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河牌打法

  • 1045
  • A+
德州扑克河牌打法


在River发出来的时候,我通常已经大致明了我的强度以及对于持有的牌。有很多的信息可供我来做决定。我的对手遗过Pelop动作。Flop 后的动作,Turn后的

动作以及他们在此手牌开打后的数分钟内的Tells (马脚)来表态。


好的玩家常常能够"看透"牌背,并在River发出后,精准地推论出对手的手牌。这是我在牌桌上时总是不断磨练的技巧。即便我没有参与某手牌,我也会在心中思考这手牌井在开牌前试着猜出对手的牌。猜对的话会让我在之后参与某个POT且遇上这些对手时有更多的信心。若我猜错了,我也能够学到一些很有价值的东西。


对我们之中大部分的人面言,成功的读牌是一个需要后天培养的技术。它需要耐心。极度的集中以及专注、还有苦练。但是报蘭也很丰富。读牌好的人鲜少在River后面对困难的抉择:当你准确地知道对手的牌时,是很难犯错的。


当某人把某手牌打得很软弱,但在River后突然活跃起来井下了一个很可疑的大注时,我便觉得是Bluff,当某人把某手牌打得很积极。但在River后突然变的很胆怯,我便觉得是陷阱。当某人打得又积极又像在试探,我便觉得是没有把握。他们可能持强度中等的牌。


如果一个玩家---尤其是一个好玩家在 River发出一张不能帮助到他的牌时下注。我倾向于认定他是在Bluff, 好玩家不会在River时以中等强度的牌来下注。手握强牌让对手付钱如果River发出来后我有Nuts或是接近Nuts的牌,我公想要对手付钱。


有些高手在River持Nuts时几乎总是"value bet",下注大小则略小于他们认为对手会CALL的“价钱”。虽然这听起来是个不错的策略,我认为大部分的value bets 都太容易被识破了。


我使用取平均的方法来让我比一般的value betor 稍微难预测些。一旦我决定我的对手会愿意付来看我的牌的金额后,我会在他们的价钱附近西一个钟型曲线。有时候我下多一点,有时候我下少一点。


如果我每次都枝CALL.我最后赚的总额和我每次都下和对手的价钱一样的注时 所赚的总额是一样的。但是这让我的对手在判断我的牌时困难许多。更重要的是,我的value bet看起来不像是value bet。我的对手永远不能确信我持有的牌。这毫无疑问地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情。

bb3be7f16a86288c456c236d5ac85399.jpeg


以中等牌力下注


River后由较差位置持中等牌力下注是在德州中最精柱的错误之一。理由如下:


1、通常只会被比较强的牌CALL


2、对手几乎总是能够盖掉比你更弱的牌


3、由于主动将筹码投入到POT中,他们便没有机会遇到对手持最好的牌CHECK的状况来把钱省下来。


4、他们失去引诱对手BLUFF的机会。在River由较差位置BET的唯一有效的时候是, 当我有一个很强的牌且希望被CALL。或是有非常弱的牌,除非对手FL0D否则不能赢。


若我有一个很弱或是中等强度的牌,但认为我的对手的牌更弱。我发现我CHECK来引诱他Bluf可以赢得更多钱。我接下来可能要面对一个困难的CALL,但这就是POKER。这是在NL Holdem中极少会让我认为CHECK-CALL不但是好赚更是必要的情况之一。


若我有好位置且我的对手在River时CHECK到我,我会尽可能把每个片段串连起来。若我的对手在PREFLOP、FLOP、TURN时都显示弱像,则我常常拿不BET不能赢的牌来在River做Bluf。


我有中等牌力的牌但对对手没有很好的Read,我发现著他CHECK到我,则最好的打法是CHECK。


在River的牌有帮助到我或对我的对手来说很恐怖时,我比较有可能会BET。对付一个会在River拿力量中等的牌来CHECK的好玩家时,若他CHECK到我,则我非常不可能会Bluff。



以下是一场在线锦标赛中的例子:


盲注| S25/550


平均筹码 2000

剩余玩家120 

我的筹码2000(40BB)


我在中间位置持AdQd,每个人都FOLD到我。而我RAISE到150三个BB,每个人都FOLD直到庄家。他是一个我了解不深的玩家。他CALL,大小盲FOLD。


Flop开出Qs9c2c.这是一个对我很有利的FLOP。我率先下注150,我的对手CALL。


Turn开出Kd,我有点担心顺子DRAW和AK。所以我CHECK。我的对手CHECK。我认为他是同花DRAW成A9。


River 开出9d,不算太差的牌。我觉得我的牌顶多只能算中等。我CHECK且我的对手BETS300,我CALL。他持Jc8c,一个没组成的同花带中洞且我赢得POT。


若我BET,他绝对会FOLD--则我便少赢了S300。若我BET且他有一张9,则我至少会损失300,可能更多!



下注还是Check-Raise


River 发出来后,且我觉得我有最好的牌。现在关键

是从对手手中尽可能地赢得最多的钱。现在问题来了,如果我是第一个行动的,我应该要BET或CHECK以期能CHECK-RAISE。



我会考虑以下问题:


1、Rivar的牌对对手来说恐怖吗?如果会,我就不会去冒险CHECK--我会率先 BET。


2、若River发出无关紧要的牌则我比较有可能会CHECK RAISE。


3、我的对手拿个DRAW且没中吗?如果是,我比较有可能会CHECK-RAISE。因为若我BET,他就不可能会放入任何钱到POT中。如果我CHECK,他有可能会试着BLUFF。


4、我的对手打法很凶还是很紧?如果他很凶,我会比较常CHECK- RAISE。


5、我的对手觉得他有最好的牌。且若我CHECK,他的牌好到足以 BET吗?如果是,则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来CHECK-RAISE。不是的话,我会BET。


6、若我CHECK的话,我的对手付的起在River的BET吗?如果他只会满足于赢得目前的POT,则我会BET。如果他仍然有很多筹码且可能会倾向于建立一个较大的POT,则我比较可能会CHECK-RAISE。


7、我的对手会付钱给CHECK-RAISE吗?如果不会。我就会率先BET,比起CHECK后让对手BET1/2或3/4个POT再RAISE迫他FOLD掉。在RIVER后Overbet  thePOT常常使我赢更多钱。


8、我在这手牌中CHECK-RAISE过了吗?如果有的话。我几乎从不再次CHECK-RAISE我只公立刻BET。


因为我几乎从不在RIVER后以中等牌力BET, 我的对手比较不可能公落入CHECK-RAISE的陷阱里。他们应该要怀疑我要码牌超强(并等着CHECK-RAISE)或牌超弱且无论如何都不会CALL一发BET。


许多缺乏经验的玩家滥用了在River时的CHECK-RAISE。很少有CHECK-RAISE能够赢得比直接BET更多的情况。我估计,在我有机会能够CHECK-RAISE的情况下,我选择在River做CHECK-RAISE的比率大概低于1/10。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