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ny Hallaert访谈(上):从电工到WSOP主赛FT,他如何实现边工作边打德州扑克还都很成功?

  • A+


Kenny Hallaert辗转于各个城市之间参加现场比赛已经长达15年,终于在2016年实现了他的梦想——打进WSOP主赛事的决赛桌。如果你看过那一年的赛事转播,一定对Kenny的表现印象深刻。今天我们就来透过专访,了解他这些年他是如何规划自己的生活,一步步实现精彩的人生。


Q:你的经历有点不寻常;许多玩家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发现扑克然后迅速开始游戏,而你实际上是一名电工,你是怎么开始玩牌的?
Kenny Hallaert:没错,我念书到18岁,然后上大学学习专业知识并成为了一名电工。但是大学生活并不适合我,坦白说,我很少去上课!所以大约在2000年的时候我就开始工作了。开始学习扑克是在2004年,我在网上看到一个链接,其实我以前就听过这个游戏,不过那时候我才决定试一下。我很快就开始沉迷于奥马哈并从中得到乐趣,因为它很刺激。那个扑克网站现在已经不存在了,不过当时它上面有很多免费赛,我在一次大型免费赛中拿到了第二名。后来我开始上扑克论坛学习,因为我意识到扑克实际上是可以学习策略的。

那时候,我是一个输钱的牌手,我每周花20-40欧玩牌。前面也提到了,那时候我有工作和正常的收入,我喜欢在空闲的时候玩牌或者上2+2论坛上学习。那时候我们还没有solvers或其他应用程序。如果你想要学习,只能通过论坛或书籍。因此,我也买了一些书,像是《The Theory of Poker》,《Winning Low-Limit Hold’em》和《超级系统》,并且我决定花上几个月的时间只学习不游戏。


2005年我开始打线上现金游戏。我决定再次充值,不过这次我决定开始真正的扑克生涯。那时候我最多4开限注奥马哈,你知道当年还是很流行那种类型的游戏。从25ct/50ct开始,我打得很勤奋,当时有很多法国人在玩,还是有很多利益可以追逐的。当时所有的盈利都是作为扑克资金,因为我有一份工作可以生活,所以我从来没有提现过。那是我生命中最忙碌的一段光景,我有一份40小时每周的工作,而我还有第二职业,另外,每周我还会踢3次球。

2005年有一次我把韧带拉伤了,需要在家里休养几个月,我趁机利用这段时间专注于扑克。那段时间我学到了很多,也赚到了一些钱,所以我让我的第二职业转正了。

2007年,我开始只打锦标赛。2008年我还赢得了一个价值15K的WSOP套餐,得归功于在比利时打的一场1K买入的卫星赛。那是我在WSOP的首次经历,去到那里简直就像做梦一样。虽然那次我空手而归,但是我收获了一次难得的经历,为我以后斗胆参加同等级的赛事奠定了基础,后来的赛事中我遇见了Dpyle Brunson,Erik SeidelPhil Hellmuth,Chris Ferguson等。



Q:你的职业生涯确切的说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Kenny Hallaert那是一个很长的过程。那时候我经常在荷兰的娱乐场玩牌,我认识很多荷兰人。2008年的时候,那慕尔(比利时的一个城市)的一家娱乐场为我提供了一个向非法国玩家推广扑克市场的职位。那对我来说是不同的生活体验而且很有趣,同时又有很多空闲时间可以打牌。我有了很多时间旅行,在各地打牌。我试图规划更多的比赛到我的日程中,一想到我已经“打卡”了那么多赛事,我认为可以作为一项挑战。我喜欢规划事情,我也喜欢扑克,当两件事连在一起,我感到很兴奋。这也是为什么我后来成为了锦标赛指导。

我打得越来越多,而且我的成绩也越来越好。我转型为打更多的比赛,因为比赛更有趣,而且我很喜欢跟别人较量。事实上,我认为比赛比现金游戏更刺激。2008年,我获得了周日热身赛的冠军,奖金108K美金,那是我职业生涯的一个强力助推器。


那以后,我每年都去参加WSOP,第一次赢钱发生在2010年,人们总是会记住第一次在拉斯维加斯赢钱的经历,我也不例外,至今仍历历在目。第一次打到主赛事的钱圈是在2012年,我的第五次进攻。对我来说,那次真的是一次成就。

2013年和2014年不太顺利,我没赢到什么钱,而且在比利时我还有一些税务问题,因此我也没怎么打。我花更多时间学习扑克,此后在WSOP主赛事中打进决赛桌给了我很大的自信。那种感觉始终弥留在我心中,即使将来我赢得金手链,或许也找不到当时那种心情,我认为那是我人生中最自豪的时刻。

Q:你对日期总是很精确,从打牌起每件事你都会在电子表格中记录吗?
Kenny Hallaert很多!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傻,但我记录了每一场我参加过的锦标赛,在电子表格中。那里总共有38150场锦标赛!在某些年份里,我还记录了卫星赛,在另一个表格里有3507次。我喜欢几乎所有的扑克类型,现场的和线上的,SNG,现金游戏等等。另外,我还很喜欢查看这些年我究竟赚了多少钱。


Q:现在November Nine已经不复存在,那么你认为比赛不中断对你而言会有什么变化吗?(November Nine指的是2008年-2016年期间打入WSOP主赛事决赛桌的九人,将暂停比赛数月以后再继续比拼。2008年以前,主赛是不中断的。)
Kenny Hallaert我认为大家都乐意November Nine的存在,但实际上对每个人而言继续比拼也是OK的,毕竟能进FT都是让人兴奋的。但我认为推迟到11月再继续比赛,对那些缺乏经验的牌手更有利,因为他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增加更多技巧。相反,对于职业牌手而言就没那么好了。对我个人而言,我喜欢有这3个月的休息,在那段我学到了很多。那也是完全不一样的策略。在11月,看起来你打的是一个全新的比赛,就像是一个SNG。每个人有备而来,他们也都焕然一新,过往的历史已经不太具备参考价值。

而现在,选手之间都有太多历史记录,因为他们在一起共处了几个小时,甚至几天。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准备,所以会出现很多有趣的行动或者街头扑克的出现,November Nine是很好的营销理念。现在,为了适应社交媒体和现场直播,他们不得不做出调整,我认为也很有意思。不过有一点比较遗憾,尤其是对于欧洲的朋友来说,就是现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安排家人和朋友度假,我比较幸运的是,在2016年我有整整3个月的时间组织了一次旅行,那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Q:正如你所说,你在这个行业工作了很久。皮埃尔·纽维尔甚至说你是比利时最好的现场赛事指导。这些经历对你打扑克有什么帮助吗?
Kenny Hallaert坦白说,组织赛事对我打扑克没什么帮助。然而,从另一方面来看,作为牌手却帮助我更好的组织赛事。我很清楚牌手需要什么。当你在为这个产业服务,你就必须跟牌手沟通,但大部分的时间里你只会从愤怒的牌手那里得到反馈,那些不是有建设性的。但是,当你一整天坐在牌桌上听着牌手的交谈,会帮助你理解其他问题,如行程规划,奖池分配,牌手注册等等。缺少这些经验,我认为很难完全理解牌桌上所发生的事情。
Q:在2016年的一个访谈里,你说德扑仍是你的爱好,你还是会把主要精力放在组织赛事上。看起来你花了很长时间才变成职业牌手,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做出这个决定?
Kenny Hallaert正如我前面提到的,我对资金库一直很谨慎。我有一份工作收入可以支付日常开销,这样可以使我不必担心输掉资金库里的钱。我感到很安心,在资金方面我没有任何压力。因此,我不想停止工作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它能将所有的压力带走,另外,我也希望生活除了扑克以外还有更多其他的活动。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去忙可以驱散无聊,对我而言,还是在扑克世界,所以是一个完美的结合。我试图让这种状态持续得越久越好。几年以后,我扑克的盈利超过了我工作的收入,但我仍坚持把扑克的钱和工作上挣来的钱区分开,只用工作的钱支付生活开销。这让我有更多的资本去执行更多疯狂的举动,像是额外的度假,住豪华的酒店等。

在2016年,我投入了很多时间打扑克,但我仍然从事着现场赛事指导的工作。我总是为将来想得更多,万一哪天我不想打扑克了,我的简历上至少一直在更新,比起简历上空白了10年,我更有自信找到工作。我们永远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总的来说我认为也是我作为一个牌手的优势。从技术上来说,我永远不会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但我有我的优势,比方说我有更多的耐心,更好的资金管理,这些是支持我在这个行业待了15年的原因。我看到了很多人进入这个行业,然后离开了,他们中很多人打得比我好,但他们无法承受资金上的压力,或者受限于其他别的事情而无法成为一个成功的牌手。


Kenny Hallaert访谈(下):能打德州扑克15年,只因为我知道让自己强大的“秘密”:https://www.moshike.com/a/1177.html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