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牌局组得好,朋友当你是个宝

  • A+

本篇文章共3163字,读完需6分钟

想不想成为朋友中的主心骨?

扑克就像是欧美人的“麻将”。不但是街头巷尾小酒馆里与飞镖桌球并称“铁三样”的经典项目,也是朋友家人聚会时的“保留曲目”。与线上游戏不同,线下扑克的社交属性更强,玩家不但能直接观察到对手的微表情,揣摩彼此心理和肢体语言中的马脚,同时还能通过语言,行动,和爆冷达到激烈的对抗效果。

组织线下朋友局并不是简单把人聚在一起就行了,其中还有很多需要注意的细节。在开始正文前,希望大家已经对德扑规则有所了解。如果还有不了解的新手朋友,建议你先看看www.moshike.com发布的《德州扑克规则介绍》,然后再继续阅读下面的内容 :)

建立牌友库

_________

身边有五六个关系好的牌友,乍看之下够了,但等你真正要组局的时候就会发现人聚不齐。我微信牌友名单里有40多人,而且还在不断添加。但不管大家有多爱打牌,每个人的生活节奏都不一样,迟到的早退的突然消失的都有……每个人都有工作、家庭和各种各样的琐事,所以要有意识地扩大“牌友库”,比如可以鼓励现有牌友带上他们的朋友来,觉得气味相投就留个微信。



锦标赛还是常规桌? 

_________

如果时间够,刚开始可以搞个简单的快速赛热热身。为了激励大家游戏得认真点可以挂点“彩”,比如淘汰的玩家二十个俯卧撑什么的,如果他身体好怎么办?一百个。对于自尊心特别强的玩家还可以通过在其脸上画小王八等方式达到打击效果。此外,你也可以将比赛设置为2~3小时就结束,因为节奏较快的游戏可以增加游戏中的运气成分,让新手更有参与感,同时整个过程更加欢乐。

从锦标赛开始的另一个好处是大家不容易迟到。因为锦标赛是准点开始的,没到的就吃盲。来晚的直接做俯卧撑。如果是常规桌,人们往往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晚到,也常常出现到点还赖着不走的情况。但如果是锦标赛,规定7点或8点游戏准时开始,大家会有一种必须得准时到场的压力感,时间观念更强。

千万不要抽成

_________

经常有人为了图方便提出让赢家买单,比如从其赢的部分拿一部分出来给大家买食物和饮料。老宋提醒大家千万不要做这种已经写进刑法的行为,抽成不仅会让朋友局变味儿,还可能招来“相关部门”的拜访……

如果要买零食饮料,大家用外卖APP一起A一下好啦。



营造友好氛围

_________

老牌友再度交战,免不了打嘴炮、爆脏话、唾沫星子互溅,但这股浓烈的火药味可能会殃及无辜的新牌友,让他们不太适应。如果来玩的全是老牌友,大家重归旧习,牌桌礼仪松懈一点其实也无伤大雅;但有新牌友在的时候,要想让游戏健康稳定地进行,组织者就必须得发挥作用,努力营造和谐友好的牌桌氛围。这一点实现起来可能会有点难度,我建议你提前提醒老牌友:“今晚有客人,希望你注意点形象,不要吓到新朋友哦~”

另外,建议在家中常备一些空气清新剂,因为有的客人换了拖鞋以后......

维护牌桌秩序

_________

扑克是一种容易让人情绪激动的游戏,玩家犯规、越界的情况在所难免。但你作为组织者,必须得果断出手调停:一旦有人犯规,你就得负责指正,就算那人是你朋友。

常见犯规行为:

1.影响撺掇他人做决策,帮助其他人“读牌”。

2.不按顺序行动,包含提前弃牌等等。

3.行动结束后,在对方不想亮牌的情况下强行或偷偷去看别人底牌。

4.最过分的还是“Slow Roll”。就是明明拿着坚果,却在对手已经全下后假装思考很久浪费不必要的时间。我们之后会发布一篇专门讲解牌桌礼仪的文章详细探讨。

感觉局面可能要失控的时候,我通常立刻会发出警告:“不好意思,我话不说两遍,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我只能请你离开。”大部分玩家都比较通情达理,这句话足以让他们冷静下来,但如果他们依旧不改,你就只能坏人做到底,请他们走。

_________

编辑苏联老中医在读完前面的内容后,深情回忆起他于柏林求学时经历过的午夜牌局,洋洋洒洒写下了后面的文字,与诸君分享。

柏林午夜牌局

苏联老中医以前在柏林留学时常去一个 home game。

这个 game 在柏林城西,一座老公寓楼的二层里,紧挨着德意志大剧院(Deutsche Oper)。公寓老到什么程度呢?楼道里都铺着地毯,你想想。

欧洲的老公寓房梁都非常高,目测应有3米多,进入房间后莫名地感受到一种仪式感。

牌局的主人名叫Facho(音:发述),不是德国人,但从名字判断应该是中欧那边过来的。正职是夜店DJ,自己没事时录一些说唱 mixtape,追求自己的音乐梦想。

由于职业习惯他睡得非常晚,没有演出的时候又睡不着,于是就在家里支了张大牌桌,邀请同样睡不着的朋友们来家里玩。后来朋友拉朋友人越来越多,他的客厅也逐渐成为了柏林城西夜班儿劳动人民的会客厅。有笑声,有争吵;有人在这里成为了知心好友,有人在这里成为了敌人对头。而这个局也在欢乐与争吵中,组到了第九个年头。

有一次发生了一件让老中医印象深刻的事情。

有一个叫Tor的玩家,德国人,特别胖,光头。对所有人都是笑眯眯的,简直像个弥勒佛,所以老中医一直对他特别有好感。后来听人说他是给当地帮派打工的,吓了不小的一跳。

那天他运气不太好,连输了好几个带入。但其实大家打得非常小,两毛五五毛的。纯娱乐社交。所以一共也就是几十块钱的事儿。

Tor跟人all in又输了,但他并没有失去风度,筹码推出去后哈哈大笑并自然地将手伸向筹码箱,站在旁边吃炒面的Facho一把叼住了Tor的手腕,怒目道:“你干什么?”

Tor愣了,然后立马变得有些尴尬,小声道:“继续啊,兜里没带现金,明天早上给你呗,大家没意见吧?”

没有一个人吭声,场面瞬间变得极为尴尬。

Tor说:“不会吧?我在这玩了9年了,会因为20块钱跑单吗?这点信任都没有?再说跟你借20都不行?”

Facho面露难色说:“我替大家保管钱,就要对账负责。我从不借钱给来玩牌的朋友,所以这个局才能存在九年。你不能自己抓筹码,这不是尊重我,是尊重所有人。”

还是没有一个人吭声。老中医当时觉得太没必要了,20块钱至于的吗?我自己水上要不都算我的得了,毕竟都是朋友。

Facho转身从电视柜上的小盒子里拿出一张50的,说:“不借钱是我的原则,不能因你打破。所以这50是送给你的,不用还。希望大家继续一起玩,但总帐不能短,现在都齐了,大家继续吧。”

Tor点点头接了过来,将50丢进码箱,拿出50的筹码给所有人看了一眼,合上箱子回到游戏。

原本凝固的时间突然又再次流动起来。嘈杂声、啤酒杯碰撞声、叠筹码声瞬间又充斥在客厅的每一个角落。Tor也和大家一起欢笑着,没有半点尴尬。

转眼三年过去了,听说Facho已经放弃说唱梦想改行卖墨西哥卷饼去了。

但他家客厅里的“夏洛滕堡午夜牌局”还在继续......

对了!

如果www.moshike.com的读者去柏林旅游,看见下面这辆车,记得去捧场哦!提苏联老中医估计......能免费加根儿肠。

故事主人公Facho的墨西哥卷饼摊


另附上老中医从Facho牌局离开后回家写下的笔记截图,如果你也能像老中医这样对碰到的home-game如此上心,牌技一定会提高得很快!



总结

_________

为朋友们提供安全、便利的游戏场所,其实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在这个过程中,我建议你把游戏的公平公正当做最重要的事来对待,让所有牌友都清楚你的初衷,如此,来玩的朋友自然会越来越多。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