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剖析一手牌的正确玩法和错误玩法

  • 700
  • A+

深度剖析一手牌的正确玩法和错误玩法

Andrew"foucault"Brokos是一位线上常规桌专家,在2008WSOP主赛一举成名。他还因在博客和扑克网站上发布策略文而知名。

今天就跟大家分享他的一篇好文。


20210616164020


今天聊聊手牌的正确玩法,比如说翻牌美好对手很鱼之类的——基本上不太可能。不过讲道理,我觉得收池或是犯错的根本原因,并不在于翻牌或者对手,而在于你们用什么姿势玩牌。

从两张牌滑到面前那一刻起,计谋就开始了。谁没有万全之策,那麻烦就大了。



先举个例子:

线上$2/$4无限注扑克六人常规桌,前位弃牌到我,我在庄位加注到$8,手牌是7c-5c。小盲弃牌,大盲再加注到24刀,我跟注。对方后手还有300刀,我cover他。

就算有位置,也不一定非要玩这么大,用75s跟注一个3-bet。跟注有两个理由:


01

再加注的注码比较小,赔率合适。池底死钱有34刀,跟注只需要再掏16刀,赢率有33%就可以保证不赔,这还没算隐含赔率。

02

这背后还有注码大小的原因。因为我的初始加注很小,对手的再加注也很小,他后手还有6个底池的大小。这个数据很重要,不仅仅因为我能用强牌赢更多,更在于我有更多的操作空间,充分利用位置优势,把他诈唬走。注意,小额加注让我更加从容地跟注3-bet,这就是我安排注码的理由。


此时,我还不确定对手3-bet的范围。毕竟以前没跟这人玩过牌,这手牌是我跟他对上的第三手。3-bet的人分两种,一种只用强牌再加注;另一种则相当激进,对后位的再加注一丁点儿尊重都没有。我打算利用位置,纯操作流看看对面是哪种人。


翻牌亮出9c-5d-7d,我中了底两对,兼听后门黑桃同花。对面在$50的底池里打了32刀。


现在还没到慢玩的时候。我的牌非常强,在翻牌打光绰绰有余。转牌令我忌惮的牌也不少:任何一张J、T9764或方片都对我不利。这些牌都有可能给对手可乘之机,不过更可能吓得他不敢再往底池扔钱。

如我之前所说,我不是很了解对面玩家,但看过翻牌之后,我非常希望他是超对。如果他的牌如我所愿,他会乐意在翻牌打光的,而我则希望他在牌面没有任何恶化的情况下,把钱推到我面前。



他第二可能的手牌是A-x牌,比如AK或者AQ,完美避开翻牌的组合。遇上这种牌,我更喜欢慢玩,放他去转牌击中一对,河牌就只有5outs能助他起死回生。不知道他出于什么心理,用这种牌在flop领打,但我认为他在转牌继续诈唬的可能性非常小。因为并没有多少价值能让他再看一张牌,显然不足以弥补潜在损失的价值。



因此,我加注到了78刀,对方跟注。此时底池有$206,他后手刚好有204刀。


注意,这并非巧合(当然是我的安排)。

我故意安排自己加注的注码,让他后手仅剩一个底池,尚有空间在翻牌诈唬或者半诈唬地再加注,也许牌是Ad-Kd。同时如果他仅跟注,我就能在转牌推他一脸。

记住,这里我的目标是榨取一对的价值。一般而言,随着公共牌的掉落,这种牌的牌力是呈下降趋势的,所以越早收池越好,不要傻等河牌降临。河牌非常可能带来顺子、同花,再趁手的AA也不如两对大。

换言之,我们有两个选择:要么算好下注的筹码,在转牌打光;要么一直下小注,在河牌all-in——我当然想拿钱越快越好。

转牌Ks,对手推了all-in。我跟注,对方亮出44。河牌一张A把底池——包括对方的所有筹码——送到了我眼前。

他的问题


他的一对4比我想象得弱多了,坦白讲,他处理这手牌的姿势太辣鸡了,其中的错误连起来能绕牌桌一圈。不过我认为,他最大的问题在于,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心机”。

现在回到我第一次加注的那个时间点,当时我已经猜到了所有可能的结局:我偷盲,对手跟注,我有位置,手牌很弱但很唬人;对手3-bet,我可以选择跟注或者4-bet。而对面似乎在3-bet我之前,根本没有想好翻牌后会发生什么。后果就是,他搬起筹码怼了我一下,顺便把后手都配送给我了。

这个时候的3-bet有什么卵用呢?注码太小,他可能是希望我跟注,这说明他通常会在没位置的时候,用一对4亲手把底池做大,翻牌前的策略取决于翻牌后的打法。

这意味着,对手应该提前设想好翻牌后可能的情况,据此选择3-bet的范围。他的44在翻牌后非常难玩,所以他最好不要用443-bet


翻牌后他有两手准备,击中了就打价值(IE要足够all-in),听牌就激进操作,演有大牌。

确实,44有12%的机会在翻牌中set,一旦击中,他的牌会非常强。然而别太乐观了,还有88%的机会不中,而翻牌不中就非常尴尬。与我的跟注范围相比,44的赢率非常低。而且手牌的价值也可有可无,如果我选择诈唬,他绝对无力抵挡。

本质上讲,他3-bet我的结果有五个:


1

我弃牌。这是他最好的结果,但跟他的手牌1BB的关系都没有。理智的3-bet策略应当包括一些适合诈唬的手牌,但44不在其中。我弃牌是他能指望的最好结果。

2

我跟注,他翻牌中set。可喜可贺,这是他的最好结果。但就算不用3-bet,他依然可以利用set获取价值。底池虽比3-bet后的小,但要知道,中set的可能只有12%。面对一个高额底池,如何面对剩下的88%

3

我4-bet。我不太知道如果被我4-bet,对面会是什么反应。不过我认为弃牌肯定没毛病。有些牌就算足以3-bet,面对4-bet也得跪。44当然不在其中,正如我上文所说,44的价值在于平跟之后便宜看翻牌,最好能中set。 如果想诈唬,最好用那种连callcall不动的烂牌。

4

我跟注,他想showdown,用【什么也没中】的44。那么问题来了,由于他的3-bet尺度很小,所以我的范围很宽。他依然不知道我是什么牌,更不知道什么flop合我胃口。所以如果他过牌我下注,他是call还是不call呢。相对于我的价值范围,他想反杀只有两张outs。如果我要诈唬,通常我至少是两高张,6outs,有时候算上听牌,outs更多。他的一对不是稍微领先就是极度落后,在没有位置、后手筹码很多的情况下,这就是作茧自缚。

5

我跟注,他先把一对转为诈唬。详见(4),跟我的范围相比,他的赢率可以忽略不计。当然在翻牌之后他也应该诈唬了,但最好还是用强听牌或者至少两高张做半诈唬,而不是用只有两张outs的小对子跟我斗。


归根结底,对面的牌只要翻牌不中set,基本上在任何情况下都很难玩。已知他能意识到“set赢率”,并且call了我的加注,他的再加注几乎没什么卵用,而且注码还小得可怜。



这手牌最后以(
4)收场。看起来他似乎以为我“不过”是听牌(这种flop上我通常都有14+outs,实际上是跟他的小对子抛硬币),在转牌还想推我一脸保护他的44,然而河牌什么也没发出来。

这种策略的问题是,需要对面用极小的赢率推all-in。显然,有时候我也闹不住对面的shove,但是如果我弃了牌,他是不是44都无关紧要了。在我不乐意弃牌的时候,他的牌才有意义,而44相对于我的跟注范围,根本没有胜算。

所以他不该在转牌全下,不该在翻牌跟我的加注,不该在翻牌前再加注。因为在翻牌前的行动就是不过脑子的,于是在翻牌后愈陷愈深。

我呢,靠着位置优势和有利的翻牌,利用对手的错误清掉了对面的筹码。https://www.moshike.com/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