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马脚的发现与运用

  • 648
  • A+
德州扑克马脚的发现与运用


轻挥一下手腕、向周围瞥了一眼、一个点头、颤抖的双手、向椅子或沙发里靠了一下、低声的叹气、有目的性的示弱。上面的这些小动作都是tells马脚,对于一个专业的牌手可以从这些马脚里找出线索,可以了解到对手手中的牌力如何。


Tells马脚分为两种。无意识的ells,它可以泄漏你手中牌是强还是弱的信息。有很多这种无意识的Tells这些ells都很真实。观察力敏锐的扑克选手会观看姿势、语气,情绪等的变化。


另一种tells就属于有意识的tells马脚。你的对手会故意露出与他手中牌力完全相反的马脚。当他们假装很强时其实很弱。假装弱时其实很强。手牌很弱却试图控制牌桌。伟大的选手不会爱上表演的。伟大的扑克选手会察觉到对手正在扮演某一种角色。他迅速的搞清楚对手想要的结果。做与对手想要的结果完全相反的事。


在这章里面我将会介绍几种常见的和不常见的tells马脚。我希望有些马脚是我自己找出来的而受到大家的好评。但有很多tells已经存在很久了。我在我扑克生源的早期,我读到Mike Caro写的关于Poker Tells的书籍时,那本书改变了我玩这个游戏的方法。我自己观察别人的方法。和Mike Caro在20年前在书里介绍的方法如出一辙。


尽管我经常在牌桌上观察别人希望找到对方的tells 马脚。当我认为我找到了对方的一个马脚,我一般只有5%的机率来改变我的决定。我发现底牌大小,当时的情况,对手的情况比tells更加的真实!


当然,那些目光敏锐又精通tells马脚的选手。在手有烂牌的情况会输的更少,而在手有最强牌时会赢得更多。而亲爱的读者朋友。那些就是一个好的选手与一个伟大的选手的区别!



Caro马脚定律

在Cam的书中,他写到:选手要不就是在扮演某个角色,要不就是他没有在扮演。如果他正在扮演某个角色,搞清楚他想让你做什么事情,然后做可以令他失望的事情。


对手如果扮演比较弱的状态,其实他很强。他们想让我把钱丢入Pot里。我就过牌或者弃牌令他们失望。对手如果扮演比较强势,其实他比较弱。他们想让我过牌或者弃牌。我就下注或者加注令他们失望。


其它很多tells都是这种强就是弱,弱就是强的变体。小心对手的发言,这有一个在我锦标赛生涯早期的例子。我底牌是KK,我加注,大盲注前的选手都弃牌了,大盲注是一个比较松的选手他re-raise了我,我又raise了他,我把我三分之一的筹码都丢进Pot里。


大盲位站了起来。没有看任何人。嘴里嘟囔着。“我猜。我必须做我必须要做的事,没关系。我已经想要去看哈里森福特的新电影了。或者我可以参加另一场更大的比赛"。然后他Allin了。我call,大盲位如我预料的那些,拿一对A!我的牌获胜的希望渺茫。


但那天幸运女神垂青于我,我在翻牌后击中了一个K,击败了那个对手,直接把“他送去了电影院”。传奇人物TJ Cloutier那天碰巧也在这张桌子上。当那个选手离场之后。TJ Coutier对我说“孩子,你没有听到他的Beware of the spech语调吗。有一些东西要学习一下了"。


在那之后。我遇到那些在加注前说一些和他风格不同的话的选手时,我都尽我最大可能谨慎的对待。如果每一次我漠视 TJ Clutier的建议,我的对手就可能会亮出无敌的底牌。



多变的下注数额

我经常通过观察对手在翻牌前下注的数额。来了解他的牌力。一些选手在手握强牌时会加2倍的大盲注。而想要偷盲注的时候下4倍的大盲注。而其它的选手可以正好相反。当我已经搞清楚他们正在用那种策略时。我就利用这个tells bet 和reraise他们。



抢先下注

在多年前的一次WSOP世界扑克锦标赛中,一个头脑十分冷静的但缺乏一点比赛经验的选手挨着我坐在我的右边。我们在一张桌子里的四个小时里。我一直观察他。他每一手牌的注意力都很集中,打得又紧又凶,我在他左边压力很大。


这是WsoP第二天的中段,盲注已经很大了,值得去偷。保护自己的盲注并且“re-stealing"变得非常重要。

我在大盲注的位置,庄家前的选手都弃牌了,而庄家正思考如何打。而我右边的这位观察敏锐的选手却喊了“加注”,下注四倍的大盲注到Pot里面。


发牌员礼貌的告诉他,还没到他下注。按照规则把他的筹码还给了他,现在庄家很清楚的知道了。在小盲注似乎有一手很强的时候试图偷盲注是不靠谱的事情。他弃牌了,终于轮到了小盲注,他和刚才一样,加注了4倍的大盲注。


我脑中灵光一闪,为什么这个家伙抢先下注?他一整天注意力都很集中,从没有抢先下注过。我只用一秒就想明白了, 我的对手正在表演,企图掩盖他手中的弱牌。我raise,我的对手弃牌,我很轻松的就赢到了一个不小的Pot,当一名选手抢先下注,我会问自己他是不是故意的。如果是故意的,加注人的牌通常都很弱!



大筹码,小筹码

不久前,我正玩一局不小的无限注德州扑克。桌上只有5个人,但是25/50的盲注可以让Pot里有上千美金。我们用两个筹码。一种是绿色的25美金的筹码。一种是黑色的100美金的筹码。


我在UTG位置拿到了不同花的A9,我决定做一个标准的加注75,我左边的哥们拿起了三个黑色的100,他加注的300,我弃牌了。


之后又有一局,我在UTG位置拿AT。又一次标准的加注75,左边的这哥们又一次加注300,但这次他是数了12个绿色的筹码加注的。为什么这哥们一次用黑色的筹码加注。另一次用绿色的筹码加注?我想了大约一分钟。


我想出了两个结论:第一:黑色的看上去比绿色的更有价值。第二:十二个筹码比三个筹码看下去更吓人。


可能他希望我跟黑色筹码的加注,那意味着他有一手好牌。而用十二个绿色的筹码,不仅是想试图给人一种牌很强的印象(这恰恰证明他的牌很弱)。而且还用十二个筹码让人感觉更贵一些!


我觉得绿色筹码的加注是在诈牌。我re-raise 他,他弃牌了。他的这个马脚tells。让我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只要他raise绿筹码我就无情的加注,最后击败了他。强就是弱,弱就是强,这样的马脚tells在牌桌上有很多。



Chip Stacks筹码堆

堆放整齐的筹码堆一般就显示出这名选手不是很喜欢赌博。乱堆放的筹码,不整齐的筹码一般来说,这些筹码的主人是个松手,经常喜欢把筹码推出去。


许多选手喜欢把赢来了筹码单独的放在一堆, 当我看到一名对手有这样做,我就尽我最大的努力打破这个数目。


不久前,我和一名紧手玩家一起打牌。他赢了2200,他把5000的买入费放在一堆,把2200赢来的钱放在了另一堆。他提醒了我,他可能非常不喜欢投资超过2200,除非也有一手非常强的牌,我可以利用这点。


有一局,已经到河牌了,但可惜我仍然没有听到成牌,这时我们两人都已经投1000到Pot里了。当他在河牌时Check到我,我看得他那1200的利润筹码堆还在那里,我决定诈牌。下注1400,他看着1200的筹码堆很久。但最后还是弃牌了。因为这点,我相信如果我下注1200以下,那他就会call的。许多选手当他们面对要做一个由赢钱变成一个输钱的决定的时候,都会变得很小心谨慎。



当他们很忙碌时,他们比较紧


当我的对手做一些与打牌无关的事情而比较忙的时候,和他们打牌我会多考虑一些事情。我发现他们更喜欢弃牌,或者打得没有正常情况下那么理想。


忙碌的意思是:


1、赢了一个大Pot正在忙于摆放筹码

2、正和chip runer购买筹码

3、正在打电话

4、正在切换MP3里的音乐

5、与一个朋友打招呼

6、和桌上的其他人说话

7、正在喝鸡尾酒或者食物

换句话说,当一个忙碌的对手下了一个大注的时候,我非常小心的对待,他的手牌可能非常的大。




Suit Check重新检查底牌

当翻牌后出现了三个同花色的牌,而我的对手重新查看了底牌。他们经常有一张牌是与台上的三张牌同花色。


如果在翻牌前他们下了大注,他们知道他们的底牌是AK,他们知道一张是方片,一张是梅花。但是他们记不清哪个是哪个了。他们不得不在翻牌后重新查看一下。我几乎没有看到过有同花成牌的人在这个时候重新查看底牌。



快速Bet  缓慢Bet


这里有另一个关于牌力强/弱变化的例子。我的对手下注快时的牌力一般要比下注缓慢时的牌力差一些。快速的下注是一种威胁。缓慢的下注,一般意味着不确定性。



行为的变化

1、当一个健谈的选手突然变得沉默。我发现他们一般就有一手他们想要玩的牌。


2、当一个选手经常堆在椅子上,突然坐直了,一般他们就想玩这手牌。


3、当一个正吃东西的选手,看了一眼牌后把食物放下了,一般他们就想玩这手牌。


4、当一个选手,手里拿着的手机响了,但他并没有立即去接电话,一般他们就想玩这手牌。如果他接了电话,就算他说了让打电话进来的人等一等。通常他的牌不怎么样。




Leaners倾向牌桌和Slouchers没精打彩的人

我发现那些坐着倾向牌桌的人一般手里牌不怎么样。那些无精打彩的人和靠在椅子上的人一般手里有好牌。Leanes是想吸引大家的注意,让别人觉得他具有威胁性。Slouchers 试图扮演尽可能的不具有对抗性。



颤抖的手


当一个人把他的筹码丢入Pot中时,他的手是颤抖的,一般来说他手里就有很强的牌。但这种情况也有例外。在2003年我在好莱坞的Hank Azaria 家里玩一局很大的无限德州扑克。我的对手是一个非常不知名的选手。我在Cutof拿到了口袋对J。加注我前面位置的一个limper。Limper 前面的人全弃牌了,而他用颤抖的双手把所有的筹码全堆入Pot。


我弃牌了,并把底牌口袋对J亮出来。告诉大家这是一个我做过的多么大的Laydown。和大家说:“遇到这么抖的手,我有口袋对Q都会弃牌的。如果你没有口袋对A,我会很意外的”。


当他用还在颤抖的手掀开底牌时,是口袋对5 Hank说你被颤抖的手这样的Tell骗了。别太在意那个,他有酒瘾综合症”。后来我才知道那个limper 的昵称叫"Shakes" ( shake是颤抖的意思)



当他们看自己的筹码时


这里有一个非常真实的Tell经常出现在翻牌、转牌、河牌被发下来之后。当一张牌对对手有利。那他们经常会快速的扫一眼他们的筹码堆。我几乎就读懂他们了。“哇!来了一张好牌,我要下注了。我的筹码在哪里?就在我的鼻子下面”。



当他们看我的筹码时

当我的对手正在看我的筹码。他们经常会想像我的筹码成了他们自己筹码的情景。这些选手告诉我,他们手里有一手很强的牌。 并且他们知道成者认为我的牌很弱。


如果我恰巧察觉到这个马脚Tell当我手握一个非常强的牌时,我经常会下大注Overbet或者试图Check-raise。



快速Call


我发现一名选手在翻牌后快速的Call,一般情况他在听牌。想像一下如果他有一手很好的牌,他们会不得不给自己一些时间去考虑加注。如果他们有一手烂牌或者边缘牌,他们会不得不给自己一些时间去考虑弃牌。只有当他们在听牌时才几乎自动的完成了。



缓慢的Call


我发现一名选手在翻牌后花了很长时间考虑call a bet (跟一个加注) 一般他正在考虑是加注还是弃牌。他们不是有一手非常强的牌,就是有一个中等水平的弱牌。很少有听顺子或者听同花的情况。



当他们伸手摸他们的筹码


我在考虑是下注还是加注的时候。我的对手伸手去摸他们自己的筹码时。我几乎都会下一大注。他们是正在表演,希望说服我不要加注,根据Mike Caro的建议,我会令他们失望的。



Toss vs Slide ( 丢筹码和推筹码)


一名选手把筹码随意的丢入Pot中时一般来说是牌比较弱,用一种显眼的下注方式来弥补牌力上的不足。一名选手平缓且轻松的把他们的筹码推入Pot时,是在试图让他们的下注尽可能容易的被Call,感觉是手有强牌。


缓慢的推筹码入Pot 然后向后靠在椅子上一般来说就是有很强牌的一个标志。



反用马脚

在2002年,我参加一场在Reno举行的大型的锦标赛,打到了中间阶段。我有着平均筹码。Young Pham是一位很厉害的选手,坐在我的左边。他刚刚被Bad Beat,仅仅剩下5个大盲注的筹码。


我在小盲注位置,前面的人都弃牌。我底牌是同花J7。不是什么大牌,因为我手里筹码较多。而且又有底注。我非常想让Youg全下,他不会对我造成较大的伤害,就算他手里有AT这样的牌。如果赔率合适的话我还是愿意冒这个险去击败像他这样的好手的。但我

也不想用"一手垃圾牌去和他打,这样有可能使他的筹码翻倍。特别是像Young 这样危险的对手。


我不确定如何做。我拿起我的筹码试图从Yong身上找到一个Tell,他立即伸手去摸他的筹码。“哦,这是一个典型的马脚Tell".我加注让他Allin。


Young击败了我,他翻开口袋对K的底牌,给我使了一个礼貌的眼色。伟大的选手会使用一个相反的Tell,如果他们认为我正在注意这个Tell。真正伟大的选手会设计对手,用四五个Pot下个套,然后在后面赢一个更大的!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