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锦标赛筹码量与决赛桌准备

  • 855
  • A+
德州扑克锦标赛筹码量与决赛桌准备


最近德州扑克媒体记者Craig Tapscott与一些职业牌手就锦标赛筹码量与决赛桌准备这个话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参与这个讨论的职业牌手有Bryn Kenney, Steffen Sontheimer, Bert Stevens和Jake Schwartz。以下是讨论摘要。



Craig Tapscott:就筹码量而言,常规局和锦标赛之间有很大区别。在常规局,牌手们通常是深筹码,而且变成短筹码后可以重买。但在锦标赛中,短筹码打法和中筹码打法的区别可能是打进钱圈和赢得比赛之间的区别。你们打锦标赛时如何处理不同的筹码量。


Bryn Kenney:筹码量在锦标赛中是非常重要的考虑因素,特别是在比赛的不同阶段。你必须密切关注比赛趋势和每个对手筹码量。例如,有时你有一手适中的筹码量,且接近泡沫圈。


在某些情况下,你能够赢得每一手牌,因为牌桌上的选手很被动,期待打入钱圈。但在其他情况下,你可能必须面对牌桌上的那些激进牌手,他们试图利用他们的筹码量,对你施加最大压力。


当你刚刚落座时,真正了解牌桌上的动态很重要。当我在WSOP主赛事的后期阶段时,我在任何新牌桌的前30分钟都玩得很紧,这主要是为了了解牌桌上发生什么动态。每一张牌桌的动态都不同。


接下来你需要了解锦标赛不同阶段的动态。这在我看来也是很重要的,因为你可以确定对手们认为他们的筹码有多少价值。


通常而言,他们越看重自己筹码的价值,你对抗他们就越激进。你可以设计出一个良好的下注尺度,让他们在翻牌圈和转牌圈跟注,然后在河牌圈对一个大注弃牌。


如果你左边的牌手非常被动,那么你在很多情况下可以玩得很激进。而如果你左边的牌手很有侵略性,你应该有一个精挑细选的范围,因为你将遇到更多的战斗。


在这种情况下,你想有一个坚实的范围。我总是试图找到最有价值的场合,而不去追求最细微的价值。我不想太贪婪。

c9e2303c80ad765b816ebc87f4e2f0b6.jpeg

Steffen Sonthermer:我把扑克看作一个多学科的领域。我们必须明白,策略的变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筹码深度


我试着时刻注意我此刻需要关注的事情。我是20BB,40BB,还是60BB深度?这将决定我的策略。就像在体育运动中一样,我试着单独练习每一个项目,因此我不太喜欢考虑接下发生的每件事情。


我的建议是专注于一件事,了解你的指导方针,然后在游戏中注意尽可能地应用它。你的策略转变将遵循风险或回报情况的给定选择。


很多牌手用100BB打牌和用40BB打牌一模一样。他们打40BB的游戏,就像他们处理他们还没准备好接触的银行账户一样。


我们真正要做的是,在合适的情况下,利用我们的整个策略量给对手施加最大压力。为了实现我们寻求的结果,我们需要学习如何以最适当的方式做到这一点。


Bert Stevens:在锦标赛中,整个比赛的平均筹码量是20-35BB。所以,一般来说,锦标赛和常规局有很大差异。打常规局的时候,你从来不想翻前用AJ全压。


但在锦标赛中,你可能想要或需要在翻前用比AJ弱得多的牌全压。在15 BB筹码深度如何采用全压弃牌策略有许多有效的学习资源。如果你想征服锦标赛,这些信息是最重要的。


Jake Schwartz:熟悉所有堆栈深度非常重要。作为短筹码在桌上坐一会儿是可以的,但在锦标赛的泡沫圈有一手大筹码比这有趣得多。


让牌手利用他们的筹码是比赛的一个关键部分。当你在泡沫圈是短筹码时,你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会被放大,你的行动造成的结果更为重要。


如果一手中等筹码量,你就有了更多的回旋空间。你做决定时会有更多选择。虽说如此,你仍然需要精打细算,这样你就不会发现自己在泡沫圈是短筹码。


显然,作为泡沫圈的大筹码选手,你发现自己处在一个令人羡慕的位置。你能够欺负短筹码和中筹码。


现场扑克马脚(tell)在泡沫圈很重要,因为注意每个选手对于赢点小钱还是赢得比赛之间的差异有多重视很重要。在进入决赛之前,泡沫圈绝对是比赛中最有趣、最激动人心的一个时刻。


Craig Tapscott:闯入最终桌后,你们在制定策略计划时要考虑哪些策略量方面的因素?


Bryn Kenney:你的筹码量和牌桌位置决定了你能给其他牌手施加多大的压力,以及他们对ICM(独立筹码模型)的看法。牌手类型也很重要。


尽管你可能会依赖一个非常在乎ICM的牌手,但依赖于一个不关心或不考虑不同名次之间的奖金变化的牌手可能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他们只想赢得比赛,不受奖金差异的影响。


你需要考虑的其他事情是,如果你开始用很多牌率先加注,你左边的牌手将如何游戏。他们玩得很被动吗?你能倚靠他们吗?


但如果他们筹码量比你多,并利用这种动态,你就得对你的选择游戏的牌非常谨慎,这主要是因为不讲究的起手牌选择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


接下来,你必须考虑其他牌手的筹码量,以及你在任何给定时候应该有多大的风险偏好(risk appetite)。如果你有很多筹码,你可以玩得很激进,但我建议你一定要聪明地游戏,因为一个失误可以把你变成中筹码。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你就失去了游戏很多牌的能力。所有这些因素构成了为每一种特定情况制定适当策略的一种重要方法。

a72ed2252abb501e7d3c3f0d789ded34.jpeg

Steffen Sontheimer:我用同样的方式为每一张最终桌做准备,并试图把每一种潜在的情况缩小到我能真正准备的范围。我试着在每个位置思考我将面临的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


举几个例子。假设我在大盲位置。谁是潜在的率先加注者?我最有可能要面对的大筹码选手在哪儿?我需要为再加注全压范围做准备,还是准备好打翻后?两个盲注玩家对拼时会发生什么情况?


我们在小盲位置该如何做?我应该在哪些位置做较宽的加注?考虑到ICM因素,我需要在哪些场合偏紧?我要搜寻的猎物是谁,我在哪些场合需要谨慎?


基本上,我试图在我的思考过程中应用分而治之的概念。我缩小了可能发生的事情的范围,并尽可能多地做好准备。


显然,这远比仅仅说“我是个中筹码”要复杂很多。但如果你花时间做充分的准备,从长远来看,绝对会有回报。


Bert Stevens:决赛是所有比赛中最重要的部分。我的很多策略都是基于ICM考虑因素。筹码深度也是决定策略的一个最重要因素。每一张最终桌都不同。环顾四周,看看你是筹码领先者,中筹码还是短筹码。


作为筹码领先者,你可以放宽率先加注范围,甚至在某些场合百分百率先加注。你可以利用你的筹码量给牌桌上中筹码选手施压,因为他们必须比短筹码选手待得更久。


当你是中筹码选手时,你被戴上了手拷,不得不受大筹码的欺负。拿到更好的名次和比小筹码待得更久是最重要的事情。当然,你不应该每手牌都弃牌,但你的范围应该主要是你想打光筹码的牌。你很少跟注,但经常3bet全压或弃牌。


作为一个短筹码,你可以多做点赌博,但你仍要频繁弃牌。因为弃牌虽说是零EV的,但如果其他人出局,弃牌也可以让你赚到钱。


最终桌是多桌锦标赛中极复杂的一部分。即使最好的牌手也有不同的策略,这意味着研究这些场合有很大的价值。


Jake Schwartz:首先,你必须对有机会追逐大钱感到幸运。你比大多数选手都有优势,并且有很好的机会取得某种荣誉。


如果你是一个短筹码,重要的是无所畏惧,并为赚取筹码计算采风险。我喜欢把这看作一种心态,你没什么可失去的。人们会更关注大筹码选手犯下的错误。


如果你是一个大筹码,在注重ICM的同时给对手施压很重要。ICM是我策略中的一个强项。准确了解牌桌上的每个人所处的位置,以及他们对名次上升的感觉非常重要。同样,这些东西很多都是基于阅读的,相信你目前为止从对手那儿收集到的阅读很重要。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