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O打法和剥削打法

  • 737
  • A+

GTO打法和剥削打法


众所周知,德州扑克是一个信息不完全的博弈游戏


那么什么是信息不完全博弈游戏呢?


德扑中部分信息是完全公开的

部分内容是隐藏且需要被发掘的

信息挖掘的越多越准确,越能够帮助我们做出正确的决策

公开的信息包含自己的底牌、后手筹码量、下注的尺寸、位置、每名玩家的行动是什么等

不公开的信息包括对手的底牌、对手选择的策略、对手的游戏习惯、对手的思维层级等



那么在我们需要选择我们应该选取剥削式打法还是GTO打法时候

我们就可以根据公开信息和隐藏信息的挖掘程度来做出正确的决定


GTO的策略就是完全只根据公开信息来进行自己的游戏策略的一种打法。


我们设想一种情况,我们在没有开任何HUD的情况下在一个陌生的扑克室坐下,周围的玩家都没有交手记录,我们对对手的游戏水平,个人习惯,游戏倾向性没有任何了解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怎样进行自己的游戏?


在这种情况下,选择GTO打法似乎是唯一的答案。因为我们并不知晓对手的漏洞何在,所以剥削对方的漏洞变成了无稽之谈。



GTO?



Exploitative?



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GTO打法是一种万金油的打法:打谁都一样,我永远不会被剥削,我可能不会赢到最多(GTO打法不是EV最高的打法)但我绝对不会输(GTO打法不存在漏洞,所以不会被剥削)。


而随着在这个扑克室打的手牌数的增加,我们或多或少的都会收集到一些其他玩家的隐藏信息,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根据其他玩家的特性来更改自己的策略。




面对岩石类玩家?

我们自然会选择在更多的在翻前弃牌给他的3-BET更多的在flop小额高频下注

更少的在河牌抓诈与诈唬


面对跟注站?

我们会更多的做一些薄价值下注


面对疯鱼?


我们又不得不增加抓诈频率



最值得一提的是,因为这种游戏策略简单易懂,中国德扑圈内就诞生了许多的所谓的“H2N职牌”:他们熟练掌握了利用HUD收集信息的能力,一边打着牌一边看着HUD进行着一些所谓极限剥削的策略。这些职牌每天面对着某圈某王的特定玩家池如鱼得水,盈利能力超强。


比如对手folded to a 3-bet after raising preflop数值过高(标准数值为40%-50%),那么自然而然会对他们进行剥削式的更多的3bet或者玩家面对C-BET弃牌过多,自然会提高自己在flop上的下注频率。


普遍来说这类玩家是最经常发表GTO无用言论的一个群体,因为他们每天从事的是炸鱼塘事业。对手水平过低导致GTO玩法的EV值远低于剥削式玩法,他们的对手满满的都是漏洞并且无法发现这些职牌正在利用漏洞来进行剥削,自然也无法改变自己的策略来进行反剥削。


他们经常讽刺GTO玩家们为理论嘴强王者,经常在一些明明不存在诈唬的地方说着自己必须跟注自己的顶对否则我将放弃自己的全部范围被剥削过多等等。


20201206200330


对于这类争论,笔者无意探讨GTO与剥削式打法孰优孰劣,毕竟笔者最经常做的事情也是和朋友们一起探讨应该用何种策略来剥削自己局中的松疯鱼老板。


我们必须要承认的是:面对当前国内德扑环境,使用GTO策略可能确实不是一个很好的选项,因为我们面对的对手水平普遍过差,GTO玩法对于这类玩家池仿佛屠龙之术,完全照搬PIO提供的策略来进行游戏可能面临着水土不服的窘境。


20201206200421


可是,这不代表我们不需要学习GTO,只是我们不能完全照搬PIO给我们的打法,而是要总结pio给我们的策略中的规律与逻辑,并把它们变成自己在思考问题时候的方法。


Pio给的答案是任何情况下的默认策略,我们可以把默认策略当成如果我没有其他的隐藏信息的收集能够利用到,那么我就使用这个策略,反之我就在默认策略上进行一些修改。


_


Tips


_


Step1: 收集与分析牌桌的隐藏信息

_


Step2: 对自己的策略实行针对性的改变

_


Step:及时作出调整并实施策略


除此之外的理由是:我们已知GTO策略是不可能被剥削的最优防守策略,那么剥削式玩法玩家能够存在的原因只会是其他玩家没有很系统的学习GTO,从而导致自身存在漏洞,换言之就是鱼。


那么我们可以推导出剥削式玩法只能在虐菜炸鱼时候使用,诚然,现在大部分的玩家水平过低,剥削式玩法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如鱼得水。


可随着网络上关于GTO的知识分享越来越多,玩家学习的欲望越来越强,玩家池的水平是会不断提升的。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我们固步自封,不学习不进步的话,总有一天,这些玩家也会成为别人眼中的鱼。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