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三手KK撞上AA

  • 704
  • A+

连续三手KK撞上AA


几年前,作者AA王毅然辞掉金融行业的高薪工作,去澳门做了职业牌手。在《澳门岁月》中,他真实记录了这段不一样的岁月。
10

扑克三大冤(上)



曾经,有个女孩很喜欢听我讲小白兔的故事。嗯,她属兔。我讲过很多,有小白兔和大灰狼的故事,有小白兔和小乌龟的故事,但是她最喜欢的,是小白兔和小老虎的故事:


有一天,小老虎跑到小白兔面前,很害羞的问:小白兔,我能吃你么?小白兔觉得很好笑,说: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小老虎更害羞了,说:那个,小白兔,我能不能,吃掉你呀?小白兔笑了,问道:小老虎,你是第一次吃小动物么?小老虎用力点头:是的。小白兔又问:那你以前都吃什么呀?小老虎脸红了,很小声的嗫嚅到:以前,以前我吃奶....


那个女孩已经离去了,到底,也只是生命中的过客。偶尔,我还会想起她蹦蹦跳跳的样子,想起她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想起她常穿的那条裙子,常戴的那顶帽子。


嗯,帽子…帽子?当兔子戴上了帽子,那就不再是兔字,而是……冤。


那我们便说说德州扑克中的冤家牌吧。


个人浅见,德州中最冤的三种牌型依次是:

  1. 翻牌后,强成牌撞强抽牌

  2. 翻牌前,KK撞AA

  3. 翻牌后,set撞 set


第一种冤家牌,例如你手持黑桃JT(T代表10),对方手持红桃KQ。翻牌发出JT2两红桃,你中顶两对,对方中花顺抽。那基本上,谁也不会轻易放弃,翻牌拼光是大概率事件。


不过以冤情而言,这在德州三大冤中只能垫底。毕竟,有些紧手会采用保守打法,拿着花顺抽也只是简单靠了看转牌。而且,在上述的牌例中,双方胜率其实相差不大,KQ抽牌53%略微领先,基本还是抛硬币,拼人品,和常见的QQ VS AK没有本质区别。


第二种冤家牌,KK撞AA,是每个牌手都有过的痛…我做过粗糙的计算,当你手持KK时,某个特定对手拿到AA的概率约为200分之一(精确说是204.2分之一,暂且不计零头)。在单挑桌,这样的概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KK可以永远舒服的all in。然而,在满员的10人桌上,当你拿到KK时,桌上有人拿到AA的概率约为22分之一。这,已经不是一个可以直接忽略的概率。换句话说,你每22次拿到KK,就平均有一次,有人拿着AA默默的等着干你……


值得“庆幸”的是,悲剧并不会时常发生。你平均221手牌拿到一次KK,所以约4800手牌才会遇到一次KK撞AA。4800手,在现场局里大约需要160小时,即便是打牌为生的职业牌手,大约也就一个月一次,就当是来了大姨妈吧。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在澳门第一次KK被AA清光,是打牌一年(业余半年,职业半年)之后才发生的事。那一年里,我的KK幸运清光AA两次,而幸运逃亡简直不计其数。印象最深的一次,我的KK撞到对手AA,只输了5bb——你没看错,当时我有130bb,却只输了5bb!


那次特殊的过程,其实要多谢某韩国reg(regular:常规玩家,指按部就班稳定打牌盈利的玩家)。那个韩国人打牌多年,却特别容易tilt(情绪失控),多次在牌桌上失控乱搞。那天,他已经连续输光两手buy in(买入),第三次直接买入25000(50/100级别的新买入上限)。


那手牌,韩国人在枪口拿到AJ,溜进100。前位苏昊(前著名电竞选手,转型澳门德扑也有些时间了)加注到500,我在后位手持KK跟500。韩国人小眼睛乱溜几下,装出气势很猛的样子反加到2500,而苏昊略微思考之后,稳稳的最小再加注到5000。



资料图:苏昊


苏昊的4bet,留给我的选择其实只有两个:推all in,或者弃牌。照理说,面对已经tilt的韩国人,4bet并不代表一定是AA,但也绝对有可能真是AA——关键是,苏昊当时刚上桌,他很可能并没看到韩国人此前已经连输两手处于发疯状态,那么他的4bet很可能并不是对light 3bet的冒险还击,而是真的有料。最终我没有选择用剩下的13000去冒险,在投入500之后弃掉了KK。


人和人是如此的不同——此时我视KK如鸡肋,韩国人却扔不掉AJ(还不同花),长考之后跟注5000。翻牌Jxx,韩国人秒allin,苏昊秒靠。转牌河牌都无关,韩国人的25000呀,筹码在风中飘荡~~


记得,那是韩国人第三次买入的第一手牌,似乎也是苏昊上桌的第一手牌。


在50/100级别的第一次KK推到AA脸上,是我先推的9000筹码。Wrong decision, but lucky result(错误的决定,但是结果很幸运):翻牌直接四条K!当时我大喊一声yeh,亮出KK狠狠摔在了桌上!对手满脸无奈的样子,时隔几年还记忆犹新。


只不过,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此前的幸运bb,幸运逃亡,后来都还回来了。人,终究还是无法战胜概率的。


还债最快的那次经历,是在50/100级别连续三场里,每场拿到一次KK,全部撞上AA。当然,全都输了。


记得第三次,我手持KK在枪口开池400,几人跟入,CO位置的reg加注到1700。对方加注的位置实在可疑,我的筹码也不过8000,特别是,此前两天我已经连撞两次AA,当时我面对再加注的第一反应是:怎么可能还是AA?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连续三次KK撞AA的概率根本就是22*22*22=10600分之一啊!不到万分之一!


一串数字飘过心头之后,我也没多想就推了all in。当我看到对方毫不犹豫神态轻松的秒call时,心头真是一凉:x你妈的又是AA?当时我猛地站了起来,冲着对方一脸糟逼的问:你又是AA?(那个reg想必觉得奇怪,为什么要说“又”呢...)


嗯,真的又是AA,连续第三手KK撞上了AA。万分之一的概率又如何,莱斯特城今年还夺冠了呢。公共牌似乎是故意戏弄我:翻牌KQ9,逆袭!然并卵,转牌一个J,河牌一个T,AA成顺,runner runner杀了我的set。


跟别人说自己的牌,只会听到“这很正常”“这就是扑克”“难免有时运气不好”之类的片汤儿话。然而,当这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次次被清光所有筹码,那种深切的无奈,那种不可遏制的“上帝是不是在故意耍我”的念头,外人又如何能体会。


知道后来当我第四次拿到KK时的反应么?坦白告诉你,那手,当我再一次拿到KK,我浑身都在控制不住的发抖!


是的,职业牌手,也会因为运气的波动而失控,而恐惧。直面恐惧,才是真实的自己。https://www.moshike.com/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