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锦标赛all in,我们该如何应对?

  • 119
  • A+

今天我们回顾一下WSOP欧洲赛中的一手牌。这手牌中其中一位选手进入了€10,350买入主赛事的决赛桌,他就是Niall Farrel。今天我们要看看一手帮助他打到后期的手牌。


这是Day2晚期,Farrell筹码当时排在前列。Laszlo Bujtas在锦标赛前期阶段一直在碾压其他人。这位匈牙利选手一直加注和反加,在1,200/2,400/400盲注级别时累积了将近50万的筹码,而Niall Farrel的筹码只有12万。


德州扑克锦标赛



过程


这手牌Bujtas在前面位置加注到5400,桌上弃牌到小盲位的Farrell,他反加到19200,大盲位被赶走,Bujtas跟注。


两人单挑看翻牌Q♣5♣9♠,然后都过牌。转牌是5,Farrell再次过牌,Bujtas下注2万,Farrell跟注。


河牌是2,Bujtas全下,迫使Farrell全下剩余79200筹码。Farrell思考了一会儿,决定跟注。


Bujtas亮出76,原来顺子没中牌。Farrell的牌是Q10,他拿下底池,筹码翻倍。



分析


德扑锦标赛中,你无可避免会遭遇激进的筹码王的打压,面临输掉全部筹码的风险。有时你必须用不是最优质的手牌来进行抵抗。Farrell在这里给大家上了一课,教你如何应对这样的大筹码。


在不考虑任何其他因素的情况下,用Q10在小盲位3bet对抗前面位置的加注,容易碰到很多手牌被压制的情况,但是Farrell可能发现自己会比正常情况下有更多的余地,因为他的对手比一般的开池玩家范围更宽。


许多玩家在小盲位喜欢采取“不反加就弃牌”的策略,我自己也喜欢这样。平跟对手的加注,尤其是比较小的加注,只会把大盲位邀请进来,导致你翻牌后要在没位置的情况下打多人的底池,毕竟大盲位得到了非常好的跟注赔率。


考虑到以上内容,我认为Farrell在这手牌的3bet很赞。他在翻牌中的牌不错,与打类似的中等牌力的手牌相比,比如99,他现在面临的难题会更少一点。


在翻牌中顶对后,Farrell做了一个有趣的决策,他过牌了。一般来说,在这个时候下注才是标准的打法,尤其因为牌面还有一堆听牌。下注能让他从听牌、更弱的对子和float拿到价值。如果我要在这种时候用顶对过牌的话,我会在踢脚更弱的时候这么做,以免碰到对手更大的踢脚,可以少输点钱。


Bujtas随后过牌了,Farrell在转牌让牌面有对子后,继续装没牌。当Bujtas下注大约半个底池后,他终于成功引诱出了他想要的下注。Farrell跟注,河牌是一张无用牌。



Farrell在河牌再次过牌,Bujtas做了大约一个底池的下注,迫使他全下。Farrell必须思考Bujtas会用什么牌全下,但是除了三条5之外,你很难想到他会用其他什么牌来全下。没发的牌里只有两张Q,而且Bujtas在翻牌难道不会用更好的Q来价值下注么?


Farrell早就做好了跟注到底的准备,他很快就跟注全下了。


你肯定不喜欢用顶对中等踢脚全下50个大盲注的筹码。但是当桌上有一位激进的大筹码时,你必须反击,用算不上是坚果牌的手牌来抵抗。有时,用过牌-跟注的方法让对手作茧自缚才是最好的策略。


面对过分担心在德扑俱乐部锦标赛出局的选手时,Bujtas做的这种诈唬是非常有利可图的,但是你必须警惕Farrell这种精明的pro,他们从不墨守陈规。他在3bet后,用顶对采取被动的打法设下陷阱,然后收获了美好的筹码翻倍,最终获得第5名的好成绩。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