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条撞四条!这种活久见的牌局看得人喷血

  • 458
  • A+


1

人物介绍


Andrew Robl:1986年生,美国著名职业扑克牌手,锦标赛收入超过$400w,2013 Aussie Million $10w买入超级豪客赛冠军。在很多电视秀节目如Poker After Dark,High Stakes Poker都有过出场,拉斯维加斯和澳门高额桌常客(级别:$5,000/$10,000 无限德州)。


Toby Lewis:1989年生,英国职业德州游戏牌手,锦标赛收入超过$230w。他在2010年赢下了EPT Vilamoura站主赛事冠军,当选EPT年度最佳新秀。


2

牌局介绍

这手牌出自2010 PartyPoker举办的World Poker Open比赛决赛桌,此时剩余六位选手,对阵双方是Andrew Robl和Toby Lewis。


当前盲注级别2000/4000,没有ante,筹码深度:Robl:262000,Lewis:cover Robl,双方筹码深度超过60BB,这在比赛中已经是比较深的筹码了,让我们来看看双方如何处理这手牌:


翻牌前(preflop):Lewis raise(加注),Robl call(跟注),Timoshenko call


翻牌(flop):QQ9,Robl bet(押注),Timoshenko fold(弃牌),Lewis raise,Robl call


转牌(turn):5,Robl check(看牌),Lewis bet,Robl call


河牌(river):9,Robl bet(all in 全下),Lewis call


| 时长:06分36秒 |


3


牌局分析


翻牌前(preflop): Lewis在BTN位置(button,庄位)拿到了QQ,非常强的起手牌,而且位置也是在无限德州中最好的,他这里只是raise 2BB,希望盲注位的选手认为他只是在利用位置在偷盲,而对他进行3bet反偷,这样他或许能拿下一个大底池也说不定


一般来说,在越是靠后的位置,如BTN,CO(cut off,庄家右手边的第一个位置)拿到一手强牌能够得到的支付要比在不利位置如UTG(under the gun,枪口位,大盲位左边的位置),EP(Early Position,前面的位置)多的多,尤其是在比赛中,选手偷盲的可能性要比现金游戏高不少,在CO/BTN和盲注位的对抗中raise偷盲和3bet反偷也非常普遍。


Robl在SB位置拿到了一对红色的9,面对Lewis在BTN的raise,在当前筹码深度下,3bet和call都是可以的,不过解说提到Robl可能在之前的底池遭遇到了Sam Trickett的bluff(诈唬)而现在处于Tilt(情绪失控)状态(一般处在tilt状态下容易overplay一些手牌,就Robl的手牌来说,正常情况下作3bet,一旦Lewis 4bet反击应该是要fold的,而tilt状态下可能采取更加激进的5bet反击也是有可能的),所以解说预料这手牌甚至可能会在preflop直接打到all in。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Robl还是稳妥的选择了call,BB位置(big blind,大盲位)的Timoshenko手牌是22,标准的选择call作一个set miner(期待翻牌击中set),pot 24000.


翻牌(flop):QQ9,Robl击中了full-house(葫芦),牌面只有听顺的可能,他并没有选择check给Lewis,而是donkey bet(一般是指在没有位置的情况下主动下注)18000。




Timoshenko没有击中set,轻松fold。


Lewis击中了quads(四条,又称作金刚),绝对的坚果,面对Robl的bet,他考虑了一会raise到42000(Robl能在这个牌面bet,而且面对着两名真人德扑圈对手,纯粹bluff的可能性应该是比较小的,大部分的时候应该是有个9x,又或者是KJ,KT,TJ之类的听顺子,他的这个额度显然是希望Robl继续参与)。


Robl此时应该是很开心的,Lewis的这个raise看起来牌力非常一般,很难想象他会拿着Q9/QQ在这里raise,有个Q的话,大概率是call而不是raise,他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raise,这样的话,对手没有Q估计是很难继续了,二是选择call,这样慢打隐藏自己的牌力,Lewis如果是bluff的话,很可能会在turn继续bluff,万一对手真的有Q,那肯定会连续下注的,只要注意Q附近的牌就行了(如果Lewis有Q,那么他的踢脚一般来说就是8/T/J/K/A),Robl考虑了一会,认为Lewis bluff的可能性不小,他选择了只是call,pot 108000.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