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中等牌力的牌,应该怎么打?

  • A+


当你拿到一手烂牌时,你会选弃牌,这种时候,你要考虑的东西不多,不过是判断是否值得拿它诈唬,是否有拿它做其他操作的必要。而当我们拿到坚果牌时,我们会选择下注、加注、偶尔会用它们过牌慢打。但同理,在拿到坚果牌时,我们的决定也很好做,在做选择时也不会很为难。真正难做决定的时刻是在我们拿到好牌,但又不是非常好的那些牌时,在那种情况中,我们的抉择就会比较棘手。


在今天的文章中,我们来分析两手这种类型的牌,看看这种强又不是非常强的牌究竟是怎么难搞法。




1

牌局1—超湿牌面中的两对


我在按钮位拿到 AJ,大盲注是1刀,我开局加注到2.25刀,平时坐在一张职牌多且难打的牌桌时,我一般会加到这个数,今天坐的正好是这类型的桌子。大盲位坐的是一个行动很多的常客玩家,他3-bet到10刀,我跟了。除非我甘愿在3-Bets面前认怂,不然我不会弃掉这手牌,我舍不得放弃这种牌力。


底池20.5刀,翻牌 A♠KJ♠。


对手过牌,面对这种翻牌,对手过牌的概率蛮大,由于我们两人的范围里都存在不少两对和顺子,所以如果在翻牌肆意下注其实不太好,对手在这里选过牌,他的牌其实可以锁定在一个范围了,他大概率拿的不是绝对的坚果牌,但也包含像AA或AK这种牌。如果他拿的是这类牌型,若是他在翻牌下注,因为他的牌有阻隔牌,所以在我的跟注范围里,我能用来跟注的牌型就不多了。我决定下注打价值,一个比较大的数量:13.64刀,对手跟注。


底池47.78刀,转牌6


对手过牌,即便我最后没有三条街都做价值下注,但说实话在转牌做第二次价值下注,也比等到河牌再下注要好得多,跟着过牌是不可能了,如果过牌的话,河牌有可能发出会“毁掉这出戏”的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更难打出价值来了,于是我再次下注,数量22.7刀,对手跟注。


底池93.18刀,河牌8♠。


我手里还剩54.16刀,对手过牌后,我要不要做第三次价值下注?如果我下注,好处是对手有可能会用KJ、A8s或A6s这种牌跟注;坏处是如果对手拿了同花、AK或AA/KK这种牌,我会因此输掉更多钱。我最后选了过牌,河牌这里我下注的话,对手不太可能认为我是诈唬,因为我前面的打法没有诈唬的迹象,其实在这种情况中,玩家们诈唬的频率通常不够高,所以如果对手拿的是比我差的牌,面对我的下注,他弃牌的几率挺高。


我过牌后,对手亮出A2,翻牌他用顶对过牌-加注,转牌他用顶对+同花听牌过牌-跟注,如果我真的在河牌下注,他极可能会选弃牌。



2

牌局2—在有同花的面中了明三条


这局牌中,我在按钮位用A7开局加注到2.7刀,小盲位跟注,我对他打法不太了解,感觉是一位挺松的娱乐型玩家,大盲位弃牌。我加注比较大,是因为虽说还剩两位玩家没行动,我们被3-bet的机会相对没那么高,但跟面对CO位的开局加注比,玩家们会更愿意跟注一个按钮位的加注。

底池6.4刀,翻牌K♠J♣5♠


对手过牌,我啥牌都没中,牌力很烂,但从HUD给出的数据来看,对手在面对c-bet时,他3次会弃掉2次。对于过牌或下注,我心里没有特别倾向哪一个,但因为我的牌力很烂,同时转牌很少会出现能让我愿意开第二枪的牌,所以我不觉得过牌会是EV最高的一个选择,于是我下注了4.26刀。


下注的理由有两个:

▶ A. 小盲位的跟注范围偏向中小口袋对这些牌型,如果他拿的真是这类牌,我下大点的注就有机会逼他弃掉这类牌,但如果对手跟注,那我就放弃这个底池了;


▶ B. 如果对手刚好拿的是T9+同花听牌、或QT这类牌,我在翻牌下一次注打价值,后面两条街就尽量争取便宜摊牌。可说实话,在这里我觉得下注和过牌其实没差。


看到对手跟注我挺失望的,底池现在是14.92刀,转牌 7


对手再次过牌,我的牌有些摊牌价值,因为我不觉得自己在这里下注能够比对手弃掉比我强的牌,所以我当然是选过牌啦。


底池14.92刀,河牌又来了一张7♠


对手反主动下注7.09刀,我要考虑的是跟注或加注,对手有可能是用Jx或Kx这么打的,鉴于我在转牌跟着过牌这个信息,当我在河牌加注的话,他可能会闻到猫腻。我会用范围中大多数同花听牌,以及在河牌成了葫芦的牌在这里下注,因此加注的话我们代表的牌力就会有些不清晰。


另一方面,对手也很有可能拿的是同花,可如果是同花,多数人在这里会选择下一个更大的注,虽说对手的下注量没有完全否定了他拿同花的可能性,但确实降低了他拿同花的可能性。倘若对手的范围更偏向顶对之类的牌,那在河牌选下注是可以的,我加到了23刀,对手用K10♠跟注,我因此拿到了一次不错的薄价值。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