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借花面打走暗三条?

  • 706
  • A+

怎么借花面打走暗三条?


如果你读过哈灵顿的书(例如《哈灵顿在现金桌》等等),你会知道:“手里有暗三的话,一定要all in。”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会照做。


在这手牌中,高额桌常客Alec Torelli就弃掉了暗三。而他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全球总奖金榜的榜首和操控大师Daniel Negreanu丹牛)。


到底是什么让Torelli放弃了暗三?为什么丹牛总是让不可能成为可能呢?

读完这篇文章你就知道了。


心急的先来看视频吧:

| 时长:03分55秒 |

       



1

牌局过程


这是2014年欧洲扑克巡回赛(EPT)的前期阶段,盲注为100/200。丹牛(筹码13000)在UTG(under the gun,枪口位,大盲位左边的位置)+1加注到400。Alec Torelli就坐在他下家,他用55跟注。


Dario Sammartino也跟注了。大小盲得到了很不错的底池赔率,双双进池。底池这时总共有筹码2000。翻牌为Q-5-2


盲注位过牌,丹牛下注1150。Torelli用暗三加注到2500。除了丹牛跟注外的其他人都弃牌。底池下注有7000,丹牛后手筹码大约有10000。


转牌为J,丹牛领先下注3100。Torelli询问了丹牛还剩多少筹码后跟注。底池现在有筹码13200,丹牛筹码还剩下7000。


我们进入河牌A。丹牛全下,Torelli陷入了深思。丹牛直接点名了Torelli的牌,“你是不是有55?”然后Torelli盖牌了!


丹牛的牌是AJ。他的全下有部分价值下注的功能,同时还有部分诈唬的功能。


大家注意看这手牌的视频。丹牛在桌上实施的反向马脚(仔细看他是如何喝水,传达出信心的),对这手牌的走向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什么是反向马脚?反向马脚指的是故意的行为或行动,目的是让对手认为他们获得了关于你手牌的信息。在正确的时机模拟这些马脚,你可以影响对手的思考过程。


2

牌局分析


玩家弃掉暗三的次数不会很多。Torelli不仅拿到了非常好的底池赔率,而且就算跟注输掉也不至于出局。这令我们更加好奇为什么他会弃掉暗三这么好的牌了。


我们从头开始看。丹牛在前面位置做了相当松的加注,Torelli用投机牌跟注。


在锦标赛的前期阶段,在没位置时用中到底对跟注,希望能击中好的翻牌,如果有人反加的话,直接弃牌就好了。这种打法当然没错。


如果盲注更高的话,Torelli在相同的筹码量下可能会直接弃牌。


五位玩家进入翻牌Q-5-2,丹牛做了一个非常可疑的下注。他当时只有高牌+后门坚果同花听牌。


对四位对手持续下注这个动作并不是非常有前景。Torelli在翻牌中了中等暗三,这几乎是最好的牌了。


如果他现在跟注的话,有可能会让所有类型的听牌都跟进来。因此他加注是正确的。这让他摆脱了一些玩家,并建立了底池。


锦囊妙计


在其他所有玩家弃牌后,行动回到丹牛这里。底池有5650,他只需要支付1350就能继续看牌,相当于4:1的底池赔率。


问题是,他什么牌都没有。


当然,Torelli这里还有可能用同花听牌加注。他甚至有可能拿着更差的牌。


但是在他翻牌前跟注后,他的范围看起来更像是AQ+或KQ+还有低对子,而不是同花连牌,尤其在他的位置打同花连牌是非常少的。


这时弃牌仍旧是正确的动作,但丹牛是一位非常有想象力的玩家,他还藏着很多锦囊妙计没有用呢。


大胆的半诈唬


转牌J可以说是丹牛想要的最好的牌了。如果转牌不是这张牌的话,他有可能就直接过牌-弃牌了。


当然,丹牛在翻牌时就把自己可能有的补牌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些补牌能给他赢率和半诈唬的机会。


他立即抓住机会冒险下注了。这个下注很小,符合他一直推崇的小球扑克的打法。


这时他基本上在假装有同花了,不过他知道对手几乎不太可能弃牌。但是,他传达了一个信号,他几乎一定会在河牌全下。


他是有机会让对手弃牌的,比如对手的牌为AQ。由于丹牛本身也拿着同花的A,那么Torelli有同花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Torelli询问丹牛的筹码是原因的。他也知道对手很有可能在河牌全下,而且他实际上没什么机会让丹牛弃牌了。


下面我们来计算一下。如果Torelli全下,底池有23000,丹牛必须跟注7000。这相当于3.3:1的跟注赔率,几乎所有可能的牌都会跟注。


河牌的任务


Torelli在转牌的跟注是正确的。他有位置,所以依然能决定在河牌是跟注全下还是弃牌。


如果河牌是另一张梅花的话,他可以轻松弃牌。但如果牌面出现对子,可以确定无疑有最好的牌。


结果河牌是A。不出意外,丹牛势如破竹,继续全下了。


这既是价值下注,也是诈唬。你也必须承认,尽管丹牛有两对,但Torelli的范围内并没有更差的牌。


但是,这位加拿大大神手里有A,仍可有假装有同花,而且他正确推断出Torelli决策很困难是因为他的牌是口袋5。


Torelli得到了非常好的底池赔率,即使输掉这手牌他剩下的筹码依然不少,还有90个大盲注,但他仍然选择了弃牌。


首先,他不觉得丹牛仍然有诈唬。第二,对方友好地询问他是不是有55暗示了丹牛并不怕这个牌。于是这位美国玩家最终确信自己被击败了。


3

结语


丹牛在锦标赛命悬一线时,依靠行云流水般的轻松。成功打败了非常强悍的对手。


转牌和河牌都对Torelli的暗三不太好。当然除此之外,丹牛有时就有这种化不可能为可能的魔力。


对我们观众来说,看这种比赛是一种享受,这种反转的刺激让人心驰神往。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