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玩德州扑克的思路做资金交易

  • 1056
  • A+

用玩德州扑克的思路做资金交易

最近刚刚开始接触德州扑克,发现在资金交易上,也可以应用很多德扑的思路,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本文主要分7个部分,分别为:德州扑克的基本规则、德扑到资金交易的映射、资金交易的日内策略、资金交易的长期视角、赌河牌vs赌尾盘、常见的错误观念、实战案例。


7fc8b6e7edb53067ed5e97a9d9f69e34.jpeg


01

德州扑克的基本规则


开局每人先发2张手牌,进入pre-flop阶段,大小盲自动下注,其他玩家可以加注、跟注或弃牌。

大家付出的筹码数一致时,进入flop阶段,翻开场上的3张排,玩家用2张手牌和场上的3张公共牌排列组合,比较牌力大小,然后继续加注、跟注或弃牌。

大家付出的筹码数一致时,进入turn阶段,再翻开一张公共牌,然后重复上述过程。

最后进入river阶段,翻出最后一张公共牌,玩家筹码一致时,比较大小(例如:同花>顺子>三条>两对>一对>高牌),赢者可获得其他所有人的筹码。

在整个过程中,玩家都需要估计对手的范围(持有手牌的可能组合),以及对手可能认为的自己持有手牌的范围。


02

德扑到资金交易的映射


回到资金交易上,每天的交易时间也可以分成几个时段。由于此前央行曾发布公告,若当天其不进行公开市场操作,则会在9点通知,否则会在9:00-9:20之间发布具体的操作。

基于此,9点前即为pre-flop阶段,市场各机构根据自己牌力大小,决定是否弃牌、跟注或加注。

9:20-9:30为turn阶段,因为如果央行进行OMO操作,流动性经过层层传导,大约在这个时间段传导至非银端。

16:00为river阶段,这是平仓最后的时间。

牌力,即是手中质押券的质量,中债的利率债可对标AA,央企可对标AK,KK这类一等牌力的牌,国企AA+不看中债可对标中等口袋对(如99、88),永续次级可对标低等牌力的牌,如35、24。

弃牌、跟注或加注,可对标9点前直接平仓、9点前平半仓、9点前平大部分仓位,其风险偏好是由低到高的顺序。

范围,即是市场价格的范围,如果询价较慢,可直接参考中介报价,bid为价格下限,而ofr为价格上限,此处需要注意,如果一个ofr较低,但自家不在对面的库,则需要参考此ofr,适当调高价格上限,从而找到适合自家的价格范围。



03

资金交易的日内策略


如果牌力较差,则在pre-flop阶段,弃牌就是最优选择,因为翻牌后,自己仍然可能是最小的牌力,胜率很低。从资金交易的角度出发,就是质押券质量太差,可接受质押的机构极少,这种情况需要在9点前尽快平仓,防止9点后融出机构已平,导致自己无法借平的情况出现。

如果牌力较好,则在pre-flop阶段,可以适当跟注或加注,获得看牌的机会。

从资金交易的角度出发,就是拿着利率债或央企债,若9点前觉得市价太高,可以稍微等一等9点央行的操作,获得低价融资的可能性。

flop阶段,3张公共牌翻出,即9点央行发布公开市场操作的内容。如果手牌与公共牌组成的组合,有较大的概率取胜,则应该跟注或加注,否则应该弃牌。

从资金交易的角度出发,就是如果9点看到央行操作后,认为后续宽松的可能性较大,就应该等市场降价(即加注);若暂时看不到宽松的可能性,有两种选择,立即全部平仓(弃牌),或者留一部分继续观望(跟注看转牌)。

turn阶段,再翻出一张公共牌,可以进一步确定自己可组成牌力的强弱。

即9:20-9:30,可进一步确定央行的操作对市场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如果央行超量续作,但市场价未降,那么后续宽松降价的可能性也不大。此时,仍然有弃牌、跟注和加注的3种选择。

river阶段,翻出最后一张公共牌,此时底池里已有较多的筹码,弃牌的代价已经较高,很多听同花、听顺子的组合,会在这里迎来最终的审判,如果听牌失败,将面临较大的损失。

即如果一直等到16:00才平仓,其实自身选择已经很少了,此时市场价是多少,只能被动接受,如果市场价很高,将直接拉动成本大幅上行,如果市场融出量不足,则会面临违约和被拉黑的压力。



04

资金交易的长期视角


德扑长期盈利有2个基本思路:牌不好时果断弃牌,牌好时要尽量诱导对方多下注,即cut loss short, let profit run。

资金交易也应该有2个基本思路:券不好或者宽松概率不大时,尽量早平仓;券好且宽松时,尽量往下报bid。

此外,德扑中可以诈唬(bluff),即自己只有弱牌,却表现出有强牌,从而误导对方弃牌;同时,可以在有强牌时示弱,诱导对面跟注,获得更大的价值。

在资金交易中,质押券不好,是无法与对手方达成交易的,因此不存在与德扑完全对标的bluff,但是,对于某些对市场反应没有那么迅速的对手,仍可以打一个信息的时间差,在涨价后的极短时间内,找对方获得涨价前的价格(当然, 熟人帮忙不在此列)。


05

赌河牌 vs 赌尾盘


如果翻开5张公共牌,有一定的概率取胜,是否应该每一轮都坚持跟注到river阶段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因为river阶段,参与成本较大,同时通过前期在路径上的计算,如果胜率低于赔率,长期来看,EV是负的。

从资金面情绪指数来看,尾盘的确有很大的概率是比早上宽松的,但是这是否意味着可以死守尾盘,等待宽松呢?答案依然是否定的,虽然胜率较大,但不能不考虑赔率(此处使用分数概念,1:2的赔率比1:3大)的问题。

从风险角度来看,借不平导致的违约风险是资金交易的第一大风险,平仓时间越靠后,预留给点前台和做后台的时间越短,风险也就越大,如上周出现农商行16:49向股份行发请求,但股份行来不及点击。,同时股份行16:40成交的前台,后台时间超过了16:50。

从报酬角度来看,一般尾盘可以节约20bp左右,而各类论文显示,债基进行业绩归因时,影响最大的因素为利率走势的预测和择券(信用下沉等),资金成本甚至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因此资金节约的成本对债基业绩没有显著影响,换言之,报酬极小。综合来看,胜率虽然较大,但赔率更大,胜率大概率是小于赔率的,长期来看并不划算,即死守尾盘宽松并不是一个好策略。而从有限样本来看,市场上一些限价死守尾盘的基金产品,其业绩甚至低于一般水平。


06

常见的错误观念


1、混淆短期与长期。

很多机构都会进行月度资金面展望,但该展望的实际应用意义有待商榷。基本面的大周期可以持续数年之久,政策面的大周期往往在一个目标达成后就转向,持续时间仅有数周,央行操作更是有可能在周内发生变化,而资金面日内波动都可能非常大,甚至可能有几倍的涨幅。在一个日内波动大的品种上,预测月度情况,准确率很难令人满意。

2、混淆预期与实时供需。

对于收益率曲线的预测,基本是基于预期的观点,即预期经济长期向好,则长端收益率上行。而资金面是一个实时供需的市场,其日内波动之所以较大,就是因为各时点供需情况变化较大。

这就好像去菜市场买菜,虽然可能预期的供给量会上升,但今天的菜卖完了就是卖完了,不会因为预期卖的多,今天就增加新的菜。

3、混淆预测的出发点。

如果要预测央行的行为,应该从央行的角度出发,而不是从市场的角度出发。

以上周为例,部分机构认为,资金面偏紧,所以央行应该继续等量或超量续作OMO,这就是从市场角度出发预测央行,导致预测与实际相差万里。

若从央行角度出发,观察已经投放流动性,以及央行的表态,不难看出其真实意图。


07

实战案例


最近两周预测较准,可以结合上面提到的思路,和此前的每日复盘(思路更为详细),来进行整体的回顾。德扑的思路,主要在1月27日至1月29日得到应用。

1月18日,复盘标题为《超预期的经济数据,可能带来超预期缴税?》,彼时刚刚公布2020年四季度经济数据,马上联想到经济超预期,可能带来更大的缴税需求,从而使更多的流动性通过缴税回笼至央行,预计1月20日进行超量OMO投放。

1月19日,复盘标题为《期待明日央行2000亿逆回购》,作为1月缴税时点,隔夜成交量较往年提前下滑,对应需求减少,同时央行投放800亿,回笼20亿,提前进行了对冲操作,预计1月20日以2000亿续作到期的20亿。

1月20日,复盘标题为《资金回暖在即,财政指向精准》,当日投放2800亿,略超前一日2000亿的预期。虽然当日资金仍然紧张,但隔夜最高价回归正常,体现市场恐慌程度降低,预计1月21日释放1000以上OMO,资金回暖在即。

1月21日,复盘标题为《资金面如期转向》,提到央行释放的流动性存量创下中期新高,基于此预计TMLF到期冲击不大(事后检验为错误)。

1月22日,复盘标题为《流动性存量高,预计下周缩量续作》,提到了R001和R007出现倒挂,但DR001与DR007并未倒挂,预测月底价格回落(事后检验为错误)。

1月25日为缴税日,复盘标题为《政府存款投放缓慢,缴税冲击变长》,通过对近几年政府存款投放的比较,发现2020年投放速度的确较慢,也因此导致以往只有2日的缴税冲击,时间变长。同时,更正了此前的宽松预测,坚持缩量续作的观点。

1月26日,央行与预期一致,缩量续作,9点后隔夜价格跳升,10点后直接开启定价模式,午后升至10%以上。此时央行态度尚不明确,平仓速度一般。股份行融出稀缺,但不确定是否是缴税冲击期导致。

1月27日,央行提到“临近月末财政支出大幅增加”,结合往年该表述的情况,直接确定周内缩量的基调,股份行仍然无融出,验证缴税冲击变长的假设。非银捂量不出,导致隔夜9点半即达到10%,恢复融出后,价格有所回落。

1月28日,非银没有捂量,直接融出,可以确定后续没有新增量,不会降价。果然,9点缩量一出,隔夜快速升至10%且持续涨价。当日GC001虽有神秘资金,但是总量不大,维持紧张预期。

1月29日,缩量续作的预期不变,隔夜价格开盘10%,股份行由不出改为融入,全天价格必然走高。

如果说1月26日,赌9点有一定胜率,可以留一半头寸到9点之后平的话,那么1月27日央行的表态,就是将胜率打到了谷底。此时,应该在9点前平大部分头寸。而通过持续观察,1月28日和1月29日都在9点前出现了更为紧张的信号,赌9点的胜率进一步降低,因此应该在9点平绝大部分的头寸。1月28日胜率可能有15%,因此最多只能留15%的头寸赌9点。而1月29日股份行的巨量融入,基本将胜率降至0%附近,9点前就应该平完全部头寸。

1月29日是判断过程较为复杂的一天,9点前,我们已知的信息有:

①非银没有捂盘,后续供给不会增加;

②股份行巨量融出,将使流动性需求增加。

对于当日OMO的预期,有几种情况:

①根据“月末财政支出大幅增加”的表述,预计0-20亿的投放量;

②前几日隔夜价格太高,月末最后一天,可能略微超量投放,有机构预期1000亿。但单价股份行融入100亿的情况下,1000亿完全不会使资金面宽松;

③央行进行3000亿以上的投放,但这就不符合提出“月末财政支出大幅增加”的缩量形象。

综合来看,OMO预期的③基本没可能出现,①和②的情况下,资金面都不会宽松,因此,没有必要等9点央行操作,直接平仓(pre-flop阶段弃牌)才是最优选择。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