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进池都中set,为什么最小的偏是我! | 《澳门岁月》连载11

  • 115
  • A+


几年前,作者AA王毅然辞掉金融行业的高薪工作,去澳门做了职业牌手。在《澳门岁月》中,他真实记录了这段不一样的岁月。(https://www.moshike.com)

11

扑克三大冤(下)



冤,冤,冤,冤冤相报何时了。爱,爱,爱,爱爱无套成追忆。(又想起了让我讲小白兔故事的那个女孩,姑且瞎扯这一句吧。)


上一节,写了拼人品式的冤(强成牌撞强抽牌,常常遇到),写了大姨妈式的冤(KK撞AA,每月一次)。但和第三种牌型比......风中飘来五个字:那都不叫事儿!


嗯,你猜到了,德州里最冤的就是:set over set。这甚至比德扑圈故意发让你输的好牌还要冤!在德扑届,这好比杨乃武和小白菜,冤到京城滚钉板;又好比包龙星和小寡妇,冤到青楼当龟奴;再好比9527和唐伯虎,“我奶奶被她抓进了唐府,强奸了一百遍一百遍!”




三种冤家牌中,set over set当然最少发生。概率无法精确统计(原因下面会写到),不过我个人经历,现场扑克平均四五个月才会遇到一次。真的落到自己头上,也只有一声叹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啊。


KK撞AA,其实和set over set有个很大的不同:前者是公平的。所谓公平,意味着,你有100次AA捉住别人KK,也就会有100次KK被别人AA捉住。谁也无法战胜这种概率——上帝真的公平。


而set over set,其实并不是公平的现象,甚至让人感觉有点像德扑圈作弊。长期来看,你over别人set 100次,真的未必会被别人100次over。以我个人为例,我over别人set的次数,至少两倍于被人over。


因为,set over set的概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进牌质量。举个例子,曾经有手牌,我KK翻牌前加大注,某短码鱼游客66跟注单挑。翻牌后发出K62。这样的set over set,长期来看绝不会走向公平——换了我是手持66的那个人,绝不会在赔率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跟注单挑,那么哪来后面的被人over?


长期来看,某些情况下弃掉22/33/44不玩(例如太前位,例如太大注),绝对会减少被人over的概率——是否+EV,这里不论。(顺便说种无厘头打法,绝对能提升你over别人set的概率:当你拿着AAKK,永远不要3bet,把所有对手的小对子放进翻牌,翻牌中了顶set也不要下注,给对方转牌中小set的机会:)


话说回来,我把set over set评为冤家第一,倒不是因为概率更小,而是因为更本质的原因:真的弃不掉,真的会输光。换句话说,别的冤,你碰上了可能只是罚点款,挨顿打,可是set over set的冤,一旦碰上了,真的会死,是真的会死啊!


不要说紧手松手。再紧的紧手,也是死路一条。紧逼一世的老石头,视钱如命的葛朗台,谁不会有例外。更不要拿KK撞AA来比。我的KK曾经只输给AA 5bb,而被set over set的每一次,都输光了所有筹码。不是一些,是所有。


正所谓:琅琊榜首,麒麟set,出门被干,六月飞雪,不禁感叹一声:真人德扑圈有没有挂


很久之前在25/50的一手牌,枪口reg(regular:常规玩家,指按部就班稳定打牌盈利的玩家)加注开池,我手持22在庄位跟入,小盲游客做了最小再加注,枪口和我都跟,三人锅。


翻牌发出AJ2彩虹。多么惊喜的牌面——我中了set,牌面却没有什么买花买顺。最棒的是,我还有位置,快打慢打随我玩~~在心底hiahiahia的淫笑声中(差点笑的太大声被人听见),我跟注了枪口的翻牌圈下注。


当时小盲游客选择的打法是:check – all in。他是短码,这个al lin被枪口和我秒跟。说实话,此时我并不担心小盲的牌力——我见过太多的鱼,在这种牌面用AK/AQ check – all in。我担心的只是枪口reg:他是个我熟悉的紧手,他的翻牌圈下注跟再加注,其实牌力极强:枪口开牌的他不存在A2、J2这样的两对,他的牌只有三手:弃不掉的AK,比较自信的AJ,和设陷阱的JJ。


转牌和河牌都无关,枪口非常自信的推all in。雅典娜,当时我真的有不好的预感…但还是跟了。在无花无顺的牌面,set太难弃。


最后开牌,枪口亮出了JJ,set J杀掉了我的set 2而枪口,我们都没放在眼里的鱼游客,亮出了AA通杀


AJ2的牌面,三人进池,三人都中了set,为什么,为什么最小的偏偏是我…



嗯,set over set其实也有两种式样。前面说的,是翻牌双方同时中set,这是“就叫你死式”——这手牌,上帝提前安排好了,就是让你死,真的无话可说。还有一种set over set,是翻牌的小set被对手在转牌河牌中了更大set,这是“天外飞仙式”——2个outs,只有2个啊。


在50/100的某个幸运日,我曾经两次over别人的set——一次就叫你死,一次天外飞仙。


那手牌,HJ位置的老外开池,CO跟,我在大盲跟注。翻牌J97,我和开池的老外来回下注,直接打光。他亮出了77,而我亮出了——hiahiahia——JJ。


过了一会儿,中前位多人溜进100,我在德扑圈的庄位手持KK加注到800。大盲的老头儿当时只有3000多筹码,明显犹豫了半天之后靠,溜进的人也有靠的。(事后老头儿解释了他犹豫的原因:我本来想直接推你all in)


翻牌AJ8彩虹,所有人check给我,我一心糟逼的(不敢一脸糟逼)也check。池里人太多了,真保不齐有人有A。


转牌,天外飞仙一个K!大盲的老头儿迅速下了一个重注——他的迅速程度,让我感觉他早就想好了,不管转牌是什么都重锤——其他人居然都弃牌。看来,我在翻牌多虑了,还真没人有A。


此时,我意外击中的三条K几乎可以说是nuts,而对方后手筹码只有500,处于完全套牢的状态——只要我跟了转牌注,那么河牌无论出什么,双方都一定会allin。于是,我心里hiahiahia的跟注。(这样一来,河牌因为他先all in,就需要他先亮牌)


果然,河牌刚发出0.1秒,老头儿就推了剩下500 all in——他根本不关心河牌是什么。而我,当然也是秒call。


老头儿颇为自信的亮出了88——翻牌击中三条8。而我平静的亮出了KK——抱歉,转牌我天外飞仙了。


那一夜,我梦见白云城主。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