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T赛事后期,一个艰难又精彩的英雄CALL

  • 116
  • A+



在过去不久的WPT德扑圈赛事中,笔者发现了一个非比寻常的牌局。这手牌发生在Day 3,当时赛事只余21名选手,进行到了第20个级别(6000/12000/12000)。我们的Hero——Stephen Song(下图所示)是一名优秀的牌手,当我从他的角度来看待这手牌时,给了我全新的视角和启发。



由于场上只剩下21名选手,因此每桌7人。Song在庄位open至25,000,来自小盲位的Tan Nguyen对他3-bet到95,000,Song跟注。


翻牌圈:K♠62

Nguyen下注75,000,Song跟注;

转牌圈:8

这一次,Nguyen下注250,000,Song再次跟注;

河牌圈:7

Nguyen全下,有效筹码240,000;


Song的手牌是A7,在经过一个长考以后,Song跟注了。Nguyen秀出了109,他组成了坚果击败了Song。



手牌分析


跟以往的手牌分析有点不一样,我不会加入太多的个人想法去评判这手牌打得好,不好或是两者之间。我甚至不知道Song的跟注究竟好不好,不过我认为从他的角度来看这手牌非常有意思,但首先排除德扑圈故意发让你输的好牌


我认为Nguyen的打法很稳健而且我很欣赏他这手牌的处理方式。Song的整体牌风很激进,他用很宽的范围在庄位开池,因此小盲3-bet他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而牌面的结构很适合Nguyen持续开火三条街。


Tan Nguyen


回到Song这边,他面临的第一个决定是:是否跟注或4-bet诈唬。我很喜欢这个跟注,因为Song拥有位置优势,这让他在翻牌后有很多操作的空间。


他的翻牌圈跟注看起来有点松,但基于这手牌有一定的摊牌价值,对抗小盲小额的持续性下注,A高张足够抵御许多范围,况且还有后门花的机会。


转牌跟河牌的出现使得这手牌变得相当有意思。Nguyen转牌的下注变大了,在超过360,000的底池中下注250,000。Song跟注以后只剩下240,000筹码,因此他陷入了一个艰难的处境。因为持有坚果同花听牌,Song拥有相当的赢率即使目前他可能是落后了;但对手已经发出了某种信号——河牌很可能会打到全下。一旦Song没有听到,他的优势就会消失,他需要去承担这样的风险来选择这个跟注。


那么全下是否是一个好的选择呢?我认为用这样一手牌全下没有那么好,首先我不会得到弃牌收益。我不会指望对手弃掉手中的强牌,至少他向我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Song的手牌阻隔了许多诈唬组合,大多数的同花及顺子抽牌。


他选择了跟注,按照他的德州读牌技巧,这当然是合理的。但河牌他又卷入了另一个难题中,Nguyen继续开火,而Song的筹码连底池的1/3都不到。Song得到了4.6:1的赔率去做一个跟注,因此他只需要Nguyen的诈唬频率超过20%就能达到收支平衡。



另一方面,已经来到了河牌,我认为用其他牌抓诈会更好,Song的手牌阻断了很多的组合,这很不理想,正如上面所提到的。一些组合如KxTxKx9x不带方片是比较理想的,阻隔了一些三条街价值的牌如AxKxKxKx和后门坚果牌组合。


Nguyen没有太多的价值组合,Song有很好的赔率去跟注,正如他所做的那样。结局就好像一只无形的手将你拖入无尽的深渊,但之后这手牌一直环绕在我脑海中,到现在仍没有清晰的结论。


如果是你们,会怎么做呢?你们认为Stephen Song打得怎么样?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