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比赛前期的松凶型打法

  • 860
  • A+

德州扑克比赛前期的松凶型打法


在大型德扑锦标赛中积累筹码是有技巧的,不同的玩家有着不同的方法去实现这一重要的过程。旧派得人玩得紧,等待一手大底牌(大概5%的强牌),例如99或更好的对子,AQ同花,或者AK(最好是同花)。然后尝试着用这手牌尽量赢尽可能多的筹码。他们用下注和加注还保护他们这一手强牌。这个方法的特点就是激进 的去玩那些高价值的牌。



但是在比赛早期,其他玩家玩投机牌时会有很高得隐藏赔率,例如小对子到中等对子和同花连牌。如果他们错过了翻牌,没关系;那些大对子仅仅赢一个小彩池。但是当他们翻牌得到两对或更好,他们现在就可以把那些放不下对A或对K得玩家踢出局。

如果这就是你耐心等待的牌(平均每110手中,你只会拿到1次AA或KK),你自然想从中抽取更多得价值,甚至愿意用这些牌去全压。这就是如今很多凶猛的玩家所寻找的攻击目标。爱上AA会让你在早期得比赛中经常有一个非常动听的BadBeat故事讲给你得朋友们听。事实上,这根本就不算是Bad Beat,特别是如果你在早期慢玩你的AA,很多玩家喜欢那样做。那样做就像在告诉其他玩家把他踢出局,很多玩家非常高兴去踢他出局。我看到很多玩家在早 期慢玩大对子而变成短筹码或是被踢出局。除非你有非常准确得读牌能力,在比赛早期慢玩AA是很大的错误,特别是当大部分玩家都还是深筹码时。

1c8de2153063690be588504cbfa33f31.

事实上,有时在比赛前期过多的下注AA经常可以得到不错的回报。几年前在买百乐宫举行的25000美元买入的WPT锦标赛中,每个人得起始筹码都为 50,000。Jim McManus翻牌前拿AA全压了这5万筹码。他被一个拿QQ的人跟了注,那个人恐怕还认为自己占上风呢,因为谁也没有想到Jim会在盲注还非常小的时候 用AA下注五万筹码。当问到这样玩时,专家Chip Jett回应到,“我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妥。况且AA并不是我用来积累筹码的办法!"当Chip确实无所谓的这样解释时,确实证明了现在的新派玩家不是依靠 大对子来积累筹码的。

新派玩家在早期可以玩各种各样牌,来达到积累筹码的目的。最佳的,他们用小球派行动-小的压住,加注,和再加注,这样使他们的对手失去了平衡并且开始猜 测。当一个玩家有能力玩任何两张牌时,这就有很大的几率他的牌会你产生威胁。事实上,新派的专家们,例如Daniel Negreanu, James Van Alstyne,Alan Goehring, Patrik Antonius, 还有Gus Hansen(这里只列出几个),他们经常给对手亮出让人难以想象得底牌然后拿下大彩池。

这是2007年4月百乐宫的一个比赛中实际的例子。

在盲注50/100(第二级)时,3120元美买入的无限比赛中,6000元起始筹码,Alan Goehring是筹码领先者,持有26000多的筹码。另一个比较好得玩家有13000筹码,是起始筹码的两倍多一些。


Goehring已经玩了很多手牌,甚至有人在在他行动前加注是也看了很多的翻牌。这手牌Goehring在枪口位置用6♥4♦平跟。Cunningham坐在第三个位置上,在Goehring的左边用A♣K♣加注到400。Goehring在没有位置且对手是高手的情况下跟住跟二人对决。翻牌是5♣3♣2♥,给Goehring一副坚果牌,也给了Cunningham坚果同花听牌和两个高对得机会,还有中间顺子抽牌。Goehring过牌,Cunningham下注700左右,Goehring加注到1600,Cunningham跟住;转牌是4♠,Goehring再次下注1600左右,引诱Cunningham去加注。Cunningham并没有买他的单,尽管事实上他有1到5的顺子还有坚果同花听牌。河牌是J♥,Goehring现在下注大概6000,Cunningham经过深思后跟住了。


f2f8146d620dc755150fa6835a03125e.jpeg


这手牌花费了Cunningham9,600筹码,给他剩下仅仅3400筹码,而Goehring瞬间增加到35000多的筹码,接近6倍的起始筹码,而且仅仅还在比赛的第二级盲注阶段!

在深筹码阶段时玩很多手牌使得新派专家非常难读懂并且无法预测。不仅仅是猜他们手中的牌(他们可用任何两张牌去玩),而且他们也可以察觉到软弱而偷取很多彩池。为了在对手得脑海里建立一个无法预测的形象,他们的方法可以是引诱对手用输牌跟或者是迫使对手弃掉一手好牌,与此同时还经常积累了大量的筹码。在 我看来,当今最好的玩家玩是那些玩的松凶(LAG)而又多变的玩家。

我同样也认为,丹麦玩家Gus Hansen对松凶玩法的发展有着不可或缺的贡献。从玩西洋双陆棋出身的Gus经常思考赔率这个问题。他意识到赔率在翻牌前和翻牌后有着很大的不同。虽然 AK在翻牌前时是67%/33%优越于T3(有些人把这手牌叫“Hansen”),在翻牌后则变为30%/70%落后如果翻牌出10或3而没有A或K,如 果翻牌是A-T-3,那AK接近3/1劣势,但是他可能会认为自己有一副强牌,甚至足够可以去全压。因为在早期比赛翻牌前的得加注只会牵连你筹码得很少的 一部分,Gus认为他可以玩很多这样的牌,特别是有位置时;如果他击中一手强牌,他可以从对手手中获得不少筹码。

我的一些朋友回忆起2002年在百乐宫举办的第一季世界扑克巡回赛五钻锦标赛中,很多顶级玩家都在议论Gus在步向胜利的途中玩了大概%70的牌。

其他北欧玩家开始跟随Gus的脚步,进一步的完善了这个玩法并且达到了新的高度。我认为现在对其运用最好的是芬兰玩家Patrik Antonius。Patrik比Gus玩的牌还要多,这必须拥有难以置信的集中力,大胆和难以琢磨。用大量的下注和加注,他给对手施加了巨大的压力。

假如说你在比赛前期盲注在25/50的时候,在前位置用A♦K♠加注到200。Antonius在庄家位置跟住。翻牌A♣3♦4♥。你在475的彩池里押注400,他跟。转牌是一张看来无关紧要的2♥。你押注1000,Patrick摆出进攻的样式,想一分钟后再加注你1500。你心理很清楚如果你跟注,在河牌你会被迫面对一个决定你大量或全部筹码的决定。你会怎么做?

79ba64563b38acc328a3947a5281f6e4.



Patrik到底有什么底牌?一对3或一对4?A3?4♦5♦?A♥6♥?事实上,这些牌都是有可能的,这就是困难所在。面对这样得玩家,你不能准确的确定他的起手牌,他有可能用一手当时第二强的牌玩得很凶,但可以发展成强牌的牌,或者他已经是坚果牌了(或接近坚果)。所以当他在转牌上加注时,你可能已经很危险了。那个看似无妨2♥可能已经让他抽成了顺子。对于大部分常规玩家来说,2♥可 能只是一张白板,但是Antonius的下注又好像2帮了他似的,但是他得形象又无法让你排除这一可能性。你也知道,他也明白你知道,他是绝对有能力在河 牌后下大注的,可能有一手真正的好牌,也有可能仅仅是咋呼。这就是无法预测性,再加上他的胆大无畏,这就是他在游戏中的优势。这种打法就是具有典型松凶的特点。

突然间,你站在比赛存亡的关键边缘。当一个职业玩家用他的下注告诉你他可以击败你,你会顶对顶踢脚去冒所有的险么?我已经见过很多玩家在类似的情况用顶对或超对全压,却得到对方的立即跟注并拿出三条或顺子。步向出口离去。

在锦标赛的前期,你在没有位置的情况下和一个顶级的新派玩家对抗,就好像踏进了雷区。你踏出第一步,没事。然后又迈出第二步,没问题。你踩下第三步,boom!你已经被装进尸体袋里并且在去往机场的路上了(出局了)。

如果你看到桌子上看到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你应该学到了很重要的一课——尽量避免和他交战除非你有一副超级强牌。但是超级强牌很少遇到的而且还有很多像Patrik这样的玩家,几乎没一把中都有,所以很难避免他们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KILL PHIL一书中建议新玩家拿大对子要玩的凶狠,并且根据筹码量和盲注的比使用翻牌前全压或弃牌的特殊策略,来减弱那些像“Phils”和 “Patriks”玩家的效力。当你的筹码只有一轮盲注加抵住的十倍或更少时,这个策略是近乎理想的。

如果你还没有读过Kill Phil,我们建议你去读一读,因为书中对我们刚才讨论的概念提供了坚实构架。

这无疑是当今最有效的扑克风格。但是,我相信不断地改变和调整自己玩法的能力,注意桌上的变化,自己的形象还有筹码量和盲注的变化时赢得比赛的必要关键。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