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三手KK碰到AA

  • A+


几年前,作者AA王毅然辞掉金融行业的高薪工作,去澳门做了职业德扑游戏牌手。在《澳门岁月》中,他真实记录了这段不一样的岁月。
10

扑克三大冤(上)



曾经,有个女孩很喜欢听我讲小白兔的故事。嗯,她属兔。我讲过很多,有小白兔和大灰狼的故事,有小白兔和小乌龟的故事,但是她最喜欢的,是小白兔和小老虎的故事:


有一天,小老虎跑到小白兔面前,很害羞的问:小白兔,我能吃你么?小白兔觉得很好笑,说: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小老虎更害羞了,说:那个,小白兔,我能不能,吃掉你呀?小白兔笑了,问道:小老虎,你是第一次吃小动物么?小老虎用力点头:是的。小白兔又问:那你以前都吃什么呀?小老虎脸红了,很小声的嗫嚅到:以前,以前我吃奶....


那个女孩已经离去了,到底,也只是生命中的过客。偶尔,我还会想起她蹦蹦跳跳的样子,想起她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想起她常穿的那条裙子,常戴的那顶帽子。


嗯,帽子…帽子?当兔子戴上了帽子,那就不再是兔字,而是……冤。


那我们便说说德扑圈中的冤家牌吧。


个人浅见,德州中最冤的三种牌型依次是:

  1. 翻牌后,强成牌撞强抽牌

  2. 翻牌前,KK撞AA

  3. 翻牌后,set撞 set


第一种冤家牌,例如你手持黑桃JT(T代表10),对方手持红桃KQ。翻牌发出JT2两红桃,你中顶两对,对方中花顺抽。那基本上,谁也不会轻易放弃,翻牌拼光是大概率事件。


不过以冤情而言,这在德州三大冤中只能垫底。毕竟,有些紧手会采用保守打法,拿着花顺抽也只是简单靠了看转牌。而且,在上述的牌例中,双方胜率其实相差不大,KQ抽牌53%略微领先,基本还是抛硬币,拼人品,和常见的QQ VS AK没有本质区别。


第二种冤家牌,KK撞AA,是每个牌手都有过的痛…我做过粗糙的计算,当你手持KK时,某个特定对手拿到AA的概率约为200分之一(精确说是204.2分之一,暂且不计零头,甚至很容易让人怀疑是不是德扑圈故意发让你输的好牌。)。在单挑桌,这样的概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KK可以永远舒服的all in。然而,在满员的10人桌上,当你拿到KK时,桌上有人拿到AA的概率约为22分之一。这,已经不是一个可以直接忽略的概率。换句话说,你每22次拿到KK,就平均有一次,有人拿着AA默默的等着干你……


值得“庆幸”的是,悲剧并不会时常发生。你平均221手牌拿到一次KK,所以约4800手牌才会遇到一次KK撞AA。4800手,在现场局里大约需要160小时,即便是打牌为生的职业牌手,大约也就一个月一次,就当是来了大姨妈吧。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在澳门第一次KK被AA清光,是打牌一年(业余半年,职业半年)之后才发生的事。那一年里,我的KK幸运清光AA两次,而幸运逃亡简直不计其数。印象最深的一次,我的KK撞到对手AA,只输了5bb——你没看错,当时我有130bb,却只输了5bb!


那次特殊的过程,其实要多谢某韩国reg(regular:常规玩家,指按部就班稳定打牌盈利的玩家)。那个韩国人打牌多年,却特别容易tilt(情绪失控),多次在牌桌上失控乱搞。那天,他已经连续输光两手buy in(买入),第三次直接买入25000(50/100级别的新买入上限)。


那手牌,韩国人在枪口拿到AJ,溜进100。前位苏昊(前著名电竞选手,转型澳门德扑也有些时间了)加注到500,我在后位手持KK跟500。韩国人小眼睛乱溜几下,装出气势很猛的样子反加到2500,而苏昊略微思考之后,稳稳的最小再加注到5000。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