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教父步步设陷,用一对5斩获18W刀

  • 179
  • A+

德州扑克教父步步设陷,用一对5斩获18W刀


拿到大牌如何做到利润最大化往往是困绕牌手的一个问题,今天这局对决我们可以看到老谋深算的德扑泰斗Brunson是如何一步步的让以色列“大兵”陷入自己早已设好的圈套!

1

对决双方

Doyle Brunson:生于1933年,美国著名职业扑克牌手,德州扑克教父。锦标赛收入超过$600w,拥有10条WSOP金手链,76和77年两届WSOP主赛事冠军,此外还有一个WPT冠军,扑克名人堂成员。

Eli Elezra:1960年生,以色列著名职业牌手,现居美国。锦标赛收入超过$270w,拥有三条WSOP手链和一个WPT冠军。现场高额局常客,多次出现在High Stakes Poker和Poker After Dark扑克电视秀中。


2

牌局介绍


这手牌出自Poker After Dark现金游戏,当前为五人桌,盲注级别为$200/400,ante 50,对阵双方是Brunson和Eli。


双方筹码深度为:Brunson,超过30w,Eli:20w左右,双方有效筹码在500BB以上,标准的深筹码对决。


翻牌前(preflop):Laak raise,Brunson call,Eli call

翻牌(flop):Q♠53♦,Brunson check,Eli bet,Laak fold,Brunson raise,Eli call

转牌(turn):Q♣,Brunson check, Eli check

河牌(river):J♥,Brunson check,Eli bet,Brunson raise,Eli call


| 时长:05分32秒 |

 



3

牌局分析


  • 翻牌前(preflop)

Eli在UTG位置(under the gun,枪口位,大盲位左边的位置)straddle(闭眼盲注,指玩家在不看底牌,或是在发牌前就下注),盲注升级为$400/800。


Laak在BTN位置(庄位)拿到了A♣2♣,raise 3BB(2400),不错的手牌外加最好的位置,这里用来偷盲绰绰有余,即使被跟注了,他的牌也有不错的发展空间。


Brunson在SB(small blind,小盲注)位置,手牌为55,采用稳妥的call,这也是中小对子最为标准的玩法(没有位置,筹码够深)。


Eli在UTG位置(under the gun,枪口位,大盲位左边的位置),手牌Q♦2♥,非常烂的起手牌,不过没能抵抗住诱人的底池赔率,他选择了call,也注定了他这手牌的悲剧。


三人进flop,pot(底池) 7850。


  • 翻牌(flop):Q♠5♠3♦

Brunson击中了中set(暗三),牌面有听花听顺的可能,他还是很常规的过牌,希望Laak能做一个Cbet,到时候再来raise可以迅速做大底池。


Eli击中了顶对,踢脚很差,他并没有选择过牌让Laak先表态,他主动下注4500,可能是他对Laak有比较深的理解,知道他如果拿着AK/99/88/5x/3x之类的手牌不会在这个牌面Cbet,所以他要先下手为强,虽然说他这个下注很难得到比他差的牌的支付(最多是找一些听牌),不过如果能在这里直接拿下底池相信他也会很满意,毕竟他的牌力很一般。而如果遭遇强力raise则需要重新评估了,有位置或许可以call一下,没位置fold的可能性更高。


Laak作为翻前加注的人,这里有个卡顺听牌,然而有听花面,他的牌价值不高,本来计划着都过牌到他这,他能免费看个转牌,现在Eli斜刺里杀出,让他的计划落空了,不过也没什么可惜,投入也不多,他理智的选择了fold。


Brunson这里有第二坚果,而且从preflop的路线来看,Eli有QQ的可能性几乎为0,所以他这里肯定是要迅速做大底池,在他看来,Eli的范围无非就是顶对或者是听花(听顺可能性较小),对上顶对的话,对手几乎听死了,即使是听花,也是自己大幅度领先,他想了会儿raise到16500,他希望Eli把他放在听花的范围上,果然如他所愿,Eli基本上没怎么考虑就跟注了,pot 40850。


(站在Eli的角度,Brunson能这么打的牌型其实也非常有限,在这样的一个牌面,如果有两对,几乎只能是53,而set的话,55和33是符合逻辑的,QQ基本上不太可能,除去以上的成手牌,更大可能是听花的semi-bluff,如A3,A4,64之类的强听牌,或者是略弱的AX,KX带一高张的坚果或第二坚果听牌,在没有位置的情况下,Brunson不太可能会拿着个顶对就做大底池,所以单顶对的情况基本可以忽略。他这里有位置优势,虽然牌力一般,不过也可以先观察一下turn,再作下一步的打算)


  • 转牌(turn):Q♣

Brunson击中了葫芦,如果Eli是听牌的话,现在已经听死了,而如果是顶对的话,现在成了trips(明三条)。他询问了一下Eli的后手筹码,似乎是在研究转牌河牌连续bluff的可能性,最终他决定如果Eli是听牌的话,得不到太多价值了,而如果是trips,很大可能会在自己过牌后下注,他选择了check,看起来非常担心这个Q(其实是准备check raise)。


Eli虽然完成了trips,不过Brunson的询问让他有所警觉,似乎是要打光他全部身家,他感觉自己的牌力不太支持投入所有筹码,他机智的也选择了check,躲过了Brunson设置的第一个陷阱。


  • 河牌(river):J♥

牌面没有完成同花,Brunson现在面对的情况和turn相似,对手如果是听花失败,那他的葫芦主动bet几乎得不到任何价值,最好的方式就是check等待对手bluff,而如果是trips的话,很难想象会连续check两次,Brunson想了会儿再次选择了check,看起来特别像破产的听牌。


轮到Eli,在Brunson两次过牌后,他非常确定自己有着最好的牌,不过看起来Brunson牌力非常弱,能够支付的价值有限,最好是AJ/KJ之类的击中了J,那样多少还能支付一些,他bet了15000,半个底池都不到。


Brunson看到猎物上钩了,决定收网,不管对手是破产同花听牌bluff还是trips,他这里都要raise了,他raise到70000,非常大额度的raise,看起来非常不想让人call。


Eli犹豫了,他明白自己的牌只能用来抓bluff了,他问Brunson:“你希望我call吗?”,然后又自言自语“你一晚上都玩的很稳健”。最终,他还是没能逃过Brunson设置的第二个陷阱,选择了call,为自己翻牌前的松付出了高昂的学费。(我想他call的原因不外乎以下两点:一,Brunson在利用稳健的形象偶尔bluff,二,自己在turn后位过牌隐藏了trips的牌力,可能让Brunson起了邪念而进行bluff)。最终Brunson靠着葫芦拿下了这个超过$18w的大底池。

4

作者语


翻牌前的小错误最终酿成了河牌的大悲剧。Q2o(o代表off suit,指不同花色)这样的起手牌几乎在所有情况下都不应该成为你游戏的选择(除非是大盲注位置,没人加注的情况下),当然Eli输掉这么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Brunson玩的高明,连续设置陷阱两次终于逮到了一个大猎物。https://www.moshike.com 


在我看来,Eli在这手牌犯了至少以下几个错误,preflop跟注太松,flop跟注稳健选手的check raise,river跟注稳健选手的大额check raise,虽然说Eli有trips,实际上牌力和单Q没有太多区别,为了这么一手牌投入那么多BB实在有些不应该,这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大牌大底池,小牌小底池的原则应当牢记在心。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