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t Hinkle和Blair Hinkle扑克兄弟在德州扑克上的成功

  • 453
  • A+

Grant Hinkle和Blair Hinkle扑克兄弟在德州扑克上的成功



Grant Hinkle和Blair Hinkle绝对算得上在扑克圈兄弟帮中非常成功的一对,这对堪萨斯州出生的兄弟最近的表现非常抢眼。

36岁的Grant职业是政府部门风险和规则管理顾问,但是打牌同样也是职业范。一月,他赢得了$1,675买入的WSOPC乔克托主赛事,获得$375,427奖金,职业生涯盈利达到160万美元。

他的弟弟Blair今年31岁,去年10月赢得HPT雷电谷赛事,获得$223,411,今年4月赢得$1,125 NLHE WSOP巡回赛康瑟尔布拉夫斯站,获得$26,181。

Blair自称锦标赛盈利达到4百万美元。Hinkles兄弟在一个竞争激烈的扑克家庭长大,在他们父亲的邻居们各家各户的牌局中学会了打牌。



扑克新闻采访了这对兄弟,他们每人都有一条WSOP金手链,请他们谈了关于扑克以及成长中的一些事情。

是什么让你的兄弟成为如此优秀的扑克玩家?

Grant: Blair一直在数学和策略上都非常优秀。他上高中的时候就会坐公交车去一所本地大学听自己学校里没有的高级数学课程。

他在牌桌上能迅速做出调整,根据对手们的打法和风格而形成赢取筹码的策略。他还有非常强的观察力,能分辨出对手行动的细微差别,根据他们的下注方式来得出他们的牌力。

Blair: Grant的很多个性使他成为一名出色的扑克玩家。我认为其中最强的就是他的激进和对游戏节奏的把握。他在进攻中混入了足够的诈唬,并且在合适的时机会变幻策略。

我非常欣赏他在给桌上的对手施加了很多压力后,抓住了一名终于决定反击玩家的诈唬。

如果你们俩打10场单挑,谁会胜出?为什么?

Grant: Blair应该会赢7场吧。他比我厉害多了。我更容易犯大错,而他会快速根据我的风格来调整打法。只是由于游戏的波动我会赢几场,不过说真的,他绝对不是让我觉得舒服的单挑对手。

Blair: 这个问题有趣了。我在单挑和SNG上经验更多些,不过最近他的运气一直很好。但是我仍然觉得自己有微弱的优势,我可能会赢6场吧。

你们都很有竞争意识,在成长中你们打架吗?有做过什么疯狂的事情吗?

Grant:当然了。我比Blair大6岁,我8-12岁时参加了职业的摔跤训练。我会在他身上练习我学到的摔跤技巧。

后来我发明了一个游戏叫“揍Blair”,我们一遍一遍的念叨。他挣脱逃跑,我们就满屋子追他。

我们算是不错的孩子,所以我们之间是比较常见的兄弟口角和打斗,没有太疯狂的。

Blair可能和我们的弟弟们玩得更疯些,毕竟他们年纪相仿。我能记得的就是屋内花生酱大战,以及他们的BB枪战斗。

Blair: 我实在不确定是否能称得上打架,因为毕竟我比他小6岁。基本上就是我挨揍。Grant发明了一个叫“揍Blair”的游戏,而且把我们的弟弟们要拉进来,够我受的了。

有一件事我记得就是和Grant摔跤,我被碾压,但是我重来不放弃。他不断的锁住我的头让我投降,但是我就是不服,要继续战斗。

最终他烦了,放弃了。对我来说简直就像一场胜利!我觉得那种精神在生活和扑克中都帮到了我很多。

我基本记不得我们为什么打架了。我总是跟着他,他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基本上接受他分给我的任何差事,那样我就时不时的可以和他以及他的朋友们一起混。

他离开大学时我和弟弟们就搬到了堪萨斯市。Grant和我并没有绑得那么紧,直到扑克大发展,我们基本同时投入其中。

在成长中还有什么特别的记忆吗?

Grant: Blair和我在密苏里州的克斯维尔市我们父亲的异国风情动物农场度过了我们的夏天。

我们的爷爷是名医生,退休后开了这个异域动物农场,有斑马,骆驼,美州驼,鸵鸟,鸸鹋,昏倒羊,斑驴,麋鹿,羚羊,非洲鹿,野牛,迷你驴,奇异鸟,长鼻浣熊,以及偶尔会有像小狮子或者熊这些从动物管控所来危险的动物需要个临时住所。

早上我们还会帮爷爷干活,其实就是和他一起开车四处转转。

整个夏天我们会和堂兄妹们一起游泳,在谷仓里的小骆驼和斑马中间捉迷藏,以及在院子里无休止的踢球,偶尔会去别的异域动物市场或者参加我们堂兄妹的棒球比赛。

Blair: 有段记忆老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们打棒球时,Grant用椅子做成挡球网,他投掷时让我站到盒子里。

他在60英尺外使劲投掷,不用说,我被击中很多次。那年我开始接触棒球投掷机,我对这个机器有莫名的恐惧,不用说,我只玩了一年的棒球。

下周Hinkles兄弟就会回到拉斯维加斯,当然是去冲击金手链的,不会玩“揍Blair”游戏了。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