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牌了,我就是靠德州扑克实现了月入十万

  • A+

摊牌了,我就是靠德州扑克实现了月入十万



德扑情报局


据我观察,当代年轻人十个不开心,九个都是因为兜里没钱,卡里没存款,没房没车还没对象。


正如我的女同事们常常说:不要跟我讲什么狗屁浪漫爱情故事,老娘现在只想搞钱!”


但是钱不是求思聪抽奖送的,也不是拜锦鲤掉下来的,而是你亲手赚来的。想要赚钱,而且是实现财富自由,首先要了解以下赚钱的四层境界:

1、出售自己的时间换取工资(一般打工人)
2、出售自己的时间换取双倍工资(即副业)
3、出售自己的时间换取n倍(培养专项能力,如秋叶大叔的ppt课程)
4、用钱买别人的时间,再出售出去(老板思维)
5、用别人的钱买别人的时间,再出售出去(投资人思维)


"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


留学期间,我的室友经常光顾德州扑克俱乐部。那时我还对德州扑克不是特别专研,只能同学间娱乐玩一玩。在国外,很多人都喜欢线上平台打德扑,有段时间我也跟风玩过几块钱的,有输有赢,总体算账没有太多起伏的波动。


我的室友就不同了,他花了大量时间练习德扑,并迅速掌握了这项纸牌游戏的技巧,成功拿下了俱乐部的10万美金。这笔钱在当时的处境中,对很多人来说已经是巨款了。那时我们每个月的生活费才1500美金。


室友赢了奖金请我们大餐了一顿,回家的路上我们聊起了关于梦想的话题,说现在谈梦想都是无用功,没有资本没有实力就没有办法捍卫心中的日月。


“你可以什么都不感兴趣,但不会不喜欢钱吧?那你出国是为了什么?”他说的这句话对我的触动非常大,也成为了我思考赚钱的一个契机。





如果以累积奖金多少来衡量一个玩家在德扑圈的地位,那么Daniel Negreanu绝对是最成功的那一位。43岁来自加拿大的职业牌手拥有6条金手链,目前职业赛事累积奖金接近4000万美元(换算成人民币约等于2亿七千万),在全球扑克金钱榜上排名第二。


而2008年世界扑克巡回赛(World Poker Tour,简称WPT)第六季的第15站中,中国旅美牌手David Chiu(老邱)凭借高超的牌技力挫群豪,也荣获了德州无上限扑克赛冠军并且赢得340万美元(折合约238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


高额奖金简直太吸引人了。


当年我就给自己计算了一下,按照所学的专业大概率毕业后会出售自己的时间换取工资,成为一个打工人。如果我足够勤奋,出售自己的时间换取双倍工资,做一份德扑的副业,可能勉强过得舒心一些,仍会受到输赢的情绪波动。


但是假如我从现在开始培养自己的专项能力,比如职业打德州扑克游戏,或许未来我能实现出售自己的时间换取n倍收入。

"
如何暴富?转化思维。
"


打了一段时间的牌,但还没太多盈利,只是几百几千的收入。毕业找工作很多棘手的事不得不让我暂时搁浅打德州扑克赚钱的想法。


回国后,我明显感觉到了德州扑克在中国的一步步普及,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德州扑克产业,德州扑克俱乐部、赛事和线上平台等赛道。那几年国内开设的正规德州扑克俱乐部数量超过了500家,国内的德州扑克玩家数量约有6000万人,其中有不少月入十万的“职业选手”。


差不多从2012年起,德州扑克大规模在中国流行起来。由于这个游戏是由在国外的创业者和投资者传进来的,玩德扑的都是高端人士。


一时间,德州扑克成为了投资圈最流行的休闲游戏之一。首位夺得WSOP冠军金手链的中国选手杜悦则是常春藤资本合伙人,相继一众大佬都出现在了各种牌局上。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股神巴菲特、柳传志、马云、李开复等都是德扑爱好者。



这些德扑利好的消息一个接着一个敲击着脑壳,我再次陷入思考。打职业德扑这条路以我现在的能力还不能驾驭,那就要学会另辟蹊径赚到德扑赛道上的红利。


尤其对于打德州扑克的玩家来说,光羡慕别人的大额奖金有什么用,得要行动起来,比他们更有钱。


于是,我一边在投行工作,一边在俱乐部练习打德州扑克。刚回来在北京没有任何人脉资源,但通过德州扑克认识了很多有身份地位的人,他们很多人来玩德州扑克不是为了赢,而是为了休闲和放松。


慢慢的认识的人多了,我就筹划做了一个百人德扑的付费社群。群里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精英们和创业者。而我也逐渐摸索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赚钱之道——提供高端服务


在这期间,我不断挖掘德扑赚钱的探索之旅,做过售卖德扑相关的书籍和小白进阶高手的课程,也做过德扑境外体验之旅,甚至到后面做过本职业务相关的投资项目与商业合作的抽佣,短短一年多的时间让我收获了第一桶金。


尝到了快速赚钱的甜头,我更加专研赚钱的第五层境界——如何用别人的钱买别人的时间,再出售出去的方式,实现更多的财富积累。


而那个时候国内的高额奖金赛也越来越多,百万千万级别的比赛吸引了很多玩家的眼球,职业选手更是层出不穷。但是职业选手赢了最好,输了也面临生存的现实处境。有的战绩好的职业选手常常因为没有钱报名很多赛事错失机会,有的职业选手还会过度担心输钱而发挥失常。


嗅到这个局面,我在很短的时间里找到了三位愿意出资合伙的老板,还有十来位战绩不错的职业选手并以低价签约了他们。也就是说他们没有赛事的日常开销都由我们负责,他们赢了的奖金我们要和他们按比例分层。


最终他们不负重望,为我们带回了高额的利润。同时也让我个人在这条赛道上,实现了千万富翁的入场券。


"
没有梦想,何必德扑?
"


回顾玩了这么多年德州扑克,也看过很多玩家人生大起大落,自己也经历了心情起起伏伏的阶段。如今终于能理解马云之前说过的话“我对钱没什么兴趣。”这句话可真不是凡尔赛,它是有一个前提的——就是已经拥有过了。


金钱,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是一连串的数字,我要把这串数字变得更加有意义。在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德扑玩家,唯一让我崇拜的是来自加拿大66岁的佛教徒经文翻译者Scott Wellenbach。



他最令我敬佩的地方是每次打牌获得的奖金他都会捐给慈善机构。曾经在2017年的时候就把所有的奖金都捐给了尼泊尔一家尼庵佛寺,致力于通过佛学解决女性教育。


Wellenbach在媒体采访中透露:“我认为这两者都很重要,所以最终有了这个决定。未来我还会支持无国界医生组织(Doctors Without Borders )和牛津饥荒救济委员会(Oxfam)。医疗和食物是人们最基本的,我希望尽自己所能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从他的身上让我感受到了人生使命的召唤。恰逢现在,我有足够多的财富能力去捍卫梦想——做个大慈善家,帮助更多的人。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