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股票和德州扑克的关系

  • A+

投资股票和德州扑克的关系


1594695509134796

我认为每个职业做交易的,都有必要玩玩德州扑克,建立自己对运气的正确认识。偶然性,不确定性,概率,这其实才是这个世界的本质。这个世界唯一确定的就是一切都是不确定的。


巴菲特不玩德州,他喜欢玩桥牌,当然桥牌更阳春白雪一点。也许桥牌对于一个价值投资者来说更合适。不过,我认为,作为一个交易者的话,那么德州更能体现投资的本质。华尔街的人玩德州的众多,比如身家73亿美金的Citadel老板,绿光资本的大卫·艾因霍恩等,当年美国搞量化牛逼的一批基金经理们基本都玩。
德州和投资这两者的本质都是概率游戏。本质都是对概率和期望值的计算,就是让你的每笔下注期望值最大化。他们在风险和资金的管理等理念方面都是共通的。我的基本看法是德州都没能力玩好的话,那股票肯定也玩不好。但反过来并不成立,也就是说德州玩的好,股票未必也玩的好。虽然两者拥有同样的思维框架,但到了职业层次,那两者就基本没什么共通性了,因为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专业。
相信我,你以为你已经懂德州了,其实你还有很多不懂的。你以为你已经懂股票了,其实你也还有很多不懂的。而且这两者的玩法也还都在不断进化中。不管是德州还是股票,高手每次下注前的思考都是比较复杂的,比韭菜能想的深度会深不少。
股票和德州都属于易学难精的种类,新手们都低估这两者的真正难度。股票,大妈都会玩,不就一个买,一个卖吗。德州,同样大妈也能玩,不就跟注,加注,弃牌吗。这两者看起来都很简单,但真正要达到顶级高手境界,都非常难。需要学习,精进的东西很多很多。这两者都需要有坚实的数学计算做支撑。
而且可怕的是,因为这两者都具备非常大的偶然性。如果不用科学的方法,用大样本进行推论。如果只凭个人的经验,那么个人总结的很多经验其实都是错的。玩德州时,如果只玩一个晚上,那么最顶级的职业高手被低手给干死也很正常(太低级的低手例外)。玩股票,如果只看一年的收益率,那么大妈干  死巴菲特也很正常。至于现在雪球上都开始流行按月度来比试业绩了,我是非常的不以为然,这种偶然性太大了。美国有人曾经统计了1926-2006年各种投资策略的回报率,长期最牛的一种策略,投资回报率也会在长达5年的时间里,跑不赢基准指数。长期来看最差的一种投资策略,也可能在长达N年的时间里,笑傲群雄。曾经看过一部美国的视频,一群美国的顶级职业牌手和两个有钱富佬一起玩牌,最后两个富佬,一个预料中的出局了,还有一个最后成为当晚赚最多钱的一个,而顶级职业牌手被干出局也有几个。

1593829410145959


再说三个共同点:
1、股票和德州的额外收益都来源于对方犯错,如果对方没犯错,那么股票长期年化20%以上的回报率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德州的犯错,是因为你引导他犯错。股票的犯错是因为市场引导他犯错。
2、这两者的市值增长都不太会是线性平稳增长的,都是要么不涨,要么一下子增加很多。我德州最长的下风期时,两个星期市值毫无增长,然后突然市值某晚突飞猛进。股市也差不多,一年中最主要的收益往往都来源于那么一两个月。
3、真正的高手都具备深层次思考能力。德州的顶级高手需要做到思考,对手认为我认为他认为我有什么牌?做股票也需要多层次思考,这些利好利空是市场看到的,还是市场没看到的。这股票业绩差,卖了吧。这是比较简单的思维。这股票业绩差,但这个价格已经将这个因素反应进去了,但有更深层次的可能导致它变好的因素却没反应出来。这股票PE才5倍,今年业绩增长100%,太便宜了,买买买。但是在高位放量却开始下跌了,为什么?今年业绩是增长100%,但明后年呢?再比如,著名的房价问题。谢国忠为什么预测失败了。因为他的思维层次就停留在第一层了。上海房价涨太快,收入没涨那么快,售租比太高,泡沫。但他没看到整个市场动态的互相促进互相演变,导致高的反而更高,低的反而更低。还有索罗斯著名的反身性理论,这都是多层次深入思考的威力。股价的下跌会影响到公司的基本面,导致公司基本面也急剧恶化,这种情况下2008年的雷曼,贝尔斯登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4、这两者的决策都是很动态的过程,都必须根据最新的信息进行动态调整。错误不可避免,关键是错的时候亏多少,对的时候赚多少。一切决策都必须基于对最新信息的深入思考,计算最新的期望值。决策只能取决于最新的期望值,和过去你是怎么想的,你过去赚了多少,你过去亏了多少都毫无关系。即便你拿了AA入了个大池,但一旦后面来牌不对了,该跑就得跑,千万别迟疑导致反而越陷越深,一旦粘池,就悲伤了。
我谈几个股票初手和德州初手同样容易犯的错吧:
1、缺乏耐心。股票:买卖太随意。德州:不知道等到好的起手牌时再下注。
德州初手容易犯的错就是什么牌都喜欢下注,玩德州时真正值得玩的牌没多少张。拿到不好的牌就果断弃掉吧。虽然松凶型选手会玩很多起手牌,但相信我,再松的高手也比很多德州初手玩的起手牌少,而且那都是真正的高手,初手必须手紧。即便当年最耀眼的松凶派高手tom twan,现在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传说也破产了。
玩股票也一样,真正值得下注的机会也不多,没好的机会时就等待吧。作为价值投资派,那就学学巴菲特,等到钱只需要弯腰捡起来时再下重注。作为交易派,可以经常下注,但也必须是在赢面比较大时再下注。而不是非常随意地参与买卖。我个人建议任何初学者在买股票前先将自己买入的几个条件写下来,不管你是玩技术分析的,还是玩基本面分析的,最好严格限定自己的入场条件,不符合这些条件坚决不入场。虽然会因此错过很多大涨,但相信我,长期坚持下去,最终肯定赚钱。
2、情绪化,不理智。股票:舍不得止损。德州:舍不得弃牌。
德州,你必须明白,你投入彩池的每一分都已经不是你的了,不能因为试图挽回自己已经投入彩池的钱,一路死跟下去。更不能因为自己最开始的牌是好不容易才等到的AA,KK,到了翻牌圈后就不肯弃牌。随着翻牌,转牌,河牌一轮轮下来,每一轮都意味着一次概率的重新计算,输面大了,就必须弃牌。一般来说新手只需要将自己打的起手牌减少一半,然后在进入翻牌圈后,将丢牌的数量增加一倍。在新手桌就可以赢钱了。
股票:你必须明白,你现在是否需要卖出,和你已经在这个股票上亏了多少钱或者赚了多少钱毫无关系,随着每一条新信息的出现,你必须重新计算概率,概率不对了,就卖,不管你是在这票上赚了很多,还是亏了很多。
3、当采用正确的打法却亏钱或者错失大钱时,会很懊悔,导致自己偏离正确的打法。不管是股票,期货,还是德州,这种情况都很常见。
概率不利,你果断出局,结果后面却发现刚好来了你等的大牌时,我们会懊悔。概率不利,你果断卖出股票 ,结果它却继续暴涨时,我们也会懊悔。初手这时会犯的错误是,懊悔不已,导致动作变形,改变自己正确的打法,反而开始乱来,采用错误的打法。结果越搞越差。正确做法是,在冷静反思后,如果确认自己的打法是对的,只不过是运气不行时,应该认命,不要让情绪影响自己,坚持正确的打法。有时下风期甚至会持续很长时间,长到你怀疑人生。但只要打法正确,坚持下去,最终会赢回来。
4、低手最大的问题都不是什么心态啊,不该太贪啊等等这些。低手最大的问题都是基本功不扎实。德州的基本功就是正确地计算赔率和期望值,使自己每手牌的期望值尽量最大化。看到各路赌神精妙的诈唬,高超的读牌能力,确实很有观赏性,而且这也确实是高阶选手最后比拼功力的地方。但对于新手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正确地计算期望值,没这些,所有心理战术都是无缘之木,空中楼阁。包括诈唬,合理的诈唬也是要计算期望值的,这样才能保证长期来说我的诈唬是有利润的,诈唬成了我能赚多少,诈唬失败了,我会亏多少,我有多大概率能诈唬成,即便诈唬没成功,但我本身还有成牌的概率,计算期望值时得加上这块。很多时候高手总结的一些成功打法,背后往往都有数学基础,也许这个高手本身没这个计算能力,他只是根据自己过去经验得出。我可以说中国99%的玩德州的,不能正确计算出每一次的期望值(包括我)。而股票的基本功是什么?玩技术分析的基本功是什么我也不是太熟悉,但搞基本面分析的,如果连财务准则都不是太清楚,没看过上千份财报,几种常见的估值方法不熟,公司的行业特性不熟。那谈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啥的,都是瞎谈。
5、不管是德州还是股票,新手都很容易发生赚小钱亏大钱。德州是因为不肯弃牌,或者错误地在弱牌上下重注,将彩池搞到自己的牌型无法承受的地步,以至于越陷越深。股票是因为不肯止损,反而在错误的仓位上越加越重,或者错误地在胜率不高的股票上了下了自己无法承受的重注。
6、 德州:打法太弱。股票:机会来时不敢重仓下注。德州的高手有松凶打法的,有紧凶打法的,但没有不凶的。但有些低手往往在两个极端走,要么打得很疯狂,要么打的很弱。股票嘛,说的就是我自己,机会来时不敢重仓,怕看错。这两者的核心原因都是怕疼。
不过德州这东西,随便玩玩就好,建立自己对概率,期望值,偶然性的正确认识,能帮你形成应对赌博世界正确的思维框架就可以了。别太当真。
我12年开始学着玩德州,在某平台上面总共玩了两个月时间,从3000搞到6000万。当时在网上加了牌友近百人,绝大部分都破产了。我总共也就玩了那么两个月,后面一直没再玩。现在我都不敢说我德州已经入门了。唯一还有点可吹的,就是整个过程我都没破产过,资金回撤都控制在50%以内,一般控制在20%以内。
时隔4年,为了写这篇文章,最近又上去玩了几个小时,连规则都记不起来了。大号手生不敢玩,将以前给老婆建的小号拿出来了玩了会,500万打到800万,基本没回撤,虽然规则都记不住了,概率表也早忘得差不多了,但牌感还在,基本的思维框架还在,加上这个级别的新手太多,更重要的运气好,还是比较轻松的。也专门看了下以前的牌友们,90%的仍然是破产状态。还剩下几个没破产的,最多的一个还剩300万。
我觉得德州的锦标赛其实不能体现真正的德州思想,无限现金桌才体现真正的精髓,也最体现概率和资金管理的魅力。

1593829386858977

对德州的认识是分很多阶段的。
德州和投资最重要的共通性,一是概率思维。二是资金管理。这两点确实非常共通。但打到高手境界,区别往往在读牌能力,对心理的把握了,这个和投资关联度就不高了。
就概率而言,这是德州的基本功,但对于概率的认识,同样是经过很多层次的。
1、最基本的,比如知道AA对KK,如果全下,胜率多少。比如打到河牌圈,你知道对手在等同花,对手有多大概率等来同花,你输的概率多少。
刚开始时,我啥都不知道,都是自己在脑子里默默地算概率,结果打的很慢,打的都是慢桌。最希望的事的就是等到好牌后,希望有某条鱼跟我all in。
2、后来是开始背各种概率。翻牌后抽牌几率速算公式,转牌圈,河牌圈抽牌几率速算公式。最常见的,在转牌圈和河牌圈抽花抽顺的概率。再比如底牌为一对,翻牌圈拿到三条以上的概率有多少,底牌为两张散牌,flop拿到至少一对的概率多少。需要背的概率表还真不少。
3、开始学会计算期望值EV。每一个决定都有一个期望值,比如我只有20%的概率能赢,但如果赢下来我能赢70美元。我们还有80%的概率输,输的话就会输掉跟注的20美元。那期望值是多少,到底跟注还是弃牌。
4、开始理解彩池赔率,理解隐含概率。彩池有多少钱?对手筹码有多少?我在等顺子,我可以跟多大的注,才能使我的期望值为正。对手在等顺子,我应该下多大的注,让对手的期望值为负,但同时又不能太大,让他弃牌不跟。如果我击中了我的牌,对手还会跟我的加注吗?我加注多少他能跟?虽然彩池赔率并不合适,但如果一旦击中我要的牌,我有多大概率可以将他的钱全赢过来,那计算赔率时就需要将这点考虑进去。
5、开始计算起手牌范围。对手起手牌范围是多少,他有多大概率会是我害怕的牌。
总体而言,到了后面,需要计算的东西,远超我最开始玩德州时的认识。不过等真正熟了后,这些计算往往都是下意识就完成了,因为一些常见情况的概率早已了然于心了。这时强调的并不是计算的精确度,而是模糊的正确就行。真正需要花脑子的还是怎么读牌。
我数学成绩还行,对概率的理解相对还比较快。然后是在理解概率的过程中,开始慢慢理解筹码深度,理解各种下注的类型,理解牌桌不同位置的重大区别,理解怎么控制牌桌,理解怎么建立牌桌形象。开始在紧凶和松凶打法间变化。
最后才是开始理解人,最终还是回到人的阶段,怎么读人。必须承认读人我不太擅长,感觉挺耗脑细胞的,得使劲观察其它选手各种打牌习惯,然后记下来,然后不断琢磨他每次打牌的含义是什么,他为什么只是跟注,他为什么加这么大,他为什么不反加我,一轮轮反推回去,最终猜他手里到底有什么牌。对我来说,真挺困难的。所以还有人曾经搞了软件出来专门用来做这个的分析用。
而且真正的高手不在乎手里到底有什么牌,只要能成功地让你以为他手里有什么牌就可以了。和真正的高手打牌时,你会很难受,因为他打的每一手牌都让你很为难,让你刚好没有合适的赔率,让你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让你搞不清他到底是在诈唬你,还是真的手里有牌。当你难受了,你就开始犯错了,你犯错越多,输的就越多。
至于资金管理,这个对我来说,毫无困难,简直是我天性,没什么太多好说的。其实和股票也差不多,不要用太高的杠杆。不要手里100万,就跑去参与100万的牌局,当然如果运气好,几十把牌这100万就上千万了,但如果运气差点,说不定第一把就破产了。你要对坏运气有足够的估计。比如连续10把运气奇差,你会破产吗?
打到高手层次了,德州和投资基本就脱离,比拼的功力对投资来说没什么太多参考价值。所以也就没兴趣玩了。
股票的本质也是赌博,计算好期望值,通过分配下注比例,分配资产类型,发现市场失效的时候来赚钱。不过投资比德州还是复杂更多。概率的计算充满更多的模糊性,不确定性。不过运气的是,市场上的股票太多了,只要用心找,耐心等,总能找到概率比较大的机会,只需轻轻弯腰就能捡起。比如08年底的港股世纪大底,当时闭着眼睛进去,瞎蒙股票,都能翻5番。
既然是赌博,那必须对运气坏的时候有足够准备。
德州我曾经连续5把,AA,KK,JJ跟all in,全输给烂牌。怎么玩怎么输,河牌圈95%的胜率了,最后仍然输,而且这种输都是大输。我胜率这么高,为什么不全下,当然要全下。
我曾经见一人连续9把all in,他全是烂牌,最后全赢,让我惊为天人,甚至怀疑是不是系统有bug,加了他好友,3天不到,这个人破产了。
我曾经见一人一天内,破产7次,每次从我这里借5万,打上100万,然后破产,然后再借。
股票也一样,你看的再准,你有99%的信心,也要防止那1%的风险出现。
所以玩股票,我是有点迷信的。
德州只有非常极端的时候迷信,毕竟德州我两个月就可以玩几万把牌,通过足够大的样本,可以将这种坏运气时期给撑过去。股票没那么大样本。但即便是德州,在处于下风期时,有时也会让我怀疑人生,是不是我打法真的错了?
写下这篇长文,也算长舒一口气,很久没玩德州了,今天写完这篇长文,才发现自己竟然也不知不觉在股票上犯以前玩德州时的低级错误了,情绪化而不是理智地计算期望值。正确打法却亏钱时,很懊悔而不是平静接受。打法太弱,不敢重仓捕捉机会。做决策时受自己过去在这个股票上是赚钱还是亏钱影响等等。
也算写这篇文章给自己带来的一个好处。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