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有摊牌价值时诈唬

  • A+

在有摊牌价值时诈唬


导语:你手牌的摊牌价值越少,你诈唬的愿望越强烈。这是因为诈唬的赢利能力必须与同一手牌过牌或跟注进行比较,所以一般来说,你最好试着用中等牌力的牌摊牌,用一些(未必是全部)更弱的牌诈唬。

但许多玩家做得太极端了,当他们认为自己有哪怕一丝丝摊牌价值时都从不会诈唬。这会导致他们失去一些机会,尤其当面对的玩家更优秀,有能力识别出你大部分或所有有摊牌价值的范围时。

 



堵住这个漏洞要求你了解自己的范围。它要求你不断问自己这个问题,“我在这个时机的诈唬范围应该是什么?”,从而让你识别出尽管你的手牌可能有摊牌价值,但诈唬依然是最好打法的情况。

 

重要的是,不要把有摊牌价值视为有一对。摊牌价值是极度取决于位置、之前的行动和牌面结构这些因素的。有时不成对的牌面会有很大的摊牌价值,有时顶对甚至两对都几乎没摊牌价值。好的经验是,每当你的牌处于“范围的底端”时,也就是,你在已知时机拿着可能最差的牌,你应该认真考虑要不要诈唬,即使这手牌是一对。

 

下面是一个来自WCOOP $1,000六人桌赛事的例子。盲注为8000/16000,底注2000。我们的桌子是六人桌,第一位玩家弃牌,第二位最小加注到32000。桌上弃牌到我,我在大盲位拿到6♣3♣,跟注。

 

毫无疑问,这手牌很弱,但当我面对后面位置上范围相对宽的玩家拿到4:1以上赔率时,我总是不愿弃牌。拿着同花连牌时,跟注并不比弃牌更有利可图,但我认为这样打毋庸置疑是对的。

 

翻牌为Q♠6♠4。我过牌,对手对84000的底池下注37800,我跟注。同样,拿着无可否认的弱牌面对相对宽的范围时,这个底池赔率用来跟注还是很诱人的。对手可能有许多更好的手牌,但他也可能完全没中翻牌。

 

1647917224858325.

 

他的范围依然很宽,所以我们也得不出更多结论,所以我们来思考一下自己的范围。这个翻牌相对静态,而且对翻牌前加注者有利,他比我更有可能有强牌,比如AA、KK、QQ和AQ。因此,没位置的玩家应该要少加注。不过,我们应该用任何对子(弃掉22还可以辩护一下,但我认为我会用这个牌跟注)、许多同花听牌(我永远不会弃掉同花听牌,但可能会用其中一些来加注)、我们最好的顺子听牌,比如75和53,以及最强的不成对的牌比如AJ跟注。

 

转牌为9。平衡的翻牌圈跟注范围的一个结果就是,这对我们来说不是明显的好牌,也不是明显的差牌。主角有成牌的话很乐意看到听牌没完成,有QQ的话也很乐意看到这不是高牌。不过主角有听牌的话并没有提高,所以这对他们来说是差牌。

 

我们的手牌用来下注没什么好处(如果有什么好处的话,也就是阻止对手在他落后时拿到免费牌,但这个好处不及对更好的手牌下注产生的代价),所以我过牌,我在转牌会用大部分范围这样做。

 

对手随后过牌。这是个好现象,提供了一条关于他手牌的重要信息。尤其暗示了他确实没有太强的牌。即便是暗三在这个牌面也很脆弱,所以我认为他会用好的Q及更好的牌下注,还会从范围内选一些听牌来诈唬。到这个时候,我认为他要么拿着边缘牌想便宜地看摊牌,要么拿着弱牌打算放弃,或期待河牌出现奇迹。

 

河牌是5♠。如果你一直关注主角的范围,就会知道这张牌很重要。在河牌之前,主角范围底端包括顺子和同花听牌,但所有这些现在都要么提高为同花,要么提高为一对了。现在,主角范围的底端是像AJ这样不成对的牌,但非常少了,排在第二位的是75和53,这些牌在河牌中了对子,那么主角有六个组合的手牌了。

 

1644286395262365.

 

因为对手也有可能像这样打六个组合的牌,主角的跟张至少能造成一点小小的区别。显然一张3要多弱有多弱,所以如果我们打算用6诈唬的话,这个牌很适合。

 

但我们应该用6诈唬吗?这手牌真的有机会赢得摊牌,而且我们已经识别出至少几手更好的诈唬牌,所以答案是模糊的“可以”。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考虑我们的价值范围有多宽。我们的价值下注越多,应该做的诈唬就越多。

 

我们最弱的Q也许更适合当抓诈唬牌,但我认为,大部分Q都足够用来价值下注了。因为主角几乎从不在翻牌过牌-加注,所以我们范围内有不少QX牌。另外,我们还有那些提高了的同花听牌,几手慢打或在转牌/河牌完成的暗三,以及几手一对在转牌或河牌完成了两对。反过来,我们会有的75和53的组合相对很少,考虑到牌面有5,而且非同花的组合可能翻牌前就弃牌了,可能每种就六个组合吧。虽然我们也会用所有不成对的牌诈唬,而且我们应该这么做,但价值下注/诈唬的比率仍然很高。

 

对此我们有两个办法。第一是下小注,给对手提供好的赔率,用以补偿他用抓诈唬牌跟注时很少赢的事实。

 

第二个办法更好,你做更大的下注,然后用更多的对子诈唬。这意味着,我们的强牌能赢更多,或用弱牌偷走更多底池。不论是哪种情况,只要我们正确读到对手很少有Q或更好的牌,这个策略就比第一个更好。

 

我下注88,888,比159,600底池的一半多一点。毫无疑问,我本来应该下注更大一点的。当你诈唬时有摊牌价值时,通常最好做大的诈唬。这是因为用这些牌诈唬只有当对手合理弃掉强牌时才有利可图,通常只有大的下注才能合理地让强牌弃牌。这里,我认为这张河牌对我的范围很好,即便用这个下注量,对手非常不可能用抓诈唬牌跟注。

 

他事实上确实弃牌了。当然,这未必说明诈唬就是正确的;他也有可能弃掉了比63更弱的牌。从结果来推断诈唬是否正确其实相当困难,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理解这个诈唬背后的原理这么重要。当你的范围很强势,就像这手牌一样,你应该不走寻常路,找到手牌来诈唬,这通常意味着用有摊牌价值的牌来诈唬。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