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翻牌前打法

  • 1152
  • A+
德州扑克翻牌前打法


一旦我参与了一手牌,翻牌之后的许多动作就是自动完成,或者几乎是自动的。但在无限注德州扑克中最重要的决定是在翻牌前,我是否要拿着这两张牌来玩这手牌?



回答上面这个问题要涉及到许多个因素。许多扑克书籍会提供一个表格,表格中会告诉你在每个位置哪些牌可以玩。我也会提供这样一个表格。但扑克不是一个数字游戏,扑克是一个有关整体形势的游戏。


德州扑克是个信息不完全的游戏,因此复杂许多。除了教科书的说法以外还有许多因素要考虑。其中包括了:

1、我的对手的风格

2、我们的心理状态

3、我们的筹码大小

4、我在牌桌上的形象


计算机程序可以在表格中查询手牌。真人玩家则在考虑各种信息后分析情况并做出自己的决定。我也许会在一场游戏中在前面位置用AJ加注,却在另一局弃掉这手牌。


我在书中后面附上的起手牌表格非常接近我在下列这种非常特殊的情况的打法:


1、我是第一个自愿丢钱进POT的玩家,而且-般下注3倍的大盲注。

2、我不是非常了解我的对手。

3、全桌的玩家都有差不多平均筹码量。

4、盲注的大小相对于你手中的筹码量比较小。


如果你是个新手,那些表格很适合上手。但是随着你打的越多,你就越有自信让你的经验、直觉以及观念来指引你。


学习然后观察


我从不在轮到我之前就看牌。我发觉如果我在牌发下来时就看牌,当我拿烂牌时就比较没兴致,当我拿好牌时则过度兴奋。有在注意的玩家很容易就能够捕捉到这个信息,并且在他们判断要不要打这把时,就利用这个信息来对付我。


等到轮我行动才看牌也能够帮助我专注在其他人的动作上。借着专注于其他玩家在翻牌前的动作,我常常能够捕捉到能够在之后帮助我的有价值的信息。



第一个入池,总是加注


做为在翻牌前进入底池中的第一个人, 我很少跟注。如果我决定玩这手牌而且我是第一个进入底池的人,我总是加注入池。下面是五个加注入池的原因:


一、减少竞争对手

加注会使更少的人看到翻牌。更少的对手就意味着更大的胜算。


1、只有一个随机对手时,对A的胜率在85. 5%,而有四个随机对手时,对A的胜率只有55.8%

2、分析一个对手的牌,明显要比分析多个对手的牌容易


二、控制下注的数额

翻牌前下注,让是大家明白我手里有牌,我要拿下这局。翻牌后的每一次加注都会让你入池时的加注更有力度。这手牌我是老大,别人要想和我抢底池,手里必须要有货。


“让牌给那加注者”(意思就是不要再加注那些已经加注了的选手)是在游戏中经常听到的一句话,这就是我在翻牌前下注希望对手心里有的想法。


三、更好的判断对手手里的牌

我跟注入局,而大盲注只是过牌,他是什么牌你根本搞不清楚。


1、他可能手中有像KQ一样的牌吗?

2、也可能是72?

3、还有可能是33 ?

但是如果我翻牌前加注,而对手跟注,我至少可以估计出他手牌的情况。


四、让对手更难猜出我手中牌的强度

那些只有遇到大牌才加注,而同花连张或者有小对时跟注的人很容易让别人猜到你手牌的大小。如果我遇到这样的对手,当他过牌时我几乎都进行加注,而他们直接就弃牌了。


如果我6 5同花也加注,对A时也加注,他们就跟本搞不清我看里有什么样的牌。


为了偷盲注。我翻牌前加注使我有机会直接赢得盲注而根本不用看翻牌。我爱偷盲注,而偷盲注也是我锦标赛成功的秘诀之一。



跟大盲注Limping

(仅跟注大盲注叫Limping)


就像我刚才描述的,我基本上很少Limping 入池,但有很多顶尖的高手使用跟大盲注Limping这个策略,像Daniel Negreanu, Gus Hansen, Erick Lindgren 等人都经常Limping入池,像我之前所说过的,成为一个成功的扑克选手有很多方式。


有几种情况下,Limping入池会比较好:


一、我手握非常强的牌,我只跟注,希望后面的选手加注

当我坐在一个经常加注的选手前或者我后面有一个短筹码的选手正找机会ALL IN时,跟注这个策略是很有效的。


二、当盲注的选手比较弱,容易在翻牌后弃牌时

如果我可以很轻松的在翻牌后搞定个选手,那么让他留到翻牌后,让他有机会犯更大的错就是一个很好的获胜手段了。例如,我坐在中位或者后位,而盲注的选手经常性的Overbets,那么留他到翻牌就有机会从他手中赢得更多。


三、跟注可以欺骗对手

当手握强牌时跟注,会给那些在我后面加注我的选手吃点苦头,那当我下次再跟注时他们在加注我时好好考虑一下了。


跟注时,在边缘牌和强牌四比一的情况下,这种策略最有效果。假如我的对手很喜欢在我过牌时Raise我,我Fold四次,而Re-Raise他一次,那基本上就可以把Fold四次的钱赢回来,因为你可以赢他的Raise, 还可以赢得底池,因手握强牌更有机会赢得更多。



正确的加注数额


翻牌前入池我总是加注,一般是三倍的大盲注,我也希望新人也这样做。但随着我技术的提高,我发现了比加三倍大盲注更好的加注数额。

在不同位置不同加注数额有以下几个原因。


1、位置不好时我就玩个小池

2、当我握超强牌时前位的小加注可以鼓励对手跟我玩这手牌

3、后位大额下注会给盲注的选手很大的压力,他们可能会弃牌或者很难再加注

4、当我的位置有优势时, 底池会有更多的钱


我不会根据牌的强度下注的,每次加注都是相同的数额让别人搞不清楚你手中是J 8同花想偷盲注,还是手中有对A希望对手加注。


翻牌前加注就是为了减少竞争对手,如果我发现加三倍的大盲注无效很多对手都跟注三倍大盲注时,我就会玩得紧一些,当有需要时我就加更大的注。在游戏中,有时我会加到十倍的大盲注。



跟注Call Limpers


虽然我不喜欢第一个跟注入池, 但当我有位置优势时我很喜欢用一手很宽的牌型Call Limpers。(Limpers 是指那样只跟注大盲注筹码的人)


我喜欢用不容易被dominate (受制于人)的牌来跟大盲注。在中或后位置跟注的玩家很少会有大对子,所以我的同花连牌(如87s, 76s) 或同花(如86s, 75s)很少会被完全dominate,而且因为我的对手不太可能拿着强牌,这手牌不太可能搞成一个大的底池。大的底池正是我拿小牌时最讨厌遇到的。


我相信我call limpers 所得到的大部分的利益都是来自我运用我的位置优势的能力。剩下的利益则是来自我搞进了一个多人POT---大小盲都很有可能看到翻牌---而且凑中了大牌。因此我喜欢用有机会能够对抗3到4个对手的牌来跟大盲注,有A的同花牌,同花连牌还有中小对子都是很适合的牌。


另一方面,我发觉像是QJ,QT, Q9, Q8,J10, J9, J8, T9和T8等在这种牌局中都很难打。我必须记住有玩家在我前面跟了大盲注,他们像是有什么牌?正是那种要加注不够强,要弃牌又可惜的牌。他们可能拿着KQ, KJ,KT,QJ,QT或K9。击中了顶对却拿比较弱的小牌,在多人参与的牌局中会让我输很多钱。如果我有一个对子,我希望我是唯一拿到那个对子的人。



位置好的时候,平跟一个加注者


在我刚开始打NL Hold' em时,有一次在一个非常小买入费的现金游戏中,我拿AKs在UTG加注了约3倍大盲注。庄家位置前的人都弃牌,庄家跟注,小大盲注都弃牌。我因为有人跟注我的强牌----AKs而正暗爽着。


翻牌开出J85 Rainbow (就是三张牌三个花色)。我感到如坐针毡。我马上就了解到在不好的位置打NL Hold' em不是令人愉快的经验。世界上的每个好玩家都讨厌在不好的位置打NL。在翻牌后必须第一个行动会让游戏变得困难许多。


当某个玩家RAISE 然后所有人弃牌直到坐在后位的我,我发现拿着范围比较宽的牌去跟注是很有赚头的。我想把我的对手搞到吐出来。我希望他觉得很不舒服。


当我这样打的时候,86s 和A6相比,我更喜欢用86s去跟注。拿A6若变成Top Pair -Weak Kicker (有一个顶对,另一张是小牌)对上Top Pair---Good Kicker (有一个顶对,另一张是大牌)就毫无利益。


但若是86s,我的对手很不像是有8或6,除非他们有比8大的对子,我的形势都不错。这种情况下,有三种好事可能会发生:


1、他们在翻牌可能会完全没中,过牌到我,然后我下注拿下底池。

2、我有约1/30的机率凑中两对或更好的牌。

3、我可能听到一牌很好的牌,且有好的赔率继续打。


我发觉这种打法在锦标赛中当坐中/后位的平均筹码选手加注进场且我在庄家位置跟注的时候特别有效。这招对付在翻牌后采用非常直观的打法的玩家会有神奇的效果。因为他们没中时会过牌:有击中好牌时会下注。


在小盲注的位置的玩法


当我在小盲注的位置,而且其他人都弃牌,有几件事必须要考虑:



1、我只要对付一个对手

2、我在每一轮下注时的位置都不好

3、我已经把下了一半的注下了到底池里


因为我的位置不好,即使是对付又没经验又弱的玩家,我的期望值也是负的。因此,我在小盲的目标是减少我的损失。


需要顾虑的最主要的因素是我的对手。在锦标赛前期,如果我有机会的话,我会只把盲注补满,看看大盲会怎么做。有些玩家(包括我)在小盲想要便宜地看到翻牌时会毫不犹豫地加注。我希望能够在盲注上涨还有底注加入之前就知道我是不是在对付有这种观念的对手。


如果我的对手是很强的玩家,我几乎都会弃牌。当我位置不好时是很难从他们手中赢钱!



无底注的情况


如果场上没有底注且底池中只有大小盲的钱,通常我会遵循保守的打法。下面的牌,我会打差不多60-65%的牌。


1、任何的A

2、任何对子

3、所有有K的同花,大部分有K的非同花

4、Q6以上有Q的牌

5、J5以上有J的牌

6、大多数的小同花连牌

7、大多数的小同花中洞(64, 75)

8、一些垃圾牌


当我决定要打之后,约75%我会加注进场。我一般会加注3到3.5 个大盲注。


另外的25%我只补满盲注。当这样打的时候,我试着保持每四次就有一次是拿着强牌。依据3比1的比例,如果每次大盲都加注我,我仍然能赢钱。


我确定当每次我补满盲注的时候,我会被加注到大約2个大盲注。在我拿烂牌的那三次,我会弃牌,每次输掉1/2BB (BB就是大盲注的意恩)。但是第四次的时候,我会有能够再加注并拿下POT的牌,赢得2BB,赢利为1/2 BB。



有底注的情况


在锦标赛中,开始有底注后,如果其他每个人都弃牌,我在小盲会打大约95%的牌。其中大约75%我会加注,15%会拿弱牌补满盲注,5%拿强牌补满盲注,剩下的丢掉。


在小盲注位置打牌非常困难而且籍要非常多的经验。我只能尽我所能输最少的钱。



在大盲注的位置加注


在比较少有的情况下:当所有人弃牌且小盲只补满盲注,我会考虑在大盲拿任何两张牌加注。不只是因为小盲在比较差的位置,也因为就算他们跟注了我的加注,他们也必须要在翻牌中凑中够大的牌才能打下去。


然而,如果小盲心机很重,手中如果有像小对之类的牌时我通常会平过,我不希望加注后被再加注然后被迫把牌弃掉。


这种情况下如果我Bluff (诈牌)成功我绝对不会见底牌,我希望小盲总是认为我有好牌!



Raise the Limpers


Raise the Limpers加注那些跟大盲注者是我最喜欢的打法之一。


我常常看到这种情况: 一个坐前面位置的玩家跟大盲注,下一个玩家跟注,轮到坐在后面位置的我来行动。


我尽可能地惩罚在翻牌前跟大盲注的玩家。当他们很弱的时候,我会让他们为用软弱的打法来打软弱的牌而付出代价。


在前面跟大盲注的玩家能拿多好的牌?只跟注大盲注的玩家能拿多好的牌?一次加注通常就能够拿下底池。这种打法的关键在于勇气。这并不需要好牌才能赢下底池。需要的是了解状况、紧的形象、还有开火的勇气。


当我这样打的时候,我喜欢加注到跟底池-样大小。如果已经有三个人跟大盲注,底池里就有4.5BB---3个跟大盲注者加上大小盲---所以我会加注大约 5-6BB。


如果有人CALL了我的RAISE,我对他们的手牌便能有相当的概念。在最坏的情况下,我也有位置优势罩着。许多玩家会发现我的把戏,不过因为我有好位置,他们如果CALL或是反击通常都会是错误的。



夹击加注法


假设一个在前位的玩家---最好是松的玩家---RAISE (加注)而且被一个以上的玩家CALL (跟注),现在POT (底池)里有很多钱。更重要的是,CALL的玩家们不太可能拿能够CALL或是RE-RAISE我的牌,如果他们能,那他们刚才就会自己RAISE的。现在轮到我了。



我会用大的RAISE 来夹击CALL的人!


如果我的RAISE让一开始RAISE的人FOLD掉,通常迷人的筹码就会向我而来。我在坐盲注时比坐庄家时更常用这招。如果我在庄家位这样玩而且某个盲注拿着大牌,一开始RAISE的人拿什么出来BET都不重要了,我就成为了被夹击的对象了。


当我只剩大约15BB时,夹击RAISE是个非常有用的打法。假设我坐在小盲,有个松的玩家在前面位置拿3BB进场,两个玩家CALL,现在POT里有10.5BB,我低头看看我的87s,直接推ALL-IN.


一开始RAISE的玩家现在陷入了该不该CALL一个非常大发的RAISE 的困境。即使他的牌很大---例如 AK--而且决定要 CALL,我的状况依然不差。我的87s对上AK有大约41%的胜率,我投入15BB以搏37BB,我的Odds (赔率)相当不错。


我不会拿像是A小或K小这种很容易被dominate的牌这样打。我不希望胜率低于25%。藉由直接ALL-IN,我完全消除位置上的不利。因为我全部的钱已经进到POT中,我不会在FLOP后被击退!



在CUTOFF位置偷盲注

(cutoff是庄家右面那个位置)


Swingers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其中当Mike从他的朋友得到关于该等多久才打电话给他刚刚认识的美眉的建议那一幕特别棒。


Mike:明天?

Trent:不

Sue:后天。

Trent:嗯

Mike:所以是两天?

Trent:恩。我想你可以这么说。

Sue:绝对是两天。那是业界标准...

Trent:我以前都等两天,但是现在人人都等两天。等三天比较赚,你不觉得吗?

Sue:恩,但是两天就足以看起来不会太猴急...

Trent:恩,但是等三天比较赚...


同样的情况看起来也发生在FLOP前的偷盲RAISE 中。在庄家位偷盲已经成为业界标准,大小盲用RERAISE反偷变的很普遍。


我喜欢从CO偷---甚至是从 CO的上家偷盲注,大约两倍于我在庄家偷的次数。当然,如果我的对手们是weak-tight (较弱紧手型),我仍然会试着从庄家位置偷盲。但是,人人都都从庄家位置偷盲注,CO比较赚!



翻牌前被dominate


一手牌如果比较大的那张跟另一手牌最大的一样,但是kicker 比较大,那就称做dominate对方。在FLOP前避免被dominate 对于在NL Hold'em成功是非常重要的。


举个例子:

AcKd vs. AhQs

AK完全dominateAQ,约有74%的胜率。


对照于下例:

AcKd vs 7h2s

AK对上最烂的手牌只有67%的胜率。


或:

AcKd vs QcJd 

AK有65%的胜率,只略差于2比1的赔率。


这三个例子告诉我们,在我dominate 我的对手时,或至少不能被对手dominate, 我会想把钱投入POT中。这就是为什么许多高手会为AQ、AJ、KQ之类的牌感到懊悔。我宁可拿87s胜过拿AJ把我剩下的筹码call 进去。觉得我疯了吗?


以下是我通过计算机计算出来的结果:


87s对上AA, KK, AKs/o, AQs/o的组合约有32%的胜率。AJ对上相同的组合只有25.7%的胜率。


一项有趣的要点是:若我已经丢超过1/3 的筹码到POT中,如果我知道---或是至少强烈相信我没被dominate,赔率就会迫使我把我剩下的钱都call 进去。


手有好牌就要加注


我的对手在FLOP前RAISE,我有一手非常强的牌,我该RE-RAISE还是CALL就好?有些因素我必须要考虑:


1、位置

如果我有好位置,我比较喜欢CALL.如果我的位置不好(在大小盲注的位置),我强烈倾向于RE-RAISE 并试着立刻夺下POT以消除我在位置上的劣势。


2、对手的厉害程度

如果我的对手在FLOP后的打法很好预测,我比较喜欢CALL.对付比较强的对手,我比较倾向于RAISE并在FLOP前试着赢得POT。


在FLOP后有许多牌是我的对手可能持有的,有更多牌是他可以演的。对付狡猾的

对手,在Preflop做决定是容易的多了。


3、他们的牌有多强?

如果我觉得我的对手是AK或大对(KK, QQ, JI)而且我有AA,我总是会RE-RAISE。我的对手会拿着这些牌迫不及待地RE-RAISE 并且ALL-IN,我也迫不及待地想CALL他们。


如果我的对手真的有KK,QQ或JJ而且在FLOP开出overcards, 我就很难在Postflop搞大动作,除非他们凑中恐怖的set (三条)。


4、他们的打法如何?

对付一个在FLOP后常常BET的松凶玩家,我通常会在好位置CALL以对他设下陷阱。


如果FLOP 后我的对手倾向于在有一对时投入过多的筹码,我通常会CALL 且希望他们刚好凑中一对,并面对我的overpair (超对或者大对子)。


如果我有AK而且我的对手是那种会拿着JJ 或更小的对子来raise的玩家,我通常在FLOP前只会CALL。如果我觉得他是那种会拿着 AQ, AJ打到破产的玩家,想当

然,我会RE-RAISE我的AK。


5、我的牌有多强?

手握KK或者QQ,我几乎总是RE-RAISE,当我是KK时,任何有A的手牌大约有17%的可能在FLOP凑中:当我是QQ时,A或K大约有35%的可能在FLOP凑中。这使得当我想在FLOP击败他们时,RE-RAISE 比CALL要好的多。


6、我有多少筹码?

我在筹码比对手少时会比在筹码比对手多时更常RE-RAISE, 我希望他觉得能够把我击退且不用担心他们自己会破产。


当我选择RE-RAISE, 我通常会RE-RAISE 大约3或4倍于我对手BET的数量。如果他RAISE 3BB,那我就会RE-RAISE到9BB。


如果我从大小盲位RE-RAISE,不管我的对手BET多少,我都会加到4倍。当我位置不好时,我希望能尽快拿下POT。



翻牌前全下All-in


在翻牌前ALL-IN 是NL Hold'em中最有威力但也是最危险的打法之一。然而,在下列情况下,我不认为ALL-IN 全下会是错误:




1、我有最强的牌并认为对手会CALL


2、我有最差的牌并认为对手会FOLD,且POT大到值得我去偷。


3、我有最差的牌,但即使我的对手CALL 了我的ALL-IN,我的POT Odds也不错。


4、我有最差的牌,但因为我的对手可能会FOLD, 所以除了POT中的筹码带给我的期望值以外,我还有"Folding Equity"。


5、不管我的对手拿什么牌,我都有很好的POT Odds.


6、有最好的牌,不管我BET多少,我的对手都有良好的POT Odds来CALL我。但是ALL-IN也许可以把他吓退。






加注四次就意味着有A


在一场锦标赛的前期中,当时盲注是100/200, 我有24000, 略多于平均,且我在桌上的形象是一个紧凶型玩家。我在前面位置拿到了KK,做了一个标准的RAISE到600,三倍于大盲注。每个人都FOLD直到小盲,他是紧凶型的玩家RE-RAISE到1400.


现在又轮回我了。遵守我的P0KER真言: "若拿最好的牌,RAISE! "我加到4500,我的对手花了大约15 秒才决定ALL-IN。


我希望我能告诉你我丢掉了我的KK,因为,想当然尔,他拿着一对Ace,但我当时太没经验以致于没看清情况:



"第四次RAISe 代表着Aces."


现在我明白了。当我的筹码相对于盲注算很多的时候,我拿KK几乎总是做第三次的RAISE,使我在对手做第四次RAISE 并ALL-IN时能够丢掉我的牌。这需要一些计划,如下表所示: 

20210304145505


如果Odds优于4.5-1, 则我就必须要CALL.由此推论,如果我的对手能够在遇到第四次RAISE时抛掉KK、QQ、AK,那我拿AA时通常只会CALL第三次 RAISE,当FLOP开出三张小牌时,我几乎总是能够打爆他们。


在我对手看来,他们看到一个紧的玩家在前面位置RAISE, 他们RE-RAISE,我RERERAISE。他们怎么能够确定我没有AA?


b2f6b9ee06326ce1f4a1c0ba5ddf2818.jpeg


答案是他们不能!


当然,如果我的形象很松,或者是我的对手很松或不按牌里出牌,FOLD掉 KK就不是这么理所当然。



了解什么时候一名选手是Pot Committed(被套牢)


当一个玩家在FLOP 前投入超过他一半的筹码到 POT中,我认为他100%已经POT Comitted.只要有机会,他会将他所有的筹码在FLOP 前投进去。如果他没机会,他可能会在FLOP后用所有筹码去追POT。


我几乎从不试着在FLOP前去BLUFF这种玩家,也鲜少在FLOP后BLUFF他们。既然他们不会FLOD, BLUFF 就一点意义都没有。


一个好的锦标赛选手能够在只有1/3 的STACK在POT中且确定自己已经被击败时把牌抛掉。但不论一个玩家多强,如果他在投入超过2/3的STACK后FOLD,把牌抛掉,则几乎总是犯了错误。



为了孤立选手而加注


我常常会RE-RAISE持短筹码的对手,以期能够在单挑的情况下跟他showdown亮牌。


参考下例:我坐在庄家持AJ且有40BB的Stack,每个人都FLOD,我RAISE到3.5BB、也有40BB 的小盲CALL, 剩下7BB的大盲直接ALL-IN。


现在POT中有14个BB,而我要花3.5去CALL,比率是4:1。除非他们有AA,我的胜率不会低于1/4. 很明显地,我必须要CALL。


但是想想小盲在我CALL 之后的情况。他需要另外3. 5BB来搏17.5,比率是5:1。他几乎能够拿任何两张牌出来CALL并在FLOP后击退我。


比较好的打法是RE-RAISE 大盲。小盲并没有足以RE-RAISE我原先的RAISE的牌,所以他不太可能会CALL。如果我能够让他FOLD掉,我就成功地孤立大盲并增加我赢的机会。且我的赔率是4:1.


这个打法另外的一个好处是,如果大盲赢了,他不会多赚到小盲必CALL 的那3. 5BB。让对手的Stack越短越好是个不错的主意。


孤立性的RE-RAISE 在Cash Game 或锦标赛的中期是很好的策略。但在锦标赛的后期,因为可能会有些理由希望小盲留下来,这就不一定总是最正确的打法。(这 里是说在锦标赛后面,希望小盲注留下来,两人在后面都只check, 这样有很大的机率把ALLIN的这名玩家淘汰)



多人局上你手握一对


我记得有一次我参加2002WSOP 的一场$5000 NL Hold'em。当时依然是第一级的blinds (25/50),且没有人有比5000多很多或少很多的筹码。三个玩家Limp (仅跟大盲注)进POT,我坐在后面位置且拿到99。


我强烈怀疑我的牌是最好的且约300 的RAISE可以拿下POT。我决定只CALL就好。小盲只补满盲注,大盲CHECK,共有三个玩家看到FLOP:As Js 9d,大小盲CHECK,在下一家BET 300后突然就大爆发了,再下一家CALL,在轮到我之前另一个玩家RAISB到$1500!当然,在FLOP凑中三条9,我推ALL-IN,且被Ad Jd CALL。我有78. 7%的胜率且我赢得$12000的POT。


如果我在FLOP 前RAISE,我只会赢到对我5000 的stack而言微不足道的225。藉由只CALL不RAISE,我用我在Preflop前的小利益换取巨大的Implied odds (隐含赔率)。感谢好运,我成为桌上以及比赛中的新chip leader.


当盲注跟Antes相对于我的Stack很小时,我会试着用小对子(22-66)或中对子(77-JJ)尽可能的便宜看到FLOP 并对抗越多对手越好。我希望能在FLOP凑中三条且我的对手凑中好牌(但却是第二大牌)。这些对子会让我输一些小POT却赢到很大的POT。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