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最多只能平分底池时该怎么办

  • 269
  • A+


有这样一手牌。

 

1-2-5现场三盲注无限德州游戏,9人桌。

 

我AKo(o代表off suit,指不同花色)在枪口加注到25,只有枪口+2 猥琐男跟。于是两个猥琐男单挑。他剩余筹码270,我比他多。


翻牌Q♥T♣6♣(Pot:55)。

 

我俩都过牌。

 

转牌J♣ (Pot:55)

 

我的A/K没有梅花。但是我做成了坚果顺子。我下注35,他加注到110,我跟。

 

河牌白板(Pot:265)。我过,他160全进,我跟。

 

我转牌的跟75乃是一大失败。该扔。因为据我对猥琐男的理解:

 

1)他翻前较松,但翻后极其保守,故绝不可能是Kx的孤张顺子,绝不可能是暗三甚至更弱。只能是AK或者同花。也即,我最好的情况是分钱,或者直接drawing dead。


2)根据他的德扑风格,一旦发飙就不会刹车,河牌必然还要下注。根据筹码判断,那个下注肯定是全进。



根据上述两点,此问题转化为纯计算问题。设他有a的可能性是AK(多半还得带梅花,暂且忽略这个),1-a可能性已成花。

 

则call与fold分界公式:

0.5a×(270×2+25×2+5)+ 0×a - 270 = 0

解得 a = 90.75%

 

即使他的AK不带花,我也要有高达90.75%的把握他是AK才能跟。这是不可能的,我没有这么高的把握。



情景总结:如果对手示强,他的牌或者跟你chop,或者让你听死,那么即使是一个正常的下注(比如半锅),也很难跟得动。特别是还有剩余一条街和剩余筹码时。

 

情景扩展:比如我们跟一个对手来到了河牌,公牌面是87652,无花。底锅为100,我们有底牌是9X,只有T9才能打败我们。

 

我们下注100,敌人加注到350全进。这种情况叫做board too strong to bluff,敌人一般不会诈唬,他除了9X平分,就是T9打败我们。

 

让我们看看需要有多肯定他是9X才能跟注。


当他是9X的时候,我们跟注250,终锅是800,可以拿回来一半也就是400,我们的EV是400-250=150。

(延伸阅读:https://www.moshike.com/) 


当他是T9的时候,我们跟注250,全部送给他,EV是-250。

如果他有a的可能性是9X,那么我们的综合EV是 150 * a - 250 * (1-a) = 400a - 250

当达到EV临界点时,这个综合EV等于0,也就是400a - 250 = 0

a=62.5%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有62.5%以上的可能性认为他是干巴9,才可以跟这250,否则就应该弃牌。

 


注意这跟对手有极化的range(范围)时我们判断他bluff的概率计算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公牌面上是K8732,前门花和顺子听都没有到,河牌我们手持AA,仍然是向100底锅里下100,敌人加注到350,我们认为他或者是很强的牌比如暗三,或者是听牌破产诈唬。那么我们需要对手多大概率诈唬就可以跟注呢?

 

我们跟250来赢总底锅800,所需赢率是250/800 = 31.25%,所以,我们只要有31.25%的把握他是在诈唬,就可以跟了。

 

这个德扑圈概率可比上面的62.5%小多了,事实上正好小一半。这一半的来源就是,赢得时候,前者只能赢半锅400,后者赢全锅800。

 

这种或者平分锅,或者输给对手的情况,一般会发生在如下的几种牌面上:

 

1. 既有顺面也有花面,比如文中提到的QT6J2三同花;你有坚果顺子的同时,敌人至少也是坚果顺,或者是同花;

 

2. 四顺子面。比如前文所说87652无花。这时敌人至少是9X,或者是9T坚果。

 

3. 两对面且孤张大于底对。比如88722牌面,你有8X,遭到强力反击时,敌人可能最低是8X,但有可能是87或者22。

 

4. 三条面带A。比如444A8,你用AX下注遭到反击,他至少是AX,或者真的有4。


当然,我们这里都假定敌人比较好阅读,基本不可能诈唬。如果敌人有顶着压力的诈唬功底,那么计算时还应该考虑进那一层因素。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