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前跟注者在不利位置游戏的三个技巧(上)

  • 1035
  • A+

翻前跟注者在不利位置游戏的三个技巧(上)


处在不利位置是不利的。作为翻前跟注者也是不利的。如果两种不利因素同时不期而至,你就会遇到许多棘手的翻后场合。


对抗有利位置的翻前加注者,我们不仅存在信息劣势,也存在范围劣势。因为我们面对一个范围更强的牌手的下注,在这种场合对抗持续下注是特别困难的。


为了让翻前跟注者更容易让不利位置游戏,我们将展示来自Doug Polk和Ryan Fee的三个秘诀,并用实例进行说明。


1. 用强价值牌做check-raise,用诈唬牌有选择性的跟注或check-raise。


Check-raise是现代牌手武器库中不可或缺的一种武器,它充许我们用范围中最强的部分榨取价值,以及用我们的诈唬牌迫使对手弃牌,从而减轻了我们的位置劣势。


当跟注无吸引力时,比如我们拿着无摊牌价值的听牌时,check-raise特别有效。如果运用得当,在 check-raise中混杂这样的诈唬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策略,而且也平衡了我们的范围。


在我们可能有很多价值牌的公共牌面(比如给了我们范围优势的公共牌结构)有一个check-raise范围对于我们是有意义的。但我们应该避免在我们不可能有很多强价值牌的公共牌面做check-raise。这样做将导致我们的check-raise范围过度偏重于诈唬牌,从而没有足够的坚果牌组合做保护。


我们来看一个例子:


$0.50/$1 PokerStars Zoom 6-Handed. 165bb Effective Stacks.

Hero is dealt 9♣ 8♣ in the BB.
UTG folds. MP raises to 3bb. CO folds. BTN folds. SB folds. Hero calls.

Flop (6.5bb): K♠ A♣ 2♣
Hero checks. MP bets 3bb. Hero raises to 9bb. MP raises to 21bb. Hero calls.

Turn (48.5bb): 2
Hero checks. MP bets 26bb. Hero folds.


这是一个我们做为翻前跟注者不该有一个check-raise范围的理想例子,它论证了一个重要观点:拿着一手没有摊牌价值的牌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激进地游戏。


这个公共牌面对对手范围的帮助远远超过了对我们范围的帮助,因此我们在这里没有足够多的价值牌组合去发起可信的check-raise。深度观察两者的范围将证明这个观点。


首先,中间位置的对手预计的翻前加注范围是:


而这里我们在大盲位置对抗中间位置玩家加注的防守范围是:


大盲位置翻前跟注者在这个公共牌面坚果牌不够多,因为AA、KK、AA这样的牌在我们的3bet范围中,因此当我们翻前平跟中间位置的加注时,对手估计我们不会拿到这些牌。


我们来看看这个公共牌面双方的胜率对比:


但在这里的胜率劣势还不是全部。在这里check-raise的主要问题是我们在这个公共牌面没有足够的强价值牌组合。以下两个胜率矩阵展示了对抗对手的范围有超过78%胜率的底牌组合。

(注:如果你对于为何AQo、A2s和22加起来只有9种组合而不是15种组合感到困惑,我也是如此!事实证明,这是因为只有包括Q♣的AQo组合胜率超过78%。数学真的很有趣。)


这些矩阵说明了这个公共牌结构对于大盲位置跟注者是如何不利。我们只有6种胜率超过80%的坚果牌组合,即3种22组合和3种A2s组合。与之相比,我们的对手有22种强牌组合(AA、KK、AKs、AKo、A2s和K♣ Q♣),数量超过我们的三倍!


用这种劣势很大的范围做check-raise并非明智之举。虽然看起来有点被动,但在这种场合最好是用我们的听牌跟注,然后转牌圈再做评估。事实上,有些公共牌面我们不能激进地游戏我们的听牌。


翻前跟注者在不利位置游戏的三个技巧(下):https://www.moshike.com/a/2652.html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