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上桌8小时等AK的“葡京大学教授”

  • 755
  • A+

每天上桌8小时等AK的“葡京大学教授” 


几年前,作者AA王毅然辞掉金融行业的高薪工作,去澳门做了职业牌手。在《澳门岁月》中,他真实记录了这段不一样的岁月。

08

两只教授,两只教授,跑得快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有人说:世界上最难的事,是跟不爱的人过一辈子。


有人说:世界上最难的事,是爱的人跟别人过了一辈子。


我说,世界上最难的事是:当你看到开头的“两只老虎...”时,是用标准普通话念出来,而不是唱出来...


今天,回忆的是两位牌手,都是老头,都有个外号“教授”,就写一节“两只教授,两只教授,跑得快”罢。


第一位外号“教授”的牌手(下称“教授1号”),是个瘦小老头,多年前就在澳门专职打牌,老江湖很多年了。他这个外号在永利低级别牌手圈里尽人皆知,常被其他熟悉的牌手拿来开玩笑,有一次还真有游客听了问道:您是哪个大学的?教授1号笑答:葡京大学。(澳门最早的扑克室开在葡京赌场)




我见过教授1号不下100次,永远套着一件破旧外衣,头发乱蓬蓬的。老头的打法倒也简单:短码,超紧,拿到大牌闭眼一推。记得第一次和教授1号同桌,对他的打法印象深刻,和朋友(也在桌上)称之为“AK一波流”。


第一次同桌到现在,已经三年,三年了。三年来,凤姐出国了,奶茶当妈了,雷洋跳车了。世间沧海桑田,但教授1号岿然不动。他的打法还是:短码,超紧,拿到大牌闭眼一推。标准的Grinder(研磨家,指那些格外小心,一点一点“磨”出成绩来的玩家),在最低级别讨着生活,混个温饱,便是晴天。


三年之后,也许凤姐会嫁人,也许奶茶会离婚,甚至,也许雷洋会复活。这些都是也许,可在教授那里,没有也许。他的打法一定依然还是:短码,超紧,拿到大牌闭眼一推。


教授1号因为打牌资格太老,似乎有点名气。记得很早以前看某个德州扑克网站,就有一帖子写到:“教授总是沉如磐石,稳如大海的坐在那里,等着鱼儿们的到来”云云。后来慢慢知道,“草,AK一波流那丫就是传说中的教授啊”。


当时我刚学扑克,没见过什么世面,对帖子里描述的教授的做派还有三分神往。现在打多了就知道,什么磐石,什么大海,一个死等大牌的老Nit(指的是那些打法非常紧,只玩好牌的玩家)罢了,这做派唯一的优点就是能锻炼屁股。


每天坐8个小时等AAKK,三年下来,一副对联当之无愧:铜臀钢锭铁屁股,挡枪挡炮挡航母。


以教授1号为代表的一群短码超紧老头,我相当烦。他们当然赢不到我的钱,可我也赢不到他们的大钱。偏偏这帮老头“上班”特勤奋,屁股又沉,往往拿着一两千一坐就是一天,搞得一群鱼想上桌又没位子。有段时间,永利每天25/50一开桌,瞬间坐上来四五个老头,岁数加起来三百来岁,可筹码加起来不到一万。这还打毛啊。


三年了,数不清的同桌,我只清过教授1号一次:他在枪口150开池,枪口加1跟,我手对33跟。翻牌有3无A,教授直接3倍底池秒all in,枪口加1也是短码秒跟,我当然也跟。最后亮牌:教授KK,枪口加1是AA,被我set清了两家。三年,一次,也就赢了不到4000。


就让这一次,成为永远的回忆吧 :)


第二位牌手之所以被称为教授,是因为...他真的是个教授。


老人家不是职业牌手,只是空闲时间来澳门玩票。据说是香港某大学的正牌教授,酷爱议论政治,曾多次出现在凤凰卫视的时事访谈类节目。老人家在牌桌上经常不专心打牌,反而积极找人攀谈政治问题,印象里有一次,老人家打着打着牌突然转头问边上的游客:你们大陆人对占中事件怎么看?是的,“你们大陆人”“你们年轻人”是他的口头禅。


政治只是他的爱好,傲慢才是他的标签。


我们在生活中应该都遇到过这样的人:TA的长相自带表情。


有些人,无论实际心情如何,看上去永远是愁眉苦脸的样子(经常由八字眉引起),即便刚中了500万,看上去也像是刚死了孩子。还有些人,则看上去永远是桀骜不驯、高人一等的表情。后者的优秀代表:米歇尔.罗德里格兹。




《生化危机》也好,《速度与激情》也好,《迷失》也好,无论什么剧本,无论什么角色,只要她出现在镜头前,永远是一副“老子超级牛逼,你们全是傻逼”的傲慢表情。即便含情脉脉的看着老公时,那样子也像是在看着一个强奸犯,还是因自身生理原因犯罪未遂的那种。(PS:罗德里格兹在2014年出柜了,看强奸犯的眼神由此得到了完美的解释)




教授2号,就是永利的米歇尔.罗德里格兹。无论胜败,老人家永远一副傲慢表情(准确点说,是傲慢长相),横眉立目,嘴角上撇,似乎对自己的牌技、学识乃至身材,都有无比的自信。其实,不招谁不惹谁的傲慢倒也无所谓,可老人家偏偏还有一副不饶人的嘴。议论国是是一方面,关键是他经常在输钱之后当众批评对方的打法——我认为的牌桌最low行为之一。


记得有一手牌,教授2输给我一千左右,我亮牌之后老人家嘴一撇就开始批判:“翻牌中了你不打,转牌出了xx你却打,河牌明明xx你又不打,我真搞不懂你怎么想的,你到底会不会打牌BLABLABLA”。当时我一句也没还嘴,只是故意把(本来属于他的)筹码拨弄来,拨弄去。要不是看他年纪大,也许我会把筹码在空中一抛,一抛,然后自言自语:咦,我的筹码怎么多出来了?


AA王,你太坏了。


澳门相逢,牌桌相争,现在想想,也算是缘分一场。So,在念出一首恶毒的诗之前,先遥祝两位老人家多赢多赚多上风,天天set清全桌,以作抱歉之意。


哈,现在终于可以念出那首恶毒的诗了,我好兴奋!https://www.moshike.com/


两只教授,两只教授,

打牌坏,打牌坏,

一只喜欢AK,一只快要出柜,

真奇怪,真奇怪!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