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扑圈职业玩家阿鹏:我不是赌徒

  • 365
  • A+

成为德扑圈职业玩家要付出什么?朋友圈上热传的一篇文章总结到:1.为学习做好准备;2.为生活方式的改变做好准备;3.做好把扑克当成事业的准备。这些,都能在阿鹏身上找到印证。图为阿鹏。1981年生,单身,长沙一德扑圈职业玩家。图/耿志方

德扑圈_德州扑克


如果你在半个小时内找不到牌桌上的那条鱼,你就是那条鱼(sucker)。

——约翰·达尔《赌王之王》,1998年

他要做捕鱼人,不想当鱼
作者 彭玲玲


赴约前,他一通宵没睡。


穿一身运动装,开一辆三菱小车,来到木莲西路和庄公寓楼下的“叙友私房菜馆”。


正是午饭时间。一落座,他开始点菜,说自己上火,得清淡点。


他让我称呼他阿鹏。1981年生,单身,德扑圈职业玩家。每天奔波于长沙各大德扑圈俱乐部。


“昨晚手气如何?”我问。


“还行,但前段时间都不好。”


他蹙着眉,隔着玻璃看外面的街。目光是疲惫的,皮肤干躁,仿佛头发丝里还残留着昨晚牌桌上的烟味儿。


点完菜,他起身去旁边的超市,买了支透明的润唇膏,落座后开始涂唇膏。


我一瞬间惊住,第一次有男人在我面前把嘴巴涂得亮晶晶。


他却显得淡然,嘴里念叨着:“天气好干躁”。


阿鹏之前在湘潭的一个派出所做辅警,做了一年多,受不了,三个月前辞职了。


“是什么让你受不了?”我问。


“在那里不知道自己干什么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很煎熬,浪费时间。”


辞职后,他来到长沙,全职打德扑圈APP,参加一些比赛,有时赢,有时输。



新华每日电讯曾刊文《德扑圈不是赌博》,援引世界扑克巡回赛中国站比赛冠军雷正华的说法:“德扑圈区别于一般游戏的最大特征,便是对玩家心智的锻炼——如何诱敌深入、何时果断放弃、怎样在变通的同时懂得保全。它在让人放松和独立思考的同时,也同样给了我许多生活的启示。”图为阿鹏常光顾的长沙一家德扑圈竞技俱乐部。图/耿志方


1


其实在一年多前,阿鹏就开始接触德扑圈。那时刚结束一段感情,人很消沉,没心思做事,通过德扑圈作弊器软件认识了一位朋友,带他进入这个圈子。


阿鹏第一次了解到扑克牌的魅力。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魅力?”


他手托下巴,转动眼珠,思考着,“之前也在电脑上打,但现场的感觉和电脑上的比,完全两码事。”


末了,他终于找到一句话,像被水冲走的人抓到一根树枝,“德扑圈的知识量不亚于任何一门学科。”


阿鹏说话声音低沉、黯哑,语速不紧不慢,有点羞涩,不是一个情绪大开大合的人。


牌场如战场,在最短的时间内见证大起大落、大悲大喜。所以,他读的不仅是牌,还有人。


牌桌上别人的举止、细微的表情、情绪的起伏。不能误读,还得撒“烟雾弹”,让别人误读。得拿捏、博弈,一切无声无息,但烽烟四起。


按照阿鹏的说法,德扑圈目前在扑克界处于第一运动的地位,相当于足球在体育界的地位,赢不是单靠运气,很大程度上受控于技术。


这是他不认为自己是赌徒的重要因素。他也希望,家人等看到长沙客这篇文章后能对他多那么点理解。


在优酷,阿鹏看完了所有关于德扑圈的视频,像追韩剧一样,学牌型,学读人。


他要做抓鱼的人,不想做被抓的鱼。


“如果你在半个小时内找不到牌桌上的那条鱼,你就是那条鱼。"这句台词出现在影片《赌王之王》(1998年)开头,是德扑圈界的一句至理名言。在中文世界里,牌桌上的懵懂新手被叫作“鱼”,玩德扑圈,首先要观察牌桌上的对手们,找到最弱、最容易输钱的“鱼”。现在,德扑圈已是风靡全球的竞技体育项目。图为马特达蒙主演的电影《赌王之王》剧照。


2


阿鹏租住在井湾子附近,房租600元/月。


他的生活,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牌。他觉得这样挺好,睡觉可以往死里睡,打牌能打到精疲力竭。


阿鹏是个特别看重爱好的人,十几岁时迷恋过足球,被指耽误了学业。后来又迷恋网游,他为此开了家网吧,但经营不善,三年后关门。


现在他迷恋德扑圈,认真学习德扑读牌技巧,迷恋与沉迷的界限有时很模糊,沉迷的人看上去是孤独的。


“多久没谈恋爱了?”我问。


他羞涩地笑了笑,“好久好久了。”


年龄大了,得赶紧找个女朋友。阿鹏在世纪佳缘网站注册,有时给别人写信,有时花钱去看别人写来的信,但终究没戏。


后来,他干脆300多块包年,并把资料由湘潭改成长沙,找他的人倒是多起来,但还是一个没成。


“主要是我生活不规律,要打牌,手气不好也影响心情,不能按时联系,就泡汤了。”


“之前谈过女友吗?”我问。


“谈过几个,都分手了。”


“为什么?”


他用手摩挲着下巴,笑了笑,欲言又止。


末了,他有点自嘲地说:“因为我不靠谱。”


“你觉得现在的自己靠谱了吗?”


“也不靠谱,但我是个好人。”他有点羞涩地说。


不仅没女友,在长沙,阿鹏几乎没要好的朋友。他一个人住、一个人吃,活得像座孤岛。


有时,他也尝试和牌桌上的人交心,可是从牌桌走进生活,是个太艰难的过程。


德扑圈不是单拼运气的游戏,它很大程度上受技术控制。但目前中国玩家大多还没领会这一点,他们依然在各种小概率事件中寻找乐趣。包括玩家在内的人们的误解,使德扑圈有时在中国处于一个危险的位置。图为2015中国扑克锦标赛南京站,汪峰参加德扑圈慈善赛。相传,德扑圈也是汪峰牵线章子怡的红娘。资料图


3


聊了会儿,阿鹏起身,他得赶去天心区的“坚果德克竞技德扑俱乐部”打比赛,这次的一等奖是台苹果6S,且免费参与。


“坚果”在德扑圈里是最大的牌型。


阿鹏的手机是锤子手机中的一个机型,也名为“坚果”。


我想去观看他比赛,他欣然应允。


坐进他的三菱小车,一股温婉的香味扑鼻而来。他摸了摸车前挂着的香水瓶,说“洗车送的,我特意选的这种。”


“为什么选这样的香型?”


“因为香水名叫‘幸运’


他像是个相信宿命的人。


阿鹏的爸爸是一家星级酒店的行政总监,妈妈退休在家。父母不需要他的经济援助,他得以能自由地选择生活。


俱乐部里铺着地毯,吊着奢华的顶灯。从大厅往右拐,坐满打扑克的人。几乎全是男人,也有女荷官,有些人在抽烟,空气中弥漫着烟雾。


编者注:荷官,也称DILA,一句话概括了,就是发牌员。《芈月传》中饰演秦王赢驷的方中信,生于澳门,其父亲就是一名荷官。


阿鹏选了张桌子坐下。


我在休息区等他,玩手机,看着荷官在大厅里进进出出。不到两个小时,他被淘汰出局,垂头丧气。


我劝他不要灰心,他却仍然懊恼,反复絮叨:“两个最大的A都被干掉了,这就是命,不然是什么?”


这种现象,在电影《赌王之王》中也有映射,“很少有玩家记得自己是怎么赢得大注的,不过他们总对自己是怎样的惨败印象深刻”。


有人说,命运就像一条河流,而人就是河中的鱼。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努力地把握生活的方向与脉络。


我问他:“这是你喜欢的生活吗?”


他蹙着眉,思索着,“这不是正常人过的生活,承担的风险太大,耗精力和时间。”


“那为什么选择这样的生活?”


“也许是我贪玩?不确定。我会努力提高牌技,努力让风险变小,让我对自己有安全感。"


阿鹏想卖掉湘潭的房子,在长沙定居,他觉得能在省会生活的人,肯定都有两把刷子。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