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回应对手不合常理的反主动下注?

  • A+

在无限注德州扑克中,当我们和对手进入翻牌圈,牌面结构有时对我们的范围有利,有时更利于对手的范围。


当牌面显然更有利于对手的范围时,他们有资格下注。相反,如果牌面看起来对我们的范围更有帮助,他们不会下注。所以,当他们仍然选择下注的时候,我们不得不问问自己,他们的意图是什么?他们知道牌面对我们更有利,但他们有一手价值牌,因此需要下注?或者他们在诈唬,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牌面显然更有利于我们的范围?

反主动下注

让我们来看个牌例,一个显然对我们范围更有帮助的翻牌,对手却领先下注了。


一个$50买入的无限注德扑比赛,所有人弃牌到我们——在co位拿着A10♠。现在已经进入了决赛桌,我们拥有大约30BB,筹码排在第三。这时最短码也有25BB,因此拖延时间等待他出局不现实,憋下一个钱圈也没有意义。


当然,这是决赛桌,我们应该珍惜自己的锦标赛生命。但现在的情况,并没有明显的ICM压力。


我们做了一个最小加注,其他人弃牌,大盲跟注。翻牌圈是KJ4♠。对手过牌,我们持续性下注了半池,他跟注。


在这个牌例中,我们不太可能被一个老练的牌手过牌-加注。看看这个牌面结构,我们的范围击中强牌的概率比对手大很多。


很多时候,大盲手中的两张牌落在4和J之间,通常只需要担心对手同花组合。另一方面,我们的加注范围相对于对手的抵御范围,有更多的高牌组合。


从两个方面来看,我们都是领先对手的:我们有更多的击中,他有更多的错过。


转牌


转牌是一张Q,这时候对手领打3BB(大约1/3池)。


这张转牌让我们组成了A顺子,外加一个坚果同花听牌,再加上卡皇家同花顺的机会。Q作为一张高牌,跟前面阐述的原因相同,不论是翻前的加注还是翻牌圈的下注,都更有利于我们的范围。反观对手,他的范围有了变化,原因是翻牌圈他的过牌-跟注。


在这样的一个牌面,大部分时候我们可以通过一个持续性下注直接收下底池。然而对手在没位置的情况下选择了跟注,我们可以开始考虑其他情况。


考虑对手过牌-跟注的动作,持有两张的可能性变大。举个例子,假设我们从不会用53在这个位置加注,但我们的对手当然可以用这样的牌跟注,毕竟一个最小加注值得用任何牌在大盲跟注。同理,107也一样。


换句话说,他持有同花的概率比我们大。同时,如果我们持有同花,我们持有坚果同花的概率比对手大。我们的范围更可能击中一对或两对,以及一些顺子,同时,对手的范围更可能击中一对,以及一些同花。


因此,我们应该谨慎选择加注获取价值,很可能只会得到更强牌的回应。面对这样的一个领打,我们应该问问自己对手的意图是什么?是的,他可能持有同花,但我们还有范围优势不是吗?这里我们会选择一个将信将疑的跟注。


河牌


河牌是一张10,因此最终牌面组成KJ4♠Q10,对手全下。底池大约是16BB,这个全下有效筹码大约是18BB。现在,我们仍然是最好的顺子,但对手也能注意到我们很可能持有最好的顺子。如果这是显而易见的,为什么对手会用全下来对付我们?


我们来重新梳理一下——如果对手是落后的,他知道我们很大概率持有A-A,A-K,A-Q,A-J,A-T,AXx,XX,甚至还有一些A-5,A-4,A-3和A-2。他不会指望一个全下能迫使我们弃掉这些强牌,他清楚转牌不是一张好的诈唬牌,但他还是那么做了。


对抗这样的对手,我们应该弃牌——我们需要有一手同花时才能跟注。


除非我们的对手是很差的水平,事情就变得模糊了。差劲的选手为了诈唬而诈唬,在这样的情况,我们的牌似乎是理想的抓诈牌。我们有最好的顺子,还有一张A阻隔。如果他是有能力诈唬的人,这或许是一个好的抓诈时机。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