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扑高手的持续性下注为什么越来越小了?

  • 540
  • A+


德扑技巧和策略是一个更新迭代很快的时髦产物。优秀的牌手总是能另辟蹊径,其余的普通牌手所能学习到的,通常是当某种策略已经变成了“标准”。通常,我们不知道一个策略为什么是好的,只是简单的认为——如果别人用这种策略是成功的,那么对我也是有用的。


这种认识会导致我们错误的使用不适合我们的打法,弊大于利。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应该更深入的学习和研究这些新的德扑技巧和策略为什么起作用,以及何时该采用它们。


最近我注意到一个趋势——在干燥牌面上的持续性下注变得越来越小了。过去,1/2(半池)的持续性下注是一个标准动作。后来,人们逐渐开始使用1/3和1/4的持续性下注。最近,我看到一些优秀的牌手甚至采用1/5或1/6的持续性下注。


0d9ccc6e01fd197642b3bc20993deb67.


为了更深入的理解这个策略,我决定在PokerSnowie(人工智能教学软件)上用下小注的方法进行试验——为了找到为什么(以及何时)下小注是有效的。


几乎每一次,当我做了一个很小的下注以后,Snowie都不同意我的下注尺度并建议我采用某种尺度以免打法被破解。


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当更小的下注是可供选择时,如果我选择那个更小的下注,大多数时候Snowie都会显示我的期望值在上升。


例如,在一张9人桌,我在UTG+1的位置用A10开池2BB(有效筹码40BB),所有人弃牌到大盲跟注。


翻牌圈——K♣10♠7♣,大盲过牌。


在这个牌例中,Snowie给我的C-bet建议尺度是半池,考虑到整个策略的平衡。这个下注的期望值是2.34BB,而过牌的期望值是2.51BB,因此Snowie建议我也过牌。


然而,如果我采用更小的1/4池下注选项,Snowie显示我的期望值达到2.65BB,因此我应该100%下注。虽然这种下注更有利可图,但Snowie考虑到这种小的下注可能会遭遇来自对手的加注,这种加注可能是诈唬也可能是薄价值,而我手中的牌不足以抵抗来自这样的压力。


在经过很多手牌的试验以后,我意识到,如果我玩的是一张消极的牌桌,我不需要担心过牌-加注的频率。这让我意识到,我应该比Snowie给我的建议更加频繁的去做这种小额的下注。


另一种选择是像Snowie最初给出的建议那样——跟着过牌。这种打法会让我们更轻松,同时可以保护我们的过牌范围。


a7f846b4637e68afcbf22da9d5c88cd5.jpeg


在实践中,当我遇到这样的场景我采纳了Snowie的建议——选择过牌,对手通常会在转牌领先下注满池或更多。面对这样一个下注,在过去跟注是毫无疑问的,但现在我重新来看这个问题,我发现我的期望值只有1.02BB。另外,面对河牌的又一个满池下注,给了我很不好的选择——选择弃牌,我拥有的期望值是0;做一个“英雄跟”我的期望值是-1.63BB;或者我企图做一个诈唬,得到的一个最好的EV也只是-0.14BB。


再说回来,翻牌圈的过牌,显示我的选择会越来越困难,且越来越糟糕。这像一个连锁反应,打开了一扇犯错的大门。


因此我们可以很容易看到,如果翻牌圈我们做了一个小的持续性下注,能够有效避免转牌及河牌的犯错。


这样的下注几乎总是有利可图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当它们作为诈唬,可以赶跑对手最弱的范围(空气范围);作为价值下注,可以得到对手最弱的对子范围的跟注。即使下注是次优选项,它们通常也是有利可图的。但对于对手来说却是不一样的效果。


d8127f177509a3e00f5dc2cb74b7c55b.jpeg


另外,小的下注还能严重限制对手的范围,因为面对一个1/4的持续性下注,对手通常会用他顶端的范围执行加注,例如两对或更好的牌。


在一张消极的桌上,这一招尤其管用,在那些你不确定自己的决定是否好的情况下,一个小的持续性下注让你的游戏变得简单。同时,你可以搜集信息。这些信息可以帮助你归类对手,如果对手是疯子你可以很简单的过牌,一旦他们在接下来诈唬,你可以很轻松的跟注。或者,如果是消极的对手变得主动,你也可以轻松弃牌。


频繁的小持续下注,能够帮助你轻松的控制翻牌和转牌,直到你用读牌技巧等搜集到足够多的信息后,可以在河牌发挥更有创意的打法创造更多的价值。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