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ny Hallaert访谈(下):能打德州扑克15年,只因为我知道让自己强大的“秘密”

  • A+

Kenny Hallaert访谈(上):从电工到WSOP主赛FT,他如何实现边工作边打德州扑克还都很成功?https://www.moshike.com/a/1176.html 


Q:你现在是比利时扑克总收入排行榜的第三位,共计4,324,000美金。这对你来说重要吗?

Kenny Hallaert没那么重要。我拿到这个位置的时候我还工作于那慕尔娱乐场,我的计划是在那里继续工作个4到5年,我享受那种全新的体验,同时一边打牌,一边周游世界,可能之后再回去当电工。不过,现在12年过去了,我还在这儿!所以,对我来说,处于那种位置对我是一种莫大的荣幸,我从没想到我能达到那里。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是处在第三位很棒。我可能可以向着第二名冲刺一下,不过第一名的Davidi Kitai看起来有点遥不可及。


不过扑克总收入排行榜没那么重要,现在高额的比赛那么多。真的不代表什么。如果你查看排行榜前100名的名单,很可能会发现一些输钱玩家。这不是具有代表性的列表。我更信任我的电子表格,我是一个电子表格痴,我清晰的记录了我打牌的准确赚了多少钱。那对我来说更重要。



Q:在你的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记忆是什么?
Kenny Hallaert我的第一次EPT经历发生在2008年,蒙地卡罗站,我获得了价值10K的参赛资格。Day 2的时候Daniel Negreanu跟我坐在一张桌子上。我悲喜交加,一方面他是强劲的对手,另一方面又是一种梦想实现的感觉。我淘汰了他,那很神奇!那次最小的保底奖金是20K欧,那是很多的钱,尤其当你是因为线上卫星赛获得的参赛资格,我设法避免泡沫。

2010年,同一个赛事,我第一次打入EPT主赛事的钱圈。那时候还剩37个人,我在一个超过5倍平均筹码的底池all in,对手是CL(筹码王)。AA vs KK,他击中了K。那次太残酷了,因为那值得太多钱了,差不多是一座房子!但过了一段时间,它实际上有助于把事情看得更清楚,并更容易接受其他坏的损失。我从一手牌上学到了很多,它给了我很大的精神力量,让我更容易走接下来的路。不过那阵子真的很难!
Q:你在一次采访中说,皮埃尔·纽维尔也说过同样的话,在拉斯维加斯取得成绩需要时间,在你能赚钱之前,你需要调整自己的游戏以适应美国玩家,是怎么做呢?
Kenny Hallaert回想那段日子,没错,你需要去调整、适应,尤其是在拉斯维加斯,如果你过去只在欧洲玩。现在,由于我已经打了那么多巡回赛,只需要打几手牌就能适应。但在过去,这花了我很多时间。黑色星期五以后的美国,人们没什么发展,然而在欧洲我们仍在打。所以美国的水平相对慢下来了,但现在,我得说他们已经赶上来了,而且美国的职业牌手真的,真的很强。我会说七年前欧洲玩家和美国玩家有差距,不过现在处于顶端的那些人水平已经很接近了。在美国的一些小娱乐场仍有一些打法独特的牌手。



Q:在你的职业生涯中,哪位牌手对你帮助最大?
Kenny HallaertSteven van Zadelhoff。我和他在一起已经有12到13年了,基本上是作为扑克玩家一起成长的,我们一起经历了职业生涯的不同阶段。还有Fedor Holz,他在2016年帮了我很多忙。近年来他对我的比赛影响很大。我想我自己也学到了很多,到处捡东西。你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在适应,你学会了如何构建不同的解决方案,这对你来说可能成功,也可能不成功。实际上,如何成为自己的问题解决者。
Q:你认为相比那些从来没有做过其他工作的职业牌手,你的工作经历让你对待靠扑克赚钱有什么不同的观点?
Kenny Hallaert当我还是一个电工的时候,我每年大概能挣30K欧,每周工作40个小时。所以我知道赚100K欧有多难。那让我深刻的体会从事普通工作的人赚钱有多难。我很高兴我有这样的经历,这也是我为什么对钱这么谨慎的原因。相比起那些一毕业就打职业的人来说,他们不知道真实世界的残酷。所以认为这是他们为什么来了又离开的原因,而无法成为成功的牌手。
Q:你是怎么在扑克上下功夫的?比方说今天,你在做什么?
Kenny Hallaert15年前,我要学习扑克只能从书上学,但现在我们有了很多工具,视频,学习讨论组等等。现在我看很多视频学习,我也用solvers,和朋友讨论。你必须不断地学习和进步如果你想保持当前的水平,否则你很快会被甩在后面。



Q:除了打法和技巧上,这些年你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Kenny Hallaert激发自己的学习动力。事实上,我是个挺懒的人。这是挺难的一件事。有时候开始还好好的,但是学习的过程中就会变懒,尤其是当你躺在沙发上或者看着电视。
Q:你现在还会打很多500到1000的锦标赛,10000的也打很多,但你也打25K的澳百万赛和100K的WSOP。你打的比赛买入跨度如此之大,你是如何专注于每一场比赛的?
Kenny Hallaert因为我对这个游戏真的很有激情,这是关键。但是加入一场比赛,买入多少已经不再重要,我只是想赢。我的胜负欲很强,我总是希望自己成为最后那个揽获所有筹码的人。显然,如果我玩的是豪客赛,我不是完全代表我自己。有一次,2012年我参加了一个EPT的主赛淘汰了,买入是9K的样子吧,然后我回到房间,在一个1刀买入的8000人的比赛中拿到了第二名。所以,我可以很轻易的转换,重新集中注意力,这也是为什么我能够在这行待了15年的原因。



Q:每年WSOP期间都有很多比利时人来参加,你们之间很亲密。你如何评价比利时扑克军团?比利时的风格是什么?
Kenny Hallaert不,没有很多。不过我们确实很亲近,我们拥有一致的目标和同样的热情,同时,我们都来自一个很小的国家。但是,对于一个小国,我们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事实上,我们有六条金手链。归功于两个人:Davidi Kitai和Michael Gathy。我们之间总是很友好,有时我们喜欢在GPI排名之类的东西上互相取笑。

我会说我们是优秀的现场牌手,有时候我们会在街边玩牌。你会看到Davidi Kitai和Michael Gathy对付那些玩得弱的对手很有一套,尽管从技术层面上看毫无道理,但是你不得不承认他们很厉害。我认为我们都很擅长处理现场状况,从这一点上看,这是我们的共同点。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