺度。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