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中的创业人生

  • 1082
  • A+

德州扑克中的创业人生


编者按:作者孙志超,于2013年加入创新工场。在加入创新工场之前,曾担任网易、巨人、完美等公司的产品制作人,并有多次创业经历。在数字娱乐领域投资十余家公司,在互联网、游戏与投资领域有丰富经验。投资项目有知乎、甜瓜游戏等。目前专注于TMT领域的创业公司,撰文多篇,包含互联网从业者对于风险投资的理解以及从事投资之后对行业的观察。发表投资与创业相关文章近百篇,知乎「盐」系列作者。


——玩物不一定丧志,关键还是在个人。

我并不经常玩德州扑克,但很喜欢它,因为这个游戏可以很好地考验一个人的眼光、直觉乃至思考能力和策略。德州扑克这个规则很简单,但玩的过程却是无比细腻的游戏,每局过程中充满着胜负机率、投资报酬率的计算,以及人性的观察。

在很早的一个问题中,我提到它与风险投资的阶段有共通之处,而且有一点共性——运气很重要,谁都有可能拿WSOP总冠军,水平好也不能保证一定有投资收益。2008年的WSOP主赛事上,Mabuchi翻牌中set,river牌中四条,结果对面的Justin Phillips加注,中了皇家同花顺。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是1:2700000000!更不用说是发生在大赛当中,这是运气出现时那无与伦比的威力。

(WSOP赛事中,Phillips同花顺上演惊天大逆转)

牌桌有点像市场,每一个人的call 和fold都会影响市场的变化。但两者落实到细节上有很大不同。比如说我们都知道德州扑克中每个行为都有相应的期望值,决定长期的胜负,而期望值与对方行为的几率、底池等相关,如果你在网上用AI程序(如仙王座)与人对抗,从长周期来看可以保证赢钱(其实是赢过人性);或者说SNG同时开若干桌,只要水平足够,也能保证一定ROI。而现实中的投资,靠固定策略长期机械地操作,几乎不可能获得优秀成绩。

相比起来,德州扑克体现出的精神更与创业相契合,比如直面风险的能力,在之前知乎的文章中亦有提及。

1、最低成本的试错

我们都知道创业最重要的是方向,这就像是玩德州时选择牌桌是第一步最重要的决策,在某种角度上,它决定了你可以走多远。一旦创业启程,遇到的最可怕问题,莫过于花了很长时间开发了好的产品,但它偏偏不卖座。所以创业初期最重要的其实是快、狠、准,这种暴力创业的美学,玩德州玩久的人自然可以体会。

对于创业者来说,可以想像手上的两张牌是你的“产品”,而底池的牌则是“市场”,只有发生最佳匹配时才能赢走所有底池,也就是赢得市场。如果你是精益创业者,那策略就是用最低的“成本”(下注),去获得flop牌的信息,因为它决定了你大多数的命运。当对手raise大注时,你往往会选择fold,“退场”,这就像是当行业巨头在市场还不明确时就花大钱进军时,身为规模较小的精益创业者需要回避的市场。类似于德州扑克当中,牌面越干下注越小,不容易暴露牌力,而面对喜欢过牌加注的对手,做更小的下注。这都很像是创业者面对巨头的生存策略。

所以说,即便你的牌再好,不看位置和对手随意推就是乱来,UTG all-in,一无所获;raise几次,你在button上all-in,至少算合理。创业也是一样,“市场”终究决定了你的命运,所以在得知任何市场信息前,你的任务其实不是“做出 (我认为) 最棒的产品”,而是用更低成本的去了解产品是否适合市场。

一个好的创业者,应该是对市场“痴迷”的,越早知道,在粮草耗尽前能够有的尝试 (与学习) 机会也就越多。与德州扑克无法控制抓到什么牌不同,现实就像打明牌,要尽量去抓对我们有用的牌。成功与否除了专业能力这一因素之外,判断是否要入场,以及选取什么样的牌入场也非常关键。

曾经有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创意产品电商网站,叫Quirky,设计了很多好产品却都只有昙花一现的命运,因为没有认真思考客户真正的需要。当时拥有上亿资金的Quirky每年都会推出50多种产品,完全违背了创业的基本法则。相反,很多天使投资人在Uber早期测试的阶段,因为信用卡支付系统的漏洞而不敢投资。然而Uber在后期不断改善功能,变成十分成功的企业。从投资角度评估创业初期的团队,市场机会是非常重要的。

2、时刻接收信息并解读信息

德州扑克还能让我们深刻感受到“解读”与“决策”的奥妙。身处海量数据的互联网时代,掌握最多资料的专家与决策者,仍然不断做出失败的判断,正是因为未能分辨出哪些信息无意义,哪些才是关键。根据错误信息做出来的预测,自然不会准确。

最常出错的就是过度自信、“刺猬”型的预测者,也就是认定自己能翻盘的赌徒。他们在遇到真正高手之前胜率还不错,很会总结原则规律、很有胆识,但发生新的变化时很少修改判断,对于自己判断的极度自信,有时候让行为成为了某种“表演”。

如果你只是观察对手十几手牌,开牌前all-in过一次,这样的样本范围完全没有意义,拖延时间并不代表对方害怕钱圈的bubble。再或者你一个你很熟悉的对手,你从过去的经验推断他All-in时bluff几率很高;但今晚你们都喝了很多酒,如果你拿过去的记录分析预测,那么你会认为对方多半有牌。但是对方喝酒的状态并不在你过去记录的样本内。这个判断问题出在模型错了、忽略了样本外的重大信息。

预设立场或过度自信,是非常可怕的事。容易失败的赌徒,往往一看见“有相关”就解释成“因果关系”。经济学里有个常见的实验:拍卖一个装有钱的箱子,大家去猜测里面有多少钱并出价,价高者得。实验的结果,往往都是赢家所出的钱超过箱子中的钱。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也是如此。市场的乐观气氛,被当成可以抢进的信号,从而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德州扑克教会我们勇于承认“不确定性”,在很多情境中不一定要追求终极完美的判断,只要判断比对手好就赢。所以说,保持客观,随时更新判断,才有可能带来更高的胜率。水平比较高的玩家打牌,心态特别平静,即使被对手在river牌反超而bad beat,也不会有产生情绪波动,仍能维持正确的打法,这都是因为适应了客观看待任何场上发生的事情。

当然,用德州扑克来比喻商业有其局限,在商业世界里永远不可能迅速判断某个决策到底是赢是输,也不能马上就开始下一局。不过,扑克和商业都一样,最聪明的玩家都会随机应变。

如今科技日新月异,究竟是一场泡沫还是未来趋势,考验着创业者的解读能力。比如说当前物联网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发展,许多人通过物联网创造了一些产品,但没有考虑到系统性问题,包括低成本传感器、大量移动设备成为中心设备、超快的无线网络等。任何量变都会引起质变,才是核心的思考方向。

3、将评估数值量化的力量

前面提到,面对all-in如果缺乏信息很难做出判断,但当场上筹码确定的情况,获胜概率的计算可以让我们理性选择call或者fold。只需要用到高中数学知识我们很容易得解除至少需要到少获胜概率call之后才更合算。而且,正确估算出对手的push和call的牌力范围将是SNG的重要技能,正确估算对手的牌力范围后ICM的计算至为关键。

再举一个例子:数学当中著名的贝叶斯定理,其思维法则对玩德州有极大助益。这并非要我们时刻根据公式来计算,计算量太大所以不现实。真正的精髓在于即时修正。比如某个开始认为比较凶的选手,后面一路弃牌,我们就开始逐渐修正对他的认识。每弃牌一次,风格判断就紧一分。相反,认为比较紧的,如果忽然开始频繁收锅,评判也逐渐调整为较松的方向。

贝叶斯定理的本质是把概率评估量化成具体的数字,然后每当新情况发生的时候,通过计算得出新的、更加准确的数字。这种模式非常稳定,因为人非电脑,容易产生情绪,尤其是遇到不知怎么评价的情况就会焦虑和冲动。譬如对方多次不断地raise,我们究竟该如何判断?一味地“忍”吗?

事实上,我们只能先猜测普通的对手操作或nit的概率各是多少,而各自的底牌范围是多少。然后对方每次操作的时候,经过不断修正得到新的数值,虽然不一定精确,但可以让我们认知到某些违背常理的几率判断。

这在现实当中也可以找到很多例子,比如911发生时一般人“凭感觉”地认为,一次袭击已经不可思议了,第二次绝对不可能。实际上,假设飞机恐怖袭击的几率原本是两万分之一,那么第一次撞机发生后,飞机失事中可能是恐怖攻击的机率当下被改写为38.5%,而发生第二次恐怖袭击的机率陡增到99.99%。

把事情数值量化,对我的影响也很大。创业是复杂的,会影响到创业的成败有很多因素。而做有“累积性”的东西,能够提高创业的成功率。举例来说,内容有累积性,社群经营有累积性,评论多寡有累积性……有累积性的东西,越到后面需要付出的努力越少,却能维持同样或更多的成长。有个72法则,可以让我们知道某样东西成长2倍需要多久。比如用户数每周成长率为3%,要成长为现在的两倍,则需要24周(72/3),也就是六个月左右。对数字的敏感,在我自己过去做运营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4、失败也是一种成长

德州扑克这一入门简单、精通复杂的游戏,当你以为自己站到了山顶,却发现一山更比一山高。从看不明白对手都在干什么,到能洞悉高手思考方式之后,才会知道差距巨大。

牌桌上决定胜负的不一定是手中的牌,沉着冷静头脑和理智的思考才是你获得高胜率的法宝。底牌再好,最后也可能意外落败,难免会失落惋惜各种负面情绪,但是成败已定,我们无法改变。唯有享受过程,牌局结束后反思自己的行动才能避免下次再犯相同的错误。长期揣摩战术,有助于调整自己的思维模式,经常保持清醒状态。

牌局有赢就有输,生活亦如此。人生好比一场场牌局,在输与赢中最重要的是积累经验和教训,并且永远不要放弃希望,说不定下一手牌恰巧就组成了同花顺。享受过程,每一次失败都是成长的过程。这是奇妙的德州扑克,也是奇妙的人生旅程。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