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顶两对身陷4-bet底池,换你会怎么打?

  • 841
  • A+

手持顶两对身陷4-bet底池,换你会怎么打?


本文作者Jonathan Little是两届WPT冠军,锦标赛奖金超过600万美元。



最近我有幸来到好莱坞参加了WPT Seminole“硬石”公开赛。在两周时间内,我打了三场WPT赛事,买入分别为$3,500、$10,000和$15,000。在$10,000买入那场比赛进行到Day1中间时,我遭遇了一次异常艰难的决策,在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煎熬后,我最终还是错误地支付了对手……


当时有效筹码41000,盲注200/400/50。所有人弃牌到我,我在按钮位用A♥K加注到1050。这天我一直都挺活跃的,不过我在按钮位弃牌了几次,因为盲注位两名选手都打得非常好。


小盲位选手3bet到3500,我经常在巡回赛中看到他。通常他都打得很规矩,完全不会跟我乱来的样子。我意识到他在对抗优秀选手时就会打得很直接,但大部分时间他都会挑娱乐型玩家下手。


在我看来,跟注3bet和4bet都可以。因为我偶尔也喜欢做4bet诈唬,而我也需要用价值牌4bet,所以这把牌我4bet到7600。小盲位思考了一会儿跟注,这下我意识到他的范围应该是很强的,且肯定包含了所有的优质牌。我不认为他范围内有很多听牌,比如8♠7♠和3x3x,不过他也的确可能会用这些牌在小盲位3bet然后跟注4bet,因为大盲位打得特别好。


一般来说,当大盲位玩家打得很好,然后小盲位加注时,你应该用大部分可打的牌去3bet,从而让大盲位弃牌。而当大盲位是弱玩家时,你应该更倾向于跟注,因为你不介意跟他一起看翻牌。


翻牌为5♦3♦2♦。对手过牌,我也过牌。在我看来,此时在翻牌下注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对手范围里的绝大部分牌型都会跟注。如果他有高对或任何合理的方片,他会跟注任何下注。而如果这些牌他都没有,我也只可能是赢一个便宜的摊牌而已。


转牌是A♠,我提升为顶对顶踢脚。令人意外的是,对手在16,050的底池中下了8000。我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候下注,因为这张A明显对我的范围更加有利,毕竟我曾在翻牌前4bet,而后又在翻牌圈过牌。


尽管如此,我依然认为自己无法弃牌。对手也可能是用AQ或AJ价值下注,也有可能用K♦Q♠这种牌来诈唬。我不太担心顺子、暗三和两对,因为我认为他不会用这些牌在翻牌前跟注4bet。此时加注并不是什么好选择,因为对手打得非常完美,他只可能会用能粉碎我的牌跟注,而弃掉所有比我更差的牌。


综合以上所有因素,我做出了跟注的决定。


河牌是K♣,我的牌提升为顶两对。对手在32,050的底池全下25,350。这一刻,我本来很强的牌反而变成了抓诈牌。我认为对手不会用AQ甚至更差的两对做价值全下。这意味着如果他是价值下注,那肯定就是同花、暗三或顺子。但由于翻牌前的4bet,我排除了大部分顺子和暗三。


这就意味着如果他是价值下注的话,那肯定就是同花。值得注意的是,对手范围内的同花非常少,基本上就只有A♦K♦A♦Q♦A♦J♦K♦Q♦。当然,他也可能是更差的同花,但我认为他不会用这些牌3bet后又跟注4bet。


我现在碰到的主要问题是,我实在想不出这位对手会用什么牌来诈唬。如果他有方片的A或K,但又没中同花的话,他应该会在河牌过牌,试图赢得摊牌。我认为他也不会用J♦J♠这种牌来诈唬。考虑到他这一天的打法,我认为他不是这种类型的诈唬选手。


那么同样,这手牌来自一场买入$10,000的大型赛事,说明参加比赛的大部分选手都有能力在某些时候诈唬。如果他的价值下注范围里只有优质的同花,那么我认为即使有可能输掉,我也必须跟注。


因为但凡他有一丁点诈唬的可能,我现在弃牌就是罪不可恕。请注意,根据底池赔率来看,我需要有30%的赢率才能让这次跟注有利可图。也就是说,如果对手用上述那四个组合的优质同花价值下注,而只用两个组合诈唬的话,我的跟注就擦到边了。


基本上来说,只要他的范围内有诈唬,那么我的跟注就是必须的。如果他的价值下注范围扩大到7♦6♦或44这种牌,那么这个跟注就很糟糕,除非他用很多垃圾牌来诈唬。请注意这个时候,他有可能有很多价值手牌组合,这就意味着即便他用大部分破产的同花听牌来诈唬,他的大部分手牌也依然比我的好。


在思考了仿佛一个世纪后,我最终决定违反自己的读牌来跟注,因为我的牌的确看上去很强。对手亮出K♦Q♦,中了第二坚果同花。


下一次,我一定会听从自己的直觉!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