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长球派VS小球派

  • A+

德州扑克长球派VS小球派


德州扑克涉及高级的战略决定。我们所说的不是跟注、加注还是弃牌这种决定。我们让比赛自己进行。一个周全的玩家将决定哪个比赛值得学习,不论是现金桌还是锦标赛,然后再不同的情况下使用不同的战略。其中一个重要的决定是用长球还是小球来玩。


有俩种好方法支持论点。小球派玩法玩许多小锅底。对于可以获得更多利润的对手这是特别熟练的,虽然有时放弃。一个优秀的小球派玩家往往不会在拿一手牌去冒险。

相反,长球派玩法的玩家采用常规的全压打法。这听起来很危险——如果不是自杀行为的话。但是很妥善的完成了,它其实是很安全的。你看,其他玩家看上去不会跟一个全压下注。所以,你很难看到一个优秀的长球玩法的玩家的对决。然而一个优秀的小球派玩家不会在单一的锅底冒很大的险,一个优秀的长球玩家玩的紧并且 避免对抗。恰当的玩,俩种战略都能降低风险。

如果对手很凶狠,长球派尤其好用。如果对手实力在你之上,也是很好用的。解释以前长球派书的标题,Kill Phil。面对Phil Hellmuth和其他更优越的对手时,全压是一个巨大的衡量器。

当然,当机会摆在眼前,俩者都用吧。一个高级的玩家既使用小球派和长球派玩法。当情况适当的时候,他们做一个简单的下注并探测对手。在其他场合,他们下注超过底池或简单的全压。当盲注对于他们的筹码开始变的很大,所有高级玩家都会开始长球玩法。

有很多种方式来玩一手牌,并且你必须从小球或长球中作出选择。立即结束这手牌用弃牌或全压。这样消除了所有玩家的灵活性。小下注控制底池的大小,并给这俩种玩家战略的灵活性。

一般来讲,当收益得不到确定时,采用小球策略是更好的。这意味着,不论是你还是对手,都不应该惧怕风险。另一种说法,你愿意D博并且进一步的下注。与此 同时,对手不会再被全压下注而吓到,并且会适当的跟注。最终,你能够进一步的压迫对手,截击对手。例如,如果需要的话你要有勇气去诈唬。当你是优秀的玩家并且在好的位置时,这经常会发生。

另一方面,你不可能总是能选择正确的方案,并且你必须经常在不好的位置玩牌。优秀的玩家时避免的不好的位置玩牌的。但如果你做了一个小球加注,并且后面的玩家跟注,你坚持看到了翻牌。对手每次都将是最后做决定,并且有信息优势。对于小加注这是不妥当的,特别是面对优秀玩家时。

反而,这是一个使用长球策略的机会。如果对手用一手烂牌跟注,然后你能获得最大的好处。如果对手没有跟注,你也就不需要其他牌了。在翻牌阶段长球策略往往要比小球策略好。你将过牌或在下注后弃牌,或者拿走这个锅底。偶尔,通过过牌可以看到免费牌。有些是偶你和对手都将有一手好牌,这时金钱可能去任何地 方,甚至是用小球策略。主要的区别是长球策略通过诈唬往往能从你的好牌中赢走大量筹码。与此同时,长球策略可以防止你在不好位置被踢出局。

我们能分析每个位置,尤其协调翻牌,我们能在不好的位置分析出很多共同的策略。

这俩种风格范围结果相反。在我看来,一个真正的扑克冠军应该知道如何运用和计算这俩种策略。

我相信当盲注很高,牌桌节奏很快,或你认为自己的牌技不如对手时长球策略是最恰当的战术。事实上,长球打法能消灭边缘高手;高手们突然发现自己在一个非常不舒服的位置,他们不能像往常一样控制牌桌。高手们往往不愿意在翻牌前全压,除非他们有KK或AA。

当盲注很高,采用长球策略,全压也是一个解决翻牌成本的好方法。例如,如果你有口袋TT,并且翻牌有1或2张高牌,如果在翻牌前全压,就可以避免翻牌成本。

反之,在慢速锦标赛中,并且你认为你了解对手,盲注很低,小球策略非常适合深筹码玩法。今天,大多数高手采用小球策略,利用位置和他们的能力去分析比赛的大量参数,这样可以使对手进入翻牌成本阶段。

 dc7e4d44e998df3aeaaaf5b1d77e966d.jpeg

翻牌大量下注

想象一下,在锦标赛中期阶段,盲注是100/200,你在关飒位置加注到800,小盲注跟注,翻牌是A72

小盲注只有很少的筹码5400,并且他全压进1800的锅底,你不知道他是什么牌,但跟注对于你来讲需要花费你筹码的很大一部分。3倍的锅底下注你跟注的标准时什么?会用AJ跟注?AT?A8?任何一个A?

如果你认为A8太弱以至于不能跟3倍的锅底,想一想对手所展现的情况。假设说他知道你在关飒位置加注是相当凶狠的,他认为你的牌应该是22+、 A2s+、A5+、K9+、QT+、J9s+、T8s+、97s+、86s+、75s+、64s+、54s。翻牌后,如果你跟牌的标准是AT或更好,那么 小盲注的对手用任意对子全压就是有利可图的。你给自己设了难关,并使对手轻易的用任何牌偷盲注。甚至如果小盲注用Q3全压,对于他来讲也比过牌—弃牌更加 有利可图。Q3有78.6%的机会使你弃牌。你跟注后,他的胜率非常低:2.6%。因此他全压的胜率是:

(78.6% x 1800) +21.4% x (2.6% x 12600 - 5400) =329

也就是说,你需要用A9跟注来避免被完全辗过。即使降低标准到A8,对于小盲注任何A牌、同花牌或口袋对子的全压你也是有利可图的。

现在让我们看看另一组翻牌:7
52。 现在你跟注的标准又是什么?会用97跟注?A5?44?多么弱的牌你愿意跟注?难道我骗了你?其实,即使是44也并没有使对手变的无利可图。即使跟注任何 下注,2对子、高对子、任何7、任何5、44,甚至A2,仍然不足以跟注。你需要增加近像33、A3和AK这样的牌,同样是无利可图的。

对子翻牌又怎样呢?翻牌看成Q
Q4。用77或更好的牌跟注也不会使对手无利可图。

从这些例子能学到什么?我说的是当翻牌是752,对手下注3倍底池时,你应该用A3跟注吗?好吧,是和不是。只有你认为当对手会用任何2张牌在翻牌后全压时,你才能用A3跟注。如果你认为对手是由选择性的玩牌,那么用A3跟注就是错误的。

这本书有一个共同的主题:我们跟注范围变成一种假设对手全压范围的功能。越少的想他的全压,我们应该越少的跟注。然而,如果我们全压,并且认为对手足够的紧,那么这样做是有利可图的。希望,这些例子能给你一些感觉,一个非常紧的玩家进入时你永远不要过牌或弃牌。如果你不用A5或44,翻牌为752跟注, 你的对手或许也不喜欢这个翻牌。如果是这种情况,并且我们判断出他翻牌前加注的牌,不论你的牌是什么,在这翻牌全压往往要优于过牌和弃牌。

部分明显的原因是因为加注者在翻牌前加注的牌范围很大。面对紧手玩家或前面位置的加注者,这种办法就不那么奏效了。他更像是有一手好牌,像高对或A强牌,并且你将被经常的跟注。

例如,一个玩家在前面位置或中间位置加注,并且紧手牌的范围是77+、AQ+、ATs+、KTs+、QTs+、JTs,并且翻牌是A72。然后当对手紧到只会用AK或更好跟注时,你可以用任意两张牌全压。如果他用AQ跟注,你仍然可以用任何A牌、有7或有2并且都是同花的牌下注。如果他会用AJ跟注,再 用2s和一些7s跟注就无利可图了。

这种超侵略类型的下注,远远好于一下输掉全部的筹码。第一次你在翻牌做一个强力的下注,你的对手将更加尊重你并且不愿去冒险。这样做2次或3次,他们开始了解到你不会只用强牌全压。更多的这样做,他们会知道你在抢劫他们。

只是为了好玩,我们采取下一步骤,并且生成了一个在翻牌为752时的伪平衡解答。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最佳答案,因为我们是假设在转牌和河牌不会再有下注。看到转牌后这也是一样的,如果玩家还没有全压,无论是谁都不愿再投进更多的金钱。

对于这个解答,每个玩家允许过牌,做一个正常的下注像3分之2锅底,或全压(筹码是锅底的3倍)。第一个采取行动的玩家,假设他们进入翻牌的牌是55— TT、A9o—AJo、A7s—A8s、KQ—KJ、KTs—QTs+、JTs。假设他们会在翻牌前用一手更强的牌再加注。最后一个采取行动的玩家的牌是 22+、A2s+、A5+、K9+、QT+、J9+、T8+、97s+、86s+、75s+、64s+、54s。

可以看出第一个玩家会100%过牌。



CR: 过牌—加注,跟激进的下注。
C-C:过牌和跟注
C-CF:过牌和跟小加注,面对激进下注弃牌
CF:过牌和弃牌
白匡:翻牌前不玩



一个玩家过牌,后面的玩家可能会做这些事如下图:

J:全压
R:加注到3BB,跟注再加注。
RF:加注到3BB,对手再加注时弃牌
K:过牌
白匡:翻牌前不玩



平衡的解决方案是准备处理第一个玩家一般的下注和全压,即使他们不那么做。如果第一个玩家正常下注,第二个玩家应该:

C:跟注
F:弃牌
白匡:翻牌前不玩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