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 Hellmuth输掉巨Pot,讽刺上头玩家太鱼,目的竟然是......

  • 140
  • A+


Phil Hellmuth无疑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牌手之一,有着丰富的德州读牌技巧,他以15条WSOP金手链的辉煌战绩高居榜首,紧随其后的都是赫赫有名的扑克名人——超级系统老道,Phil Ivey以及东方快车Johnny Chan


比起他的战绩,人们更津津乐道于Hellmuth在扑克现场的“喜剧表演”,尤其是他在输掉一个“不可思议”的大底池以后,口中滔滔不绝的“三字经”以及暴走跪地的样子,总是引发网友热议,简直是自带热搜和超话体质,不去当明星也是有点可惜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Hellmuth成为我们学习的对象,就像丹尼尔说的,Hellmuth私下并不是这样的人,这可能是他牌桌上的一种“战术”,并且我们也看到了,Hellmuth也参加了丹尼尔的婚礼,看起来非常友善和热情。


今天分享的这手牌非常有意思,也算不上是潮湿牌面,当时牌桌上有一些老板玩家,可能他们的目标是战胜“职业牌手”以便在朋友面前吹嘘吧(来自小编的猜测),老板们用很多不可思议的手牌参与对抗,打得这些职业牌手哭笑不得。



翻牌前


$100/$200,Straddle $400(Alan Keating)。


所有人过牌到庄位的女牌手Jennifer Tilly,她手持6♠4♠加注到$1200。小盲的Hellmuth跟注,他的牌是A♣5♣。大盲弃牌,抓位的Keating挤压到$4000,他的牌是K2,Tilly和Hellmuth都跟注了。


翻牌前的分析


46s几乎是庄位开牌最底端的范围了,但是Tilly的加注还算可以。由于这是一个有抓(Straddle)的底池,如果可以翻前拿下她能够额外获得一个盲注,但是如果盲注位的玩家是会玩3-bet的激进选手,Tilly应该考虑弃掉。


不过,小的同花连牌在有位置,尤其是深筹码的牌桌上表现不错,基于这些考虑,Tilly这个加注说得过去。


Phil Hellmuth应该在小盲位再加注。AXs用作翻前的诈唬牌表现不错,即使被跟注,也会有不错的出路。再加注同时也能让他有机会直接在翻牌前拿下底池以及避免带给后面玩家合适的跟注赔率。


至于Alan Keating,K2s跟注比加注更合理。一般而言,构建盲位的3-bet范围应该基于两种方式:线性或极化。


不用说,K2s用来3-bet是一个糟糕的决定,更好的选项应该是弃牌,但跟注是最佳的选项。翻牌前K2s不像A2s那么具有可玩性。


如果你认为“如果A2s足够好到可以3-bet,那么K2s能差到哪里去?”好的,我们可以来测试一下,对抗庄位合理的范围,A2s比K2s高出了4.5%的equity!


另外,A2更具有可玩性还体现在它有机会组成顺子,虽然算不上是太潮湿牌面。


在回到Tilly身上,她现在面临的处境很有意思,她可以考虑用手中的牌进行4-bet诈唬,如果她使用的4-bet极化范围策略。当然,跟注也不错,因为考虑到她拥有最好的位置以及筹码非常深。最后,弃牌也是可取的,因为46s几乎是最底端的开牌范围了。


所以她的德州读牌技巧很好,这是所有选项中最合理的一个。


Hellmuth也做了一个很好的选择。他得到了差不多3.5:1的好赔率去跟注,跟他在翻前用A5s跟注得到的赔率接近。另一方面,在整手牌中他处于最差的位置,如果他有一手强牌很难得到支付。


也就是说,弃牌可能比跟注更好,但跟注是否是-ev的,可能没有很多。



翻牌圈


翻牌4♣5J,底池已经来到了$12400。


Hellmuth过牌,Keating持续性下注$7000,随后Tilly和Hellmuth都跟注。


翻牌圈分析


Keating的持续性下注无可厚非,他可以扮演任何的超对,Set J或AJs。牌面很干燥,对手会在这个面上弃掉很多他们的范围。


然而,下注的尺度可以更小因为效果是一样的。如果他下注在$5000左右,他面临的风险更小,但是诸如A高张和6一对这样的牌型将很难继续下去。


也就是说,如果你总是用K2s这样的弱范围执行3-bet,并且经常在翻牌做持续性下注,你会发现你的诈唬频率过高。只有一个高张和后门同花听牌,他的牌力并不怎么样,因此他可以增加一些过牌的频率。


Tilly的跟注很好。一个4或者6的出现通常能让她持有最好的牌,同时,任何的2,3,7或者8的出现都能帮助她提升牌力。她的牌不是绝佳的,但是值得跟注。


Hellmuth和Tilly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他的牌也不足以值得欢呼雀跃,但是他拥有第二大的对子和顶踢脚,以及后门同花听牌,他至少希望再看一张牌。



转牌圈


转牌是一张K♣,使得牌面组成了4♣5♦J♥K♣,底池来到了$33400。Hellmuth过牌,Alan Keating下注$18000,Tilly弃牌,没有什么阻断牌,这时,Hellmuth全下了他的所有筹码$57000。Keating跟注。


转牌圈分析


Keating击中了一个顶对,他的下注是情有可原的。如果他的对手知道他是翻前和翻牌有过多诈唬的人,那么当他持有牌的时候他肯定希望做价值下注


过牌也是合理的。虽然牌力得到了提高,他的牌仍然落后很多牌,如踢脚更好的K,KJs,45s或暗三条。另外,有时候用这样的牌过牌能够保护自己的过牌范围,便于在转牌或河牌抓诈。


Hellmuth当然不能弃牌,他拥有很好的赔率以及发展成坚果的机会。现在的问题是他应该跟注还是加注?


加注更好。他可以代表很多价值牌同时又能平衡自己的诈唬范围,A♣5♣就是其中一手最好的诈唬牌,由于他持有一张A阻隔了对手AA和AK的一些组合,即使被跟注自己也有很多的出路。


Keating可能不是很开心,但他不得不去跟注Hellmuth的跟注。如果他在这种情形弃牌,那么他可能就打得太弱了。如果他认为Hellmuth是那种从不诈唬或者极少诈唬的人,那么他可能考虑弃牌,但显然不是那样的。



河牌圈


他们决定发两次。第一次河牌K锁定了有一半的底池归Keating所有。


虽然目前形势对Hellmuth不利,但他仍有希望;并给了Keating一个“赞美”说他做了一个good call。


“他做了一个正确的跟注,我有一半的机会。下一次,当他再跟注的时候,他就是听死牌了。”Hellmuth说。


第二次发牌,河牌是一张8,因此所有的筹码都归Keating所有。


“F*cking,我知道这手牌以前他上头了,他用K2在翻前加注到了4000,然后他在转牌击中了K,他在我面前就像透明的一样,我知道他每一手牌,但他还是赢了!”


河牌圈分析


不得不说我很喜欢Hellmuth河牌的策略。他用一种巧妙的方式去侮辱对手,以便平衡自己的范围,这种策略贯穿于他整个职业生涯中,而不是依靠德扑圈故意发让你输的好牌来让对手输。



最终思考


最近有一些关于扑克经济衰竭的闲谈,随着辅助软件的普及和广泛的应用,一些人担心无限注德州扑克会变得无利可图。


很高兴看到这样的手牌,即使在高额德州中,也还是会有人犯错,只要有人犯错,你就有机会获胜。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