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惨AA被河牌绝杀之二

  • 368
  • A+

史上最惨AA被河牌绝杀之一:https://www.moshike.com/a/501.html 




“我最初的目标是打算做生意,”Affleck说:“但当我毕业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想要试着靠打牌为生。”


2

惨遭Bad Beat


毕业后,Affleck立即前往WSOP赛场,并再一次在主赛事打到很后期,本来还有很大机会进入决赛桌,可惜最后拿AA被河杀出局。


“人们一直到现在还是会过来安慰我,”Affleck说:“能被记住的德扑技巧感觉很棒,但我不需要以这种方式。我感觉只要打牌的时间越长,拿到的成绩越多,我就越可以摆脱那场赛事给我留下的阴影。话虽这么说,但它仍然是一次很棒的体验。今年我在Rio有多次打进决赛桌,可以说都还给我了。”




因为那手牌,因为友善的性格,Affleck不管在哪里打比赛都有很多支持者,在某场比赛打到后期的时候,亲友席中甚至还会有陌生人为他加油。不过他并不想被人说自己应该得到一个冠军。


“在这个行业中,人们很喜欢用‘应得的’这个词,”Affleck解释说:“这个选手应该得到一个冠军,那个选手应该拿到一条金手链,这是很危险的。作为扑克选手,如果你觉得自己应该得到什么,这样你一开始就有了劣势。真正伟大的选手只会努力打牌并提高自己的技巧,永远不会认为自己应该得到什么。”


3

成绩回顾


2009和2010年,Affleck拿到了190万奖金,短暂沉寂后,他2012年又先后在Fall Pot of Gold主赛事和LA扑克公开赛夺冠,并再一次打进WSOP德扑规则主赛事钱圈。


2014年,他在亚利桑那州扑克冠军赛得到第5名;


2015年,他首次打进WSOP赛事决赛桌,在1,500美元买入的无限注德州赛事中得到了第6名,之后又在Coco扑克公开赛夺冠(26.4万美元);2016年,29岁生日那天,他又在WSOP一场1,500美元买入的赛事得到第3名(184,456美元)。


4

继续前行


如今,Affleck和女朋友住在新泽西Brigantine,离大西洋城非常近,除了在现场打盲注$80-$160的混合游戏,Affleck还会打线上。


“住在华盛顿的时候,去赌场要开一个小时车,现在住的地方离百佳塔(娱乐场)只有几分钟的路程,所以我经常把筹码放在桌上,然后回去吃个饭再来。真的很方便,而且我认为这里的局很好打。”



没打牌的时候,Affleck通常也是在做和德州游戏相关的事情,他最近有开始教学,还为Jonathan Little的新书《Excelling At No-Limit Hold’emand》写过一个章节,另外还与好莱坞的硬石娱乐场有着一份为期多年的赞助协议。


“我认为我爱扑克胜过任何人,”他说:“我见到很多人因为破产或这个游戏不再有趣而离开,但我真的很少休息,总是在期待下一次游戏,比如现在,我才休息三天,但已经开始期待下一场比赛了,说实话,我有试着强迫自己休假远离扑克,但很难,因为我喜欢工作,希望对扑克的这种热情可以伴随我的整个职业生涯。”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