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时应酝酿的层级计划

  • 492
  • A+



一个狡猾的、多层级的计划正在酝酿


在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一个并不常见的情况。只有极少数玩家能做到如此。Kanit没位置也没牌。他唯一拥有的就是不错的口袋德州底池赔率。但他还是跟注了,而且一个狡猾的、多层级的计划正在他的脑海中酝酿。

 

他跟注Bertilsson的4-bet的行为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翻牌前的float(缠打,指先跟注,然后借潮湿的牌面在后两圈bluff),而且他在翻牌圈继续进行了float的跟注。翻牌出现:A-8-8,很有可能会让两人都中牌。在Kanit决定过牌后,Bertilsson选择下注。但此时无论他手里拿着是什么牌,都100%会在这里下注的。

 

虽然他的这个下注不会令那些比自己好的牌型弃牌,但却能够针对那些诈唬牌型保护自己的手牌。而如果Bertilsson在翻牌圈也过牌,那么一旦Kanit在转牌圈下注,他的处境就会很麻烦。

 

其实Kanit再次跟注的行为是非常惊人的,他很清楚对抗短筹码这么打的风险有多大。但他同样也知道如果这次成功了,自己离冠军简直就只剩下一步之遥,且几乎完全规避了被淘汰的德扑玩法。在倒数第二个下注回合,他决定给对手一次考验。转牌圈是他计划里至关重要的一环。




深陷悲惨世界


在转牌圈Kanit过牌,Bertilsson也跟着过牌。当然Bertilsson可能是在诱捕对手,但更多的可能是他不喜欢牌面上的这张A,而这一过牌的举动也恰恰暴露出了他手牌的范围。

 

在Kanit看来,Bertilsson的这一举动正中其下怀。因为他的双重float也只有在Bertilsson稍稍示弱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成功。如果Bertilsson直接全下,那么Kanit就不得不弃牌了,而他也会因此损失2m筹码。不过即便如此,他的筹码量也依然很健康。

 

河牌的J♠对于Kanit的计划而言其实无足轻重。现在唯一可能改变他计划的就是一张A。不过现在Kanit已经可以实施自己的诈唬计划了。他率先出手下注,Bertilsson此时才意识到自己深陷悲惨世界不能自拔。Kanit现在就可以轻易地扮演一张A,并介于任何AJ到A6之间的牌型都是合理的。而且这些牌型对于他的打法而言,也的确都有足够的底池赔率进池。

 

当然了,Kanit此时也的确有在诈唬的可能性。但由于他在翻牌前和翻牌圈都跟注了,使得看上去又不太像是在诈唬,而是更像真的拿到了大牌。这也正是为什么Bertilsson在河牌圈做出如此让人难以理解的弃牌。因为如果他跟注了却输牌,那他就将只剩6BB的筹码量了。

 

3

总结


这次精心策划的德州游戏规则最终为Mustapha Kanit赢得了冠军荣耀。毫无疑问,当时所处的锦标赛阶段和筹码量都非常适合这一行动的实施。但不得不承认,Kanit的确漂亮地打出了这一记惊人之举。




 那假如Bertilsson在翻牌圈过牌呢,结果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Kanit还会尝试在转牌圈和河牌圈开枪吗?可能会,但之后我们很可能就会错过EPT都柏林站的这一精彩时刻了。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